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2:55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耿和吁国际社会助丈夫高智晟来美就医


中国维权律师高智晟自8月7日获释出狱后,至今仍然被软禁在新疆家中无法自由行动。高智晟妻子耿和星期二在华盛顿呼吁国际社会共同发声,要求中国政府允许高智晟来美就医与家人团聚。

在律师及人权组织代表的陪同下,耿和在华盛顿全美记者俱乐部的记者会上,说明高智晟自8月离开新疆沙雅监狱后、被监禁在狱中关禁闭五年的情况,以及此前在缓刑期间,“被失踪”20个月时不为人知的遭遇。

耿和说:“刚回到家的高智晟是这样子:他身高是5英尺10寸,他原本的体重是175磅,现在只有137磅,走路深一脚浅一脚,动摇西晃,像得了小儿麻痹症的病人,皮肤白的像鬼一样惨白没有一点血色,说话口齿不清楚,反应非常的迟钝。”“他现在是严重的缺营养,血糖低,胆上长了一个小囊肿,健康十分令人担忧,尤其是他一个人在黑房里待了五年之久,几乎丧失了说法的语言功能。”

中国维权律师高智晟的妻子耿和在华盛顿呼吁国际社会发声,要求北京允许高智晟来美就医。(2014年9月9日)

中国维权律师高智晟的妻子耿和在华盛顿呼吁国际社会发声,要求北京允许高智晟来美就医。(2014年9月9日)

耿和说,高智晟的遭遇是整个中国受迫害人民的缩影,她呼吁美国总统奥巴马和国务卿克里公开表达对高智晟的关注,给所有追求自由的中国人鼓舞。

耿和说: “高智晟是一名在国际和国内都很有知名度的律师,他所遭受的迫害,是中国普遍存在人权状况的缩影,因此我在这里恳切的希望奥巴马总统和克里国务卿能公开表达对高智晟的关注,因为这是美国支持中国人权最坦率、最直接的方法。你们的声音不只是能够给身处苦难的高智晟一个光明和鼓舞,也会给国内渴望自由、渴望人权的中国人民一个光明和鼓舞。”

耿和还说,她无力对抗一个国家对个人的迫害,只能求助于美国国会、政府、媒体和国际社会来对中共施压,让她的丈夫重获自由。

她说:“这是一个国家对个人的迫害,我个人根本无能为力,因此我只能请求媒体的报道,更需要以美国政府为代表的国际社会发出正义的声音,这样才能对我的先生提供实质性的帮助。”“对高智晟的迫害,并非中共当权者对高智晟有什么私人的仇恨,而是中共邪恶,对高智晟一生正气的恐惧。”

高智晟目前居住在妻子耿和父母位于新疆乌鲁木齐的家中。耿和说,由于公安当局每天都要来家中探访高智晟并问话,家人也连带受到监视,因此高智晟的住处地址不便公开以免家人受到更多干扰。

不过对高智晟的遭遇感同身受的中国法律维权人士陈光诚以自己的经验认为,应该有更多人去公开探视高智晟,让中共当局最为忌惮的情况公诸于世。

陈光诚说:“在这个关键时刻,我觉得其实很多人,包括中国的民众在内,我希望这些朋友能像当年关注我一样去东师古探访我一样去探访高智晟,这让中共这个作恶的现实、事实暴露于世人面前。我的经验告诉我,中共对此是非常忌惮的。”

陈光诚曾经以自学法律知识协助弱势群体被监禁、软禁且遭到当局迫害,2012年在奥巴马政府协助下来到美国。他说,以美国为主的国际社会必集体发声,捍卫如美国立国之本一样的民主自由精神,要求中国政府停止对高智晟的迫害,才能给中国当局带来压力。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