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3:06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晋漳河苯胺污染,三省难承载其重


中国水污染相当严重(资料照片)

中国水污染相当严重(资料照片)

山西晋东南某工厂把大量有害化学品泄入浊漳河,影响本省以及下游的河南、河北沿河流域居民饮用水安全。山西五天后才通知有关邻省,4名“责任人”遭撤职。但山西地方当局处理灾害事故的方式引起舆论关注,这次灾害造成的影响,仍然余波荡漾。

**山西毒品泄入漳河,冀豫居民分担后果**

十几天前,晋东南(现长治市)的天脊煤化工厂苯胺罐输送软管破裂,导致近40吨苯胺外泄,流入浊漳河,造成严重污染事故。浊漳河是晋东南最大河流,流经当地10多个县市后出境至河南河北。京华时报说,12月31日发生事故,山西省政府1月5日才收到报告,此时,毒品早就流出省外,河北邯郸“发生停水和居民抢购瓶装水”,河南林县红旗渠等部分“水体有苯胺、挥发酚等因子检出和超标。”

中国媒体报道,这次苯胺泄露总量为38.7吨,其中30吨流入当地黄牛蹄水库,8.7吨流入浊漳河。长治市长张保6日说,山西境内80公里河流受到影响,平顺、潞城28个村2万多人“受到波及”,不过“截至目前尚未出现人畜伤亡。”

在下游的河南安阳,受到影响的水源水域包括岳城水库、红旗渠还有安阳河。安阳市政府通知沿岸居民“暂停”使用这些水源,不要饮用和用于农田灌溉。

在河北邯郸,也停止居民饮用岳城水库水,改为当地地下水源供水。京华时报7日说,邯郸市民说,“现在很多商店矿泉水都断货,而且有的价格涨了两三倍。”

由于大面积污染,再加上报告“不及时”,山西有关当局“处理”了4名“直接责任人”:天脊方元公司总经理陈建温、安全生产副总经理任勇杰、储运车间主任程新生、副主任宋涛被撤职。

*长治官员:我们没迟报*

长治新闻办主任王一平说,“并未迟报事故”。京华时报说,王一平6日说:“我们都是按照规定程序报的,并不是晚报5天。”报道援引王一平的话说,“只要污染不出长治的边界好像就不用往省里报,自己处理就行,一出边界了这才需要报,再详细的我也不是很清楚。”作为长治最大新闻官,王一平的说法令人质疑。什么叫“好像”?难道发生灾难事故不出省界就不需要立即报告?作为新闻发言人,能以“再详细的我也不是很清楚”来搪塞质疑,应付百姓知情权?

2012年3月颁布的“山西省突发事件应对条例”第三十条规定:较大和暂时无法判明等级的突发事件发生后,县(市、区)人民政府应当及时报告,各地有关部门和单位应当在“两小时内”报告省人民政府。

*代省长李小鹏:我们“零容忍”*

1月8日,山西省政府责令“阳煤集团、潞安天脊煤化工集团全面停产整顿”。代省长李小鹏说:“对瞒报,我们零容忍!”。他说,要抓紧调查,严格事故问责,不管什么人,只要违法违纪违规,都要“严肃”追究责任。他说,短短几天,山西发生了五起事故:“现在我们不是 从零做起的问题了,是从负做起。”

*天脊公司真停产?*

就在李小鹏表态同时,新华社报道,1月8日天脊集团“仍有许多烟囱冒着白烟”,排出发黄刺鼻的水。该公司某负责人对记者说,那只是因为机器即便停产,仍需运转以免冻坏,排出的白烟是蒸气、排出的水是循环水。然而,这种说法并未解释该厂排水为何发黄刺鼻并。人们想知道,到底该公司是否真的停产?

*污染造成危害有多大?多深远?*

苯胺,维基百科解释是:其化学性质:“有碱性,能与盐酸化合生成盐酸盐,与硫酸化合成硫酸盐。能起卤化、乙酰化、重氮化等作用。遇明火、可燃。与酸类、卤素、醇类、胺类强烈反应,引起燃烧。”

其生化特性:生化特性

  • 健康危害:该品主要引起高铁血红蛋白血症、溶血性贫血和肝、肾损害。易经皮肤吸收。急性中毒:患者口唇、指端、耳廓紫绀,有头痛、头晕、恶心、呕 吐、手指发麻、精神恍惚等;重度中毒时,皮肤、粘膜严重青紫,呼吸困难,抽搐,甚至昏迷,休克。出现溶血性黄疸、中毒性肝炎及肾损害。可有化学性膀胱炎。 眼接触引起结膜角膜炎。慢性中毒:患者有神经衰弱综合征表现,伴有轻度紫绀、贫血和肝、脾肿大。皮肤接触可引起湿疹
  • 环境危害:对环境有危害,对水体可造成污染。
  • 燃爆危险:该品可燃,有毒。
  • 毒理:苯胺经呼吸道、消化道、皮肤进入人体。生产中经皮肤吸入为主要途径。温度、湿度增加,吸收增加。入血后经氧化作用形成对氨基酚由尿排出。尿中对氨基酚量与高铁血红蛋白量平行关系。呼吸道吸入的少量苯胺以原形有呼吸道排出。苯胺的毒性主要与其代谢产物苯基羟胺有关,苯基羟胺很强的高铁血红蛋白形成能力,使血红蛋白失去携氧能力,机体缺氧、溶血,引起中枢神经系统、心血管系统和其他脏器损伤。

