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3:23 2017年5月23日 星期二

中俄形成“专制国际” 界定国际政治规则?


在北京的 “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开幕式前,中国主席习近平和俄罗斯总统普京走在一起(2017年5月14日)

随着西方民主国家在反国际化浪潮下日益把目光转向自身,中国与俄罗斯之间日益密切的伙伴关系引起了人们越来越多的关注。中俄伙伴关系能否形成一个与西方民主市场体系不同的国际政治模式的核心呢?以美国为主的西方国家是否应该警惕中俄之间的接近?

中俄形成专制共识或是“专制国际”?

最近几年,中国与俄罗斯的关系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好俨然成为了一个国际共识。不仅如此,这两个大国对国际体系以及现有世界秩序的看法也持相同或者非常相似的看法。

澳大利亚洛伊国际政策研究所研究员波波. 罗(美国之音莉雅拍摄)
澳大利亚洛伊国际政策研究所研究员波波. 罗(美国之音莉雅拍摄)

波波·罗(Bobo Lo)是澳大利亚洛伊国际政策研究所的研究员、中俄问题专家。

他说:“他们一致认为,在现有的国际秩序中,美国的实力受到很多其他强国的平衡。他们都反对西方的自由干预主义。他们显然也相信在面临民主与其他压力的情况下必须巩固政权的稳定。”

这位《便利轴心》的书作者日前在布鲁金斯学会举行的一个研讨会上阐述了他有关这个话题的一篇论文的主要论点。他说,在从乌克兰、叙利亚、南中国海到网络主权等一系列的具体问题上,中俄两国看起来也持有趋同的看法。两国之间也没有什么争议。而且,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与俄罗斯总统普京之间的个人关系也比其他国际领导人更为密切。

学者:中俄分歧影响它们建立不同国际秩序的能力

从很多方面来看,中俄关系成了现代战略伙伴关系的典范,即一些人所说的新型国际关系的典范。但是罗认为,这种看法是言过其辞。

他说:“在我看来,认为这是一个专制共识或是专制国际是一种夸大。我认为,它忽视了中俄在四个主要领域存在的关键性分歧,而且这些分歧并不是微不足道的,因为它们影响到两国制定他们自己规则的不同国际秩序的能力与意愿。”

罗提到的中俄之间的关键性分歧包括他们对现有国际秩序的看法、对今后世界秩序的愿景、他们对与美国进行接触与合作的态度以及他们在亚太地区的优先考虑。

在如何看待现有国际秩序的问题上,罗说,尽管中国与俄罗斯都认为,由美国领导的现有秩序在很多方面不如他们的意,但是在如何评价现有秩序这个关键的问题上,他们的看法有很大的不同:

莫斯科对现有国际秩序的看法非常负面,认为是强加在俄罗斯身上的,而且系统性的不让俄罗斯获得它在世界上应有的地位和影响力。莫斯科还认为,这个体系处在不可救药的衰落过程之中,因此应该加快它的消亡。

相比之下,中国人并不寻求现有秩序的消亡,而是寻求对它进行改革,因为他们意识到,美国的领导地位以及西方式的全球化对中国其实非常好,在短短的30年时间里帮助它从一个区域性的不发达国家转变成一个初期的超级大国。

罗说,如果说俄罗斯是西方自由主义秩序最大的受害者,那么中国就是这一秩序主要的受益者。

他认为,在如何看待各自在今后的世界秩序中所发挥的作用这个问题上,俄罗斯与中国也有很大的不同。在俄罗斯看来,美国是西方世界的领导者,中国是东方世界的领导者,俄罗斯则是介于二者之间的一个强国,扮演者连通东西两个世界的桥梁角色。但是在北京看来,在一个双极世界里,美国仍然占主导地位,但只有中国是它真正的对手,美中关系是全球治理的支点,俄罗斯也很重要,但不处于与美中两国平起平坐的地位。

中俄接近给西方的启示

鉴于这种情况,西方国家应该如何看待中俄关系并从中获取经验教训呢?

罗说:“第一个启示是平衡的必要,即避免对单个事件做出过度反应,不管是军事演习、高峰会晤还是所谓的里程碑式的能源交易。对于西方的决策者来说,对每一个事件本身的好坏进行评估是至关重要的,要有比例感,不要被眼前的景象弄得眼花缭乱,被震撼得不知所措。”

他认为,西方决策者应该从中俄关系的发展中得出的第二个启示是要理解他们的影响力的限度,因为不管他们说什么还是做什么,对中俄关系的影响都不大。他甚至认为,试图把它们拆开的想法是可笑的。

在他看来,这里面还有一个最重要的启示。

他说:“我们应当把中国和俄罗斯当作单独的强国来对待。毫无疑问,中国的崛起对亚太地区以及全球治理构成了巨大的挑战。同等的是,一个咄咄逼人的俄罗斯对国际秩序的稳定提出了严肃的问题。但是,他们相反的观点、不同的优先考虑以及有时相互冲突的利益意味着,中俄伙伴关系小于它的各个组成部分的总和。”

西方真的不能影响中俄关系?

前欧亚集团董事长戈登(左)与波波.罗在研讨会上。(美国之音莉雅拍摄)
前欧亚集团董事长戈登(左)与波波.罗在研讨会上。(美国之音莉雅拍摄)

前欧亚集团的董事长戈登(David Gordon)在研讨会上表示,中俄之间除了罗提出的那些不同以外,他们对欧洲也有很不同的看法。

这位前国务院高级官员对罗所说的西方国家很难影响中俄关系的发展进程稍有异议。

他说:“在美国总统大选与总统就职期间,我有幸两次访问北京。不管我去哪里,不管是政府官员、智库人士还是商界和金融界人士,他们问我的一个压倒性问题就是,美国会不会联俄抗中?”

戈登认为,中国方面的这个担忧是合理的。

川普为什么没有与俄罗斯发展更好的关系?

他还认为,川普总统没有与俄罗斯发展更好的关系是因为他是一个最重视军方的总统,因此任命了很多军队将领担任他的重要幕僚,而军方是美政府中最反俄的。

川普本来希望与俄罗斯修复关系,但是他因为日前解雇了当时正在调查他的竞选团队是否与俄罗斯勾结影响美国大选的联邦调查局局长科米而陷入麻烦。美国司法部星期三任命前联邦调查局局长穆勒为独立检察官,领导涉俄调查。川普说他是政治构陷的受害者。

图片集:北京“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