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6:40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中国维权律师家人集体上访


中国当局去年发动“7·09”抓捕人权律师行动,一年来后,仍有一些律师音讯皆无,他们的家属饱受煎熬。她们最近集体上访,希望得到同情和支持。

去年7月到9月,中国当局在全国逮捕、传唤、刑拘300多名人权律师和活动人士,这次行动被称为"709大抓捕"。报道说,截至目前仍有10多名律师或活动人士被关押,而且消息几乎全无。一年来他们的家属长期受到监视。

7月4日,5位维权律师的妻子一起到北京最高人民检察院上访。她们身穿印有自己丈夫姓名的衣服,周围全是警察和便衣。家属们希望递交手写的控状,但是高检官员拒收。她们寻夫心情十分迫切。

被押律师谢燕益的妻子原女士说:“一直也没有感觉会是长期,一直都会自己有一种假象,可能下一个他就会敲门,因为他随身带走的还有钥匙,所以就想着他会不会开门进来。然后每天晚上也会做梦他回来这样的,做梦他帮我摘豆角,帮我打扫卫生啊什么的。”

一年以来,当局严格限制这些律师家属的自由,甚至大打出手,并且禁止出境,家属们心力交瘁。

香港政治分析人士林和立(Willy Lam 说: “许多律师的配偶和子女发现,找到律师为被捕律师辩护很难,出国学习等活动也不允许,大部分人24小时受到监控。因此说,这是公然违反中国宪法和中国司法制度的。”

维权律师葛平(音)律师的妻子樊女士说:“我害怕我一下楼又被别人带走。但是,后来有家属就开始担心我,然后我们在一起开始去寻找丈夫啊。有时候吃吃喝喝玩玩,整个心态都有改变,现在就乐观很多了,坚强很多。“

记者问范女士:你敢出去抗议吗?

范女士说:“我敢,因为我从心里告诉我自己正义的事情,你必须站出来做。你的家人失踪了,你都不出来发声,谁会帮你啊?”

维权律师李和平的妻子王峭岭表示,当局通过对她们盯梢,限制人身自由,把他们当作罪犯般对待。不过,她并不后悔,希望正义事业自有后来人。她说:“我希望20年后,我女儿26岁的时候,想起自己的父亲母亲,她知道当我父亲遇难的时候,我母亲是怎样的作为,她可以效法。如果说将来我的女儿嫁个一个男人,在这个男人被冤枉的时候,她躲开了,我会为女儿羞耻的。将来看我女儿为她丈夫做的,我希望为她自豪。所以,今天我要为她做一个榜样。”

李和平是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律师,该律师事务所是“7·09”大逮捕行动的主要打击目标,该所创办人周世锋等多人被当局正式逮捕,罪名是涉嫌"颠覆国家政权"。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