长治政府已经告知黄牛蹄水库附近的居民不再饮用该库的水。目前,天脊公司的人员正进行在该水库的污染面积测绘、抽取泄漏苯胺以及外围清淤的工作,天脊公司对新华社记者说,这些污水和清出来的废冰将会运送到该公司以深化污泥法和磨法处理。但目前还不清楚天脊公司会花多长时间才能把黄牛蹄水库的污染物清走。
《国际日报》报道,生化环保专家董金狮认为,苯胺毒性大,加上化学物质会经过时间而衍生其他有毒物质,不但所遭受污染的河流会影响地下水、水中生物外,在水库淤积的污染物也会渗入水库地下,渗入地下径流 ,而受污染的地下径流会流到其他水域去,这些水和河流若用于灌溉或引用,对环境和居民将造成伤害。

**岳城水库污染:流域百姓之殇**

位于浊漳河下游的岳城水库重要性非同小可:其属于“国家级特大水库”,河北和河南两省可灌溉农田220万亩、部分解决邯郸市和安阳市饮用水与工业用水。

然而岳城水库污染的调查结果令人产生担忧。《国际日报》报道,山西省一开始通报,对岳城水库检测是“尚未发现苯胺类有机物污染”,但1月5日,邯郸市环保部门对浊漳河北段上游进行检测,检测结果是,苯胺含量超标。1月8日,邯郸市于8日公布岳城水库库区的检测报告显示,虽水库未受污染,但在水库上游3、4公里处,以检验出 苯胺超标5倍左右,表示污染物已流入该库库区。目前邯郸市对浊漳河上游进行拦截,避免污染物流入水库内。

根据同个上述检测结果显示,除了苯胺,同区域还检测出挥发酚超标6到13倍。根据互动百科,挥发酚为有毒物质。长期饮用被酚污染的水,可引起头痛、出疹和搔痒、贫血等各种神经系统症状。新华网报道说,目前未确认挥发酚的来源,但问题是,这起苯胺泄漏案只有苯胺,还是有其他物质?这挥发酚到底是否来自天脊集团?若不是,又从何而来?

中国媒体报道,山西省长治市长张保1月7日在记者会上,向公众道歉,并表示,当时未按通报手续,上报山西省政府,主要是因为当时天脊集团上报污染物外泄只有约1.5顿,数量较小,所以当时以为只是一般生产安全事故,所以没有及时上报,这显示,当地政府对污染事故严重性认识不足。

张保的说法也值得质疑:1.5吨化学品流入浊漳河,算是“数量较小”?要达到多少吨才算数量“较大”?

*山西流年不利:李小鹏晋官难当*

李小鹏日前对山西官员说,短短几天,山西发生“事故五起。” 长治污染事故,仅是其中之一。2012年12月25日,”中铁隧道集团二处有限公司”在山西临汾吕梁山隧道施工现场爆炸,8人死亡、5人受伤。

事故发生后,当地派出所确实派员到场调查,但相关责任人拒绝提供真实情况,警员只好返回,直到5天后,隧道事故才因香港媒体报道、网民在网上盛传而为大众所知。
南方周末驻京记者马昌博说,过去几年,山西的地方大员跟这个命运多舛的省份一样,都不算顺利。李小鹏之前,先后三个省长,于幼军、孟学农、王君,都是上任不久就纷纷被迫成了向中央做检讨的熟手。

*中国瞒报知多少*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大饥荒死了多少人?至今是一笔糊涂账。各种研究数据,从几百万到几千万不等。中国至今没拿出自己的官方和正式数据。

1976年唐山大地震,死亡24万人。中国政府一直压着不报。直到三年后,有关方面负责人才在一个“学术研讨会”上将此数字透露给新华社,后者才报道出来。
1987年央视春节晚会,费翔“春天里的一把火”风靡全国。5月6号,发生大兴安岭特大森林火灾,因迟报3天,耽误救灾时间,造成很大损失。这场“世纪大火”,造成70万公顷森林烧毁、193人丧生、6万多人无家可归。

1975年淮河大水污染首次爆发,但该消息持续被封锁20年,直到1994年淮河又爆发大水污染,造成20万人断水断电,但该事件并未立即上报,直到一周后,中国青年报才以新闻图片将此事曝光。

1975年八月,因台风引起,造成河南板桥石淹大水,60多个水库溃堤、坍塌,中国作家郑义说,这起世界史上最大的人为水灾,“消息被严密封锁了几十年,直到今天也没人说得 清死亡人数是政府后来说的2.6万,还是水利专家们披露的23万。”

*郑义:迟报另有隐情?*

说到山西这次河流污染事件,长期在山西生活并写出“老井”(小说和电影)的郑义,在其文章中说,厂方解释,因输送软管破裂,使苯胺泄漏,加上因雨水排水系统阀门松动,才使苯胺通过下水道进入排污渠,流到浊漳河。对此说法,让人产生质疑。郑义援引网友文章写道,一、天脊集团为大型国有企业,拥有先进设备,为何输送管会破裂?二、外泄量高达38.7吨,这么高的外泄量,仅输送管破裂就可以造成的吗?三、因为雨水系统的阀门松动,导致苯胺排入排污渠,流到浊漳河,但雨有大到可以松动闸门吗?还是整个事件其实是因为天脊集团私自从名义上的“雨水系统”、实质为偷排污系统,将苯胺排出,但事情闹大,才有此一说?

*高检重点侦查山西苯胺外泄案*

新华网10日报道,最高人民检察院已将山西天脊集团苯胺外泄事件列为重点侦查案件,发出督办通知,并要求山西省三级检察机关组织,深入调查,依法查办任何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是否涉嫌堵渎职,并将结果及时上报。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