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6:27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北京欲借巴黎恐袭为其新疆维稳正名?


乌鲁木齐街头有武警车辆(2014年9月,VOA图片)

乌鲁木齐街头有武警车辆(2014年9月,VOA图片)

法国首都巴黎发上周末生恐怖袭击百多人罹难,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立刻致电法国总统奥朗德,对法国遭受恐怖袭击表示慰问和哀悼,并对恐怖行径予以最强烈谴责。与此同时,中国政府把巴黎恐袭同其在新疆的反恐行动联系在一起,呼吁西方国家放弃反恐的“双重标准”,支持中国在新疆的行动。不过,有观察人士认为,谁在搞双重标准,尚需认真分析和研究。

中国把巴黎恐袭与新疆反恐联系在一起

王毅在记者会上(美国之音莉雅拍摄)

王毅在记者会上(美国之音莉雅拍摄)

中国外交部长王毅周日(11月15日)在土耳其安塔利亚举行的20国集团(G20)非正式工作午餐会上发表讲话时说:“中国也是恐怖主义的受害者,而且打击以‘东伊运’为代表的‘东突’恐怖势力应成为国际反恐的重要组成部分。”他还表示,在巴黎恐怖袭击事件后,国际社会有必要组织起统一的反恐战线。

在此之前,中国公安部通过其所属的一个新浪微博账号发布消息称,新疆警方打击暴恐分子取得重大战果。公安部治安管理局暨打黑除四害专项行动办公室通过其官方微博发布一组照片,称“11月13日,黑色星期五,法国巴黎遭遇史上最严重的恐怖袭击,数百人死伤。地球另一边,中国新疆警方,历经五十六天追击,对暴恐分子发动总攻,取得重大战果。”这条微博及其转发和评论都已被删除。

世维会:北京以反恐名义搞维稳

北京长期以来经常把新疆和中国其它地区发生的很多暴力袭击事件归咎于与“东伊运”有关联的伊斯兰激进分子所为。但有不少西方学者和专家质疑“东伊运”是否是一个像中国政府所描述的那样一个严密组织,也有人甚至怀疑“东伊运”是否存在。虽然在2001年美国“9-11”恐怖袭击事件后,美国和联合国都把“东伊运”列为恐怖组织,但在打击“东伊运”等“东突”势力上,中国很少得到西方国家的实质性支持。

2001年美国攻打阿富汗的塔利班政权,共有22名来自中国新疆的维吾尔人被抓,他们后来被关押到美军在古巴关塔那摩监狱内。经审讯后,美方认为这些维吾尔人并未与美国作战,因此分批将他们释放至帕劳、百慕大、阿尔巴尼亚和斯洛伐克等第三国。

据南方周末2009年6月18日刊载的一篇调查报道,这22名维族人都曾在阿富汗靠近巴基斯坦的托拉博拉山区一个“被认为是恐怖主义训练营的村庄呆过”。该训练营得到塔利班资助,但全村仅有一支AK-47步枪,每人都经受过射击训练——不到半小时的讲解,打了三发子弹。

海外维吾尔人团体指责北京希望利用巴黎恐怖袭击事件换取国际社会对其在新疆压迫性政策的默认。世界维吾尔大会发言人迪里夏提说:“9-11之后,中国成功地绑架了国际反恐。在中国境内,把维吾尔人视为国家敌人进行防范。以打击所谓的恐怖名义镇压维吾尔人。”

西方、中国谁在搞双重标准”?

在反恐问题上,中国一直指责西方国家对恐怖主义持“双重标准”。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刚刚结束的G20 峰会上就巴黎恐袭事件发表讲话时再次呼吁国际社会放弃反恐的双重标准。他说:“国际社会必须携起手来……进一步加强反恐合作,特别要注重标本兼治,不搞双重标准。”

在巴黎恐袭发生后,上海标志性建筑东方明珠亮起象征法兰西的红白蓝三色灯,为在袭击中遇难的人们表达哀悼,也有一些民众自发前往位于北京的法国大使馆内的灵堂献花,对法国遭受恐怖袭击表示慰问和哀思。但也有不少中国民众和媒体质疑,昆明火车站发生暴恐袭击后,埃菲尔铁塔有没有给中国亮灯祈祷?

人民日报旗下的环球时报11月16日发表题为《力挺法国不等于中国人没有心结》的社评,称“很多中国人确实有这个心结。但是否应当在这个时候把它们说出来,以及是否应当为此降低支持法国的表达,比如东方明珠就不用打三色灯了,人们存在争议。”

然而在很多维吾尔人看来,在恐怖主义的问题上中国存在自身的“双重标准”问题。世界维吾尔人大会的迪里夏提说:“对于恐怖主义,中国一直采取的是典型的双重标准。涉及到维吾尔人的就是恐怖、有计划、有预谋的,涉及到中国内地的各种恐袭、暴恐就是对社会不满等另外一些说法。”

美国马里兰霜堡州立大学(Frostburg State University)历史系教授、新疆问题专家马海云表示,不排除在新疆的一些暴力事件是恐怖袭击,但更多的问题是源自于民族政策和族群、宗教矛盾。“叙利亚的总统巴沙尔·阿萨德也是这么说的,”他说,“王毅说中国也是恐怖的受害者是异曲同工。当然有一些确实是恐怖袭击,但在叙利亚和中国的政治制度下和体制下更多的是国内的族群问题、宗教问题,和恐怖沾不上边。”

西方、中国均需反思

在巴黎恐怖袭击后,很多中国媒体和专家都试图分析为什么是法国遇袭。人民日报11月15日的报道认为,IS选择法国为袭击目标是因为法国对叙利亚内战乃至整个阿拉伯世界内政的干涉,以及法国自身的社会治理问题,比如高失业率和社会阶层固化等等。新浪新闻报道说,法国国内存在极端主义滋生的土壤,包括法国对穆斯林的政策,以及法国社会对宗教信仰问题的态度。报道认为,法国禁止公共场合佩戴全脸面纱这类举措让法国国内宗教问题复杂化。

11月16日,环球时报再发社论,题目是《邪恶的恐怖主义不是无根的浮萍》。社评呼吁西方国家检讨自己的中东政策,反思恐怖主义问题的根源。社评说,“以中东为源头的恐怖主义凝聚了难以置信的仇恨。美国扶持以色列,伊斯兰世界与西方经济社会发展不断壮大的差距为这种仇恨提供了基础性原因”。

对此,马里兰霜堡州立大学的马海云认为,法国当然有必要去审视自己的中东政策和对待法国国内穆斯林的政策,但同样的道理也适用于中国,如果中国的确认为自己也是恐怖主义的受害者。他表示,近年来中国的新疆政策呈现了“法国化”的势头。“在新疆,中国成了法国的跟屁虫。它的很多政策都以法国为榜样,(他们)说你看欧洲国家法国都实行了公共场所限制穿穆斯林的长袍。所以中国在新疆的很多政策都成了法国版(穆斯林政策)的延伸。”他说。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