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4:44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中国地方法规使网络叫车平台受挫


北京的一个优步车站

北京的一个优步车站

手机叫车应用产业在中国蓬勃发展几年后,可能在下个月突然停步。许多城市的市政府现已转向,推出了新的严格法规。分析人士表示这将严重抑制产业成长。

中国今年七月底将线上叫车服务合法化,之前交通部公布了临时管理条例。总部设在旧金山的优步公司表示,这一条例显示了对“乘车分享的支持和给乘客、司机及城市提供的好处。”

优步还称赞中国是世界上第一个“在业务创新上拥有超前思维”的国家。

这些原定11月生效的规定立即提升了这一在灰色地带运营的产业。但这一推动现在看来好景不常。

严格的地方法规

自星期六起,从北京到重庆等地方政府推出了规定草案,确保网络约车平台的司机及其私人用车都在当地注册。

在北京和上海等大城市,这些司机必须拥有常住户口。而在其他城市,如深圳和杭州的司机则须拥有临时户口。使用网络约车应用的车辆必须满足的基本要求是,车辆是在当地注册的四门轿车,且室内空间大于一般车辆。中国最大的运营商滴滴出行表示,该门槛“将造成除了高端汽车以外的大量汽车被排除在外,而像奥迪A4等级的车型又远高于出租车的成本范围”。

中国政法大学知识产权中心研究员赵占领表示,总的来说,这些与出租车运营商同样严格的规范可能抹杀网络约车服务。

赵占领说:“光是(汽车)轴距宽度和排量的门槛就足以将(网络约车平台上)80%-90%的(私家)汽车拒之门外。留在系统里继续服务的车辆将不足够应付潜在乘客的需求。”赵占领补充说,当地监管机构依然将新兴的网络约车平台视为传统的出租车运营商。

取消资格

据滴滴的资料显示,上海41万名司机中只有不到1万人有本地户口。这表示大城市里有五分之四的车辆很快会被取消资格。

滴滴正在收购优步中国,交易金额达350亿美元。

一名陈姓优步司机对美国之音说“法律这样规定后,我根本不可能留在这行。”

来自河北的陈姓司机现在在首都北京工作,业余兼职做优步司机。他在晚上或任何空闲时间开车载人。在中国经济增长放缓、生活成本却持续上升之际,许多人像陈司机一样通过兼职网络约车勉强让收支达到平衡。对于完全失业的人来说,这就是他们的主要收入来源。

赵占领表示,政府对私人和出租车司机的户口要求“违宪”并“破坏国家的就业政策”。

赵占领敦促地方政府取消对使用线上应用的私家车司机的户口门槛。这个建议得到许多人赞同,包括上海交通大学应用经济学教授黄少卿在内。

黄少卿表示“以许可证考试来测定司机是否达标,会是一个比以户口决定私家车司机能否进入市场关系更大的进入门槛。”

黄少卿说:“通过考试,那些更能胜任的人能脱颖而出,监管机构也能通过制定不同难度的考试来控制核发给合法司机的许可证数量。”

然而,滴滴指出这些规范将为城市交通的便利性带来负面影响,并造成数百万乘客在乘车共享上的花费攀升。

滴滴在2015年由中国两大网络约车平台合并而成,目前向中国400个城市的3亿使用者提供服务。滴滴去年达到1亿4千3百万次载客量,占87%的市场份额。滴滴此前预测中国的网络约车市场将在2020年达到一年500亿元。

对共享经济的打击滴滴指出,新的法规也将使中国新兴的共享经济和零工经济受挫,因为数百万家庭可能因此失去作为兼职司机的收入。

滴滴在回复美国之音的邮件中说:“网络约车服务和行动交通应用程序都是新技术,需要有利的培育环境和市场机制。”

滴滴补充:“我们呼吁当局给予本地和非本地户籍持有者一样的工作权,并让我们的同胞拥有更方便且快捷无阻的交通系统。”

恐造成交通阻塞

黄少卿反驳滴滴的论点,表示中国仍然全力支持乘车共享和网络叫车应用。

黄少卿补充说,滴滴从乘车共享错误转向到私家车租赁的商业模式。 后者理应受到城市交通健康发展计划的管制。

黄少卿说:“滴滴通过补贴来鼓励私家车司机提供如出租车司机的服务。这会使道路上原本能使用公共交通工具的乘客大幅增加。”

黄少卿补充说,中国许多城市交通堵塞的状况已经严重到不能承受更多使用负荷,否则应征收交通堵塞的费用。

黄少卿说,根据新条例,网络叫车平台会把目标锁定在为较高端的市场提供不同的服务。这将为中国三百万较低端的出租车司机带来较小的影响。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