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6:40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中国新保密法机密标准定义不明

  • 美国之音

中南海

中南海

中国政府最近发布了新的保密法执行细则。过去,这个法律常常被用来防止民众接触可能影响党的形象或者影响国企的信息。但是,观察人士说,这个新的条例并没有澄清国家机密的标准是什么。

长期以来,由于保密法中关于国家机密的定义不明确,这项法律一直受到扼杀信息的指责。

由于这项法律措辞含糊,活动人士说,许多官员宁可封锁消息,也不公布消息,以免陷入尴尬的境地或者甚至受到刑事处罚。

中国官方媒体把这些新的规定称为加强法律透明度的努力。

中国日报的报道说,官员接到通知说,不要把应该向社会公布的消息当作国家机密。

不过,观察人士说,这些新规定的问题是,没有澄清或者说明什么样的信息可以公开。

中国人权组织的执行主任谭竟嫦说,新的规定并没有改变的一个事实是,任何信息仍然都可以界定为国家机密,例如环境灾难、疾病的蔓延或者消费者安全方面的消息。

她说,“如果这个问题有了答案,他们能够界定什么是国家机密,我们才能说,透明度和信息公开方面确实有了进展。可是现在,这是一个很大的问号。”

中国把国家机密归为7类,包括重大决策、科技或者军事问题等等。

不向社会公开的消息应该明确界定,这样一来,透露信息的人才知道是否有泄密之嫌。

可是谭竟嫦说,现在保密法的执行情况不是这样。

她说,“我们记录了42个案例。在这些案例中明显的是,当事人透露信息的时候,这些信息并不是国家机密,而是在透露的信息造成伤害之后才成为国家机密。”

分析人士说,当局长期以来就是依靠这项法律的含糊条款来阻遏人们透露信息或者压制不同声音。美国著名的中国法专家陆思礼说,中国当局把保密法当作重要的维稳工具,因为什么时候起诉所谓违法的人完全由他们说了算。


多年来,受到起诉的主要是像师涛这样的新闻工作者。师涛把一次编辑会上的记录交给了一个海外网站。或者是向徐泽荣这样的学者。他在1992年因复印朝鲜战争的军事文件而被控泄密。

所谓国家机密可以是政府处死囚犯的人数、可以是劳工纠纷和征地纠纷,或者像中国环保署去年所说的那样,是土壤污染的检测结果。经济数据也可以是机密。

2009年,澳大利亚采矿公司力拓的一名主管被中国依据保密法逮捕,被控以在商业谈判中偷窃中国矿石价格政策机密的罪名。

就在前些天,中国甚至把在美国被控欺诈的中国公司的帐目审计资料定为国家机密。结果,美国几大会计事务所在中国的分所拒绝向美国当局交出这些中国公司的审计资料,因此被勒令停止在美国营业。

随着新规定的推出,政府部门会澄清他们职权范围内的那些信息是国家机密。

目前还不清楚有关官员什么时候才能确定这些界线。不过,陆思礼说,鉴于习近平领导班子强调法治改革,这一点可能在一年内就能实现。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