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0:41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牧民定居, 有利于生态?


内蒙的牧民

内蒙的牧民

中国政府正在全面推行游牧民定居的计划,宣称这是为了保护生态环境并提高牧民收入。但一些专家和相关人士说,这一决策是错误的,不仅不利于 生态,而且会导致游牧文化消亡。

根据中国国务院2011年发布《关于促进牧区又好又快发展的若干意见》,到今年年底,中国的游牧民要全面实现定居。根据该《意见》的要求,青海省提出,到2013年全面完成该地区11.3万户的定居工程建设任务,基本实现牧民有房住及公共服务设施配套;而预计到“十二五”末,西藏游牧民将全部实现定居。

游牧破坏还有利于生态?

《农民日报》2013年的一篇报道说,青海牧区“天然草场牲畜超载50%以上,致使90%以上的草地出现退化,局部已失去支撑畜牧业发展的基础。牧业产出率降低,牧民增收速度趋缓。人草畜严重失衡,草原涵养水源和保持水土能力减弱……生态安全问题严重。 ”

中国官方将草原生态持续恶化,归咎于草畜不平衡,过度放牧所致。这也成了牧民定居的理论依据之一。

面对这样的理论,许多环保人士和专家都持反对意见。中国资深环保人士赵连石说,这样的数据很片面,缺乏调研。他认为,草场退化跟全球气候变化有关系,不能转嫁到牧民身上。他说:“在牧区里,不用你管它,牛羊会自行调节的……游牧民族对自然的运用、掌控和驾驭相当完善,相当有智慧。”而牧民定居实际上是用农耕的理念管理牧业,会出现很多问题。

据另一位长期关注环境问题的人士以不透露姓名为条件告诉美国之音,自然放养是游牧民族几千年来积累的经验,是遵循自然规律的,不会对生态造成伤害。她说:“自然放养羊群的草场,比圈养羊群的草场长得更加繁茂,因为羊群会遵循自然规律,有选择的吃草。而这种情况会消耗干草,从而促进新草生长。”她说,只有圈养的羊群,因为没有足够的草吃,才会违背自然规律,啃食嫩草,破坏植被。

赵连石说:“草场必须是流转的,越不让他游牧,草场就恶化的更厉害。”游牧会更加合理的利用草原水土资源。

《中国青年报》退休编辑李大同是曾在内蒙古插队的知青。他说,草原的土地板结、沙漠化早在他们受政府指示围草场的时候就开始了。据他的观察,越是定居房的周围,草场的土地板结越严重。“草原的生态绝对是应该游牧,只有游牧才是草原正当的生产方式。”

而流亡海外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发言人、美国维吾尔协会主席阿里木•斯依托夫(Alim Seytoff)说,中国政府让牧民定居,而将牧场开发做房地产、旅游,或开采石油,对环境的危害远远超过放牧。

游牧文化是否会消亡?

除了生态方面的担忧,游牧民族文化是否会因为定居而消亡,也引起了众多争论。

中国官方媒体纷纷报道游牧民定居后安居乐业,收入增长。例如中国新闻网报道说,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一个哈萨克姑娘定居后开了一家“牧家乐”,开业不到三个月,收入就超过了定居前全年的收入。据统计,2014年此间牧民人均年收入10500元,较2012年增长162.5%。

而《纽约时报》的报道展现了事情的另一面。青海玛多县定居了的牧民格勒对《纽约时报》说:“我们不会挨饿,但是丢掉了祖宗延续了数千年的生活方式。”

夏威夷大学地理系主任姜鸿是专门研究中国文化环境的学者,她曾经常年在内蒙古草原做研究。她说,她说:“目前把游牧民全都迁到城里去之后,实际上是对草原文化的一种灭绝。中国政府肯定说是为了经济发展,但这个经济发展的意义到底是什么,是不是就是经济?是不是就是在城市那样一种住房?那样一种发展方式……是不是整个这个策略考虑到了一种民族的发展?这里的民族就包括整个蒙古民族的发展和文化的承传,和自然之间的关系。”

赵连石说,定居的牧民偷偷告诉他,他们把自己叫做“生态难民”。

国际特赦组织(Amnesty International)东亚分部主任林伟(Nicholas Bequelin)对《纽约时报》说,中国的定居工程“几乎是斯大林式的,完全不考虑这些社区的人想要什么,”他说。“用不了几年,政府就会把本土文化彻底清除干净。”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