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1:33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中国对污染宣战一年后仍任重道远

  • 美国之音

在中国当局对污染“宣战”一年后,人大政协代表再度在北京开会,商讨在中国经济发展放缓时,如何远离肮脏的增长模式。

销售人员刘瑞强忍耐北京的雾霾已经多年,他走到哪里都随身带一个检测空气质量的污染传感器。他说:“现在空气质量是每立方米309微克,这属于重度污染。”

刘瑞强在女儿出生后不想冒任何险。在空气污染指数达到危险水平时,他让女儿只待在房间里。两个空气净化器在不停地运转。他说:“我很无奈。因为大环境就是这样的。我们天天被外部的污染,污染着。我们如果不是想办法去平衡,及时的修复,等哪天污染得我们也成垃圾了。”

刘瑞强说,他在北京属于中下阶层,过去一两年花了4万多元人民币应对污染对他一岁半女儿造成的影响。

就像数以百万计的中国人一样,他和家人在为几十年来高速经济发展付出代价。中国经济发展虽然让几亿中国人摆脱贫困,但快速的工业化对中国的环境造成了巨大影响。

根据美国驻北京大使馆检查站的数据,过去7年来,北京PM2.5的平均指数是世卫组织规定危害人体健康最高限的5倍。

中国公众对环境污染不满情绪越来越大,政府开始高度重视解决污染问题。中国总理李克强在去年人大政协两会期间宣布,将对污染“宣战”。目前,人大政协代表聚集在北京,治理污染问题成为关注的焦点话题。中国人大政协发言人吕新华说:“加速大气治理,不仅会让京津冀的一亿多常驻人口受益,首都圈榜样示范作用的影响,全国各地治理大气污染也会加速。”

2015年,一部新的环境污染法开始生效,对未能遵守新规定的人员可处以无上限的罚款,甚至坐牢。环境科学家、清华大学校长陈吉宁被任命新的环保部长。

环保人士警告说,即使中国领导人有治理污染的政治意愿,挑战依然非常巨大。环保组织“绿色和平”中国气候与能源项目经理李雁说:“困难还是很大的。一个是在于执行,要把这些目标真的落到实处,就意味着现有的法律需要真正让污染者付出代价,现有的法律需要有足够的严肃性和力量来执行,特别是我们现在的环境保护部依然是个比较弱势的部门。”

上周末,一些环保意识强的北京中产阶层参加了每年一度的趣味跑步,希望唤醒人们对健康生活、保护环境的关注。他们希望政府能真正严肃解决污染问题。

24岁的青年教师吴静说:“我们也希望政府能够为我们自己的环境,我们大家一起去努力面对这个问题,解决这个问题。我不希望中国20年之后,空气质量还是那么的不好。”

活动人士胡佳说:“宣战是好事,但是不是那种假的,某个时间段的,营造起来给别人看的东西。而是我们生活中实实在在的。”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