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0:39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中国官员评西方涉藏疆立场 称时间站在北京一边


中国当局在甘肃藏区拉卜楞寺附近地区收缴的卫星电视接收器。(资料照)

中国当局在甘肃藏区拉卜楞寺附近地区收缴的卫星电视接收器。(资料照)

中国政协民族和宗教事务负责人发表长篇文章,分析西方对西藏和新疆问题的传统立场和最新变化,并声称中国有时间去赢得西方人改变对藏疆问题的看法。

*朱维群:西方开始出现反思声音*

中国全国政协民宗委主任朱维群星期三(2月19日)发表题为《西方为何在涉藏涉疆问题上与中国过不去》的文章。他在文中批评美国等西方国家干涉中国内政,而且采用“双重标准”,对历史和现实“无知”。他用强硬的言辞表示,不必在意西方对中国人权的压力。
中国政协负责宗教民族事务的官员、原中共统战部副部长朱维群(资料照)

中国政协负责宗教民族事务的官员、原中共统战部副部长朱维群(资料照)



朱维群还说,西方已经出现了一些不同的声音。他写道,“随着中国对国际事务更多的参与,随着西藏、新疆对世界开放程度的提升,越来越多的西方人对西藏、新疆有了比较符合实际的了解。”

中国的西藏和新疆政策经常受到西方国家的特别关注。各国批评北京在这些地区的人权记录和宗教政策。西藏是一个特别能够挑动西方感情的问题,吸引了政治人士和社会名流对藏人高调支持。

朱维群在文章中说,西方终于出现了“反思西方对华政策及西方自身‘人权记录’的声音”。用他的话说,“尽管这些声音在西方还孤立、弱小,备受围攻,但它代表了一种历史趋势。”

*达瓦次仁:北京执意走强硬路线*
西藏流亡政府官员达瓦次仁(资料照)

西藏流亡政府官员达瓦次仁(资料照)


西藏流亡政府官员、在台湾的达赖喇嘛宗教基金会董事长达瓦次仁反驳了朱维群的话。

他说,在崇尚新闻自由的西方,出现一点点不同声音完全是正常的;特别是中国可以利用这一点,收买几个人为他们发声,这也是很容易做到的。

达瓦次仁说,北京的强硬观点反映了他们将无视外界的批评,继续不顾藏人和其他少数民族的人权,最终达到同化各民族的目的。

他对美国之音说:“我认为他所说的‘不必在意西方说些什么’,做他们自己要做的现行民族政策,实际上就是要用这样的方式去消灭西藏或者其他民族的民族认同,民族标志,民族文化,从而达到完全的同化这样一个目的。”

曾任中共统战部副部长的朱维群在他的文章中表示,要把藏、疆问题“放在自己力量的基点上,该发展就发展,该维稳就维稳”。

对此,达瓦次仁认为,这种说法其实就是在强调后者,即他们所说的“维稳”,而其实质是要彻底镇压。

他说:“在朱维群的语言中,他所说的维稳其实就是不承认藏人文化、语言、宗教的特殊性,完全不给他们任何法律你地位,不给他们生存的空间,以暴力的方式、力争在短期内,将西藏的民族、文化在最短期内消灭。如果做不到这一点,也是要将藏族边缘化,从而达到用中国的文化和语言文字完全地覆盖或取代藏人文化信仰的目的。”

中国政府表示,投入了大量资金用于他们所称的落后和偏远的藏疆地区,作为发展的一部分,说这才是真正的尊重当地民众的人权。

而人权组织和流亡境外的藏疆人士说,北京在践踏藏人和维吾尔人的权利,掠夺当地资源,破坏当地文化。中国则指责流亡组织从事分裂活动和暴力恐怖活动。

*朱维群:时间在中国一边*

政协官员朱维群在文中明确表示,在这些地区,当局政策不会改变。他说要达到目标,就要“通过长期、艰苦、细致的工作,需要长期的耐心,但时间在中国一边”。

藏人流亡政府官员达瓦次仁说:“中国政府所谓‘时间在我们一边’一方面是他们给自己壮胆,另一方面也许他们会觉得没有了达赖喇嘛,西藏问题就会得到解决。就像1958/1959年期间那样,把藏人领袖抓起来,以为这样西藏人民就会听他们的摆布。”

但是他说,在当前信息充分流通的大环境中,在民主自由占世界主流的情况下,想要通过强制和愚弄民众来达到他们的目的,已经是不可能的了。

自从2013年4月以来,已经有超过100人在涉及新疆的暴力事件中丧生,其中包括警察。

在中国藏区,2009年至今,已经有120名藏人以自焚的方式抗议中国统治,多数自焚者死亡。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