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3:15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中国失踪者家人致函公安部长促依法办案


四川访民冤民声援王宇律师(维权网图片)

四川访民冤民声援王宇律师(维权网图片)

联合国“强迫或非自愿失踪问题”工作组在2011年,将8月30日这一天定为“国际强迫失踪受害者日”。在今年8/30 “国际强迫失踪日”前夜,13名在今年7月11号那一天被中国各地警方抓捕的维权律师以及其他维权人士行动中失踪的人士的家属,发表致中国公安部长郭声琨的公开信,要求依法办案,交待他们各自家人的下落,并允许聘请律师进行会见。

中国有关当局在7月9日强行带走北京锋锐律所的维权律师王宇一家人后,从7月10日开始展开对维权律师、律所人员、维权人士及家属的抓捕、失踪、传唤、短期限制人身自由,以及限制出境的行动。据香港“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统计,截至8月28日,这项行动已涉及277人。

在这次抓捕事件中失踪的一些人士的家属,星期六晚发表了致公安部长郭声琨的公开信。这些家属在信中表示,目前仍有22人在押,其中16位的家人至今没有接到警方通知书,不被告知羁押地点,会见不被允许,甚至聘请律师都极其艰难,有的律师只要表示愿意代理,就有国保找上门禁止。

公开信说,所有人的失踪几乎都是照着一个版本进行的,从北京和天津带走人的,号称“天津警方”,涉嫌的都是“寻衅滋事”或仅仅就是“涉嫌刑事犯罪”。当好不容易聘请到律师要求会见时,竟然发现天津警方根本不承认曾带走过人。

公开信强调,不争的事实是,这二十多位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被强迫失踪”,有的已长达50天,而到目前为止,公安系统并没有打算让他们的家人享受依法应有的知情权。他/她们希望,在举国上下强调“依法治国”之际,官方依据的“法”跟官方公布的“法”是同一部法律。

公开信还表达了这些被失踪者家人的痛苦,尤其是这一事件对年幼孩子心灵上的影响,以及对被强迫失踪者在侦查阶段可能遭受刑讯逼供的担忧。

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的王全璋律师曾多次代理敏感案件,自7月10日被抓捕后,王全璋的家人及委托的律师多次前往天津打听,都没有得到任何消息。家人非常忧虑他的处境,他的妻子李文足曾在8月26日发表致公安部长郭声琨的公开信,这次也联署了失踪者家人的集体公开信。

李文足星期天对美国之音表示,鉴于王全璋等人目前在外界不知的指定地点被监视居住,因此非常关心他和其他人的人身安全,担心会遭到酷刑。

她说:“很悲愤,肯定是很难受的,一个家庭的顶梁柱都不在了,我们现在全家老小,无依无靠。这么长时间他给我们一个说法都没有,都见不到人,他现在是一个什么状况,安不安全,这是我们现在最担心的。不知道他究竟是一个什么状况,我都没见到人,不知道在哪里,是好是坏都不知道。”

这次联署致公安部长公开信的还有北京人权律师李和平的妻子王峭岭、王宇律师的丈夫包龙军的母亲赵凤侠、李和平律师助理赵威的丈夫游明磊等人。王宇律师的母亲佟彦春等人星期天也参与了联署,目前共有13人。

据维权网此前消息,目前已知有9人被中国官方指控涉嫌危害国家安全,他们分别是:王宇、王全璋、刘四新、隋牧青、谢阳、谢远东、赵威、高月、包龙军,其中王宇等7人被在指定地点监视居住,但官方没有告知家属具体地点,而刘四新和赵威则被关押在天津市河西区看守所。有人权组织表示,当局指她/他们涉嫌危害国家政权,目的是为了阻止律师会见。

有分析认为,中国有关当局近期大规模拘留,或以带走、失联、约谈、传唤等其他方式限制维权律师和维权人士的人身自由,引起了国际社会的强烈关注和人权组织的反弹,迫使美国官方加大对中国打压公民自由的关注,并明确提出会将人权问题列为习近平主席9月对美国国事访问时的关键议题。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