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2:30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南中国海仲裁案的可能发展:“南海诸岛”成“孤礁”


菲律宾军机照片: 中国南海美济礁造岛

菲律宾军机照片: 中国南海美济礁造岛

海牙国际仲裁法庭10月29日宣布,仲裁庭对菲律宾就与中国的南中国海争端提出的诉讼具有部分管辖权。

法律分析人士指出,仲裁庭对南中国海地形地貌属性做出的裁决可能会大大削弱中国的利益,因为即便南中国海所有岛礁主权归属中国,中国也无法享有太多的海域管辖面积, “南海诸岛”也就成了“孤礁”。另有分析人士指出,中国可能被迫就“九段线”法律地位做出说明。

仲裁庭10月29日裁决,可以受理菲律宾15项仲裁申请中的7项,特别是有关斯卡伯勒浅滩(中国称黄岩岛)和涨潮时没入水下的岛礁和沙洲,包括美济礁等,是否可以像北京宣称的一样被视为岛屿。此外法庭也将决定,中国是否干预菲律宾在斯卡伯勒岛礁的捕鱼活动。对其它7项诉讼,包括“九段线”是否合法等,仲裁庭将在未来的听证会中再决定菲律宾是否有提出仲裁的道理。

菲律宾的15项诉讼涉及4类诉求:(1)中国的“九段线”与国际海洋法公约不相符;(2)中国所占领的是礁石或是低潮高地,不是岛屿,因而不拥有专属经济区;(3)美济礁上的人造建筑物不改变岛屿自然状态下的属性;(4)中国在南中国海对菲律宾船只的骚扰是非法的。

值得指出的是,菲律宾的诉求绕过了岛屿归属和海洋划界问题,而把焦点转移到地貌属性及其所属的海洋权益问题上,因此都在仲裁法庭的管辖范围之内。中国一直声称,菲律宾的诉求与主权有关,因此国际仲裁庭没有管辖权。

南中国海诸岛有可能成为‘孤礁’”

法律人士指出,即便是接下来仲裁庭的审理不涉及主权和海洋划界,只是裁决南中国海地形地貌的属性以及它们可以享有的权益,也会对中国造成相当的影响。

美国海军战争学院国际法教授詹姆斯·克拉斯卡(James Kraska)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在后面的实体程序阶段,仲裁庭很可能会认定,那些地貌不拥有专属经济区,最多只有12海里的领海权。

他说:“如果你遵循案例法的话,你就会发现,这些小的地貌只能产生很小一部分领海,甚至没有领海。如果不能产生领海的话,那么它们只是隶属附近国家的大陆架上。如果他们能产生领海权的话,他们也是孤立的, 被其他国家的专属经济区所包围,这里主要是菲律宾,也可能是马来西亚或是其他国家的专属经济区 。”

他说,这样一来,这些岛礁也就失去了预想的价值。

“在我看来,中国在这个问题上所支付的成本与预测的可能获益非常不成比例。你不禁会想到,到底是什么原因促使中国,或是共产党这样来推进南中国海的主权,是民族主义?是军事战略?在我看来,这是不合法的, 也是不划算的。”

仲裁庭需要裁决斯普拉特利群岛(中国所称的南沙群岛)的10个地貌,包括黄岩岛(Scarborough Shoal),美济礁(Mischief Reef)、仁爱礁(Second Thomas Shoal )、渚碧礁( Subi Reef) 、南薰礁( Gaven Reef)、西门礁 (McKennan Reef)、东门礁( Hughes Reef)、赤瓜礁(Johnson Reef) 华阳礁 (Cuarterton Reef)和永暑礁 (Fiery Cross Reef)是否可以产生领海还是专属经济区。

克拉斯卡在给日本《外交官》杂志撰写的有关南中国海诉讼一案的法律分析文章中说,根据国际海洋法公约,甚至国际法庭和国际海洋法法庭的先例,这些礁石最大可能享有12海里的领海权。他说,其中赤瓜礁、华阳礁、永暑礁和黄岩岛的可能属于岩礁,只能产生12海里的领海权,而美济礁、仁爱礁、渚碧礁、南薰礁、东门礁和西门礁只能是低潮高地,不能享有12海里的领海权。

这样的一个可能结果,就连中国官方媒体《环球时报》也意识到了。《环球时报》在最近的一个社评“劝闯12海里美军舰做做样子滚蛋”一文中说,“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将海上的岛礁分为三类,一是岛,适合人类居住,有12海里领海和200海里专属经济区。二是礁,露出水面一点,有12海里领海,没有专属经济区。第三类叫低潮高地,潮落才露出水面,潮涨则看不见,没有12海里领海。中国大陆在南沙目前控制的岛礁都属于二三类。”

国际先例,岩礁在国际划界中忽略不计

克拉斯卡在文章中举出了几个国际先例说明,国际仲裁和国际法庭对海上地貌的裁决结果非常重要。 他以2009年,黑海海洋划界(罗马尼亚诉乌克兰)为例,只有12海里领海的蛇岛对两国的划界毫无影响。

太平岛可以拥有专属经济区

美国国际贸易和政治风险评估公司萨缪尔斯国际合伙人机构高级研究助理索拉布·古普塔(Sourabh Gupta)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认为,仲裁庭走不到这一步。

他说:“仲裁庭是走不了那么远,做出这样的裁决,因为这些岛屿属于中国所宣称拥有主权的一个大岛的专属经济区的一部分。这是一个完整的岛屿,那是太平岛(Itu Abu Island)。”

太平岛自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为中国民国政府(台湾)控制,台湾对太平岛进行实质管理将近60年。他说,由于菲律宾承认一个中国,根据联合国的认定,太平岛属于中国的领土。

古普塔解释说,根据《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的标准,太平岛是百分之百的岛屿,因此可以划定200海里的专属经济区。这样一来,就与菲律宾巴拉望岛的专属经济区将重叠,因而产生划界问题。 2006年,中国将海洋划界排除出使用仲裁范围,因此将造成仲裁法院对此案无管辖权。

针对10月29日仲裁法庭的裁决书,台湾再次重申对南中国海议题的立场。特别强调, 太平岛符合《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第 121条关于岛屿之要件, 并能维持人类居住及其本身的经济生活,绝非岩礁。

不过,美国海军战争学院国际法教授克拉斯卡说,太平岛可能是中国宣称拥有的岛礁中唯一可以产生专属经济区的岛屿,但是太平岛享有的专属经济区与菲律宾岛屿享有的专属经济区的面积是无法相比的。

根据《联合国海洋法公约》,领海划定的原则包括人口比例原则和海岸线长度比例等原则,太平岛的人口与菲律宾居住着数百万人口的巴拉望岛(Palawan)或是吕宋岛(Luzon)根本无法相比,而且,太平岛的海岸线与菲律宾岛屿的海岸线长度也无法相比。

“黄岩岛”岌岌可危

美国萨缪尔斯国际合伙人机构的古普塔指出,裁决对中国最大的影响是斯卡伯勒浅滩(黄岩岛)。“斯卡伯勒浅滩的问题在于它不属于中国在南中国海所宣称的任何岛屿的专属经济区范围内。从技术层面来说,中国宣称的其他岛屿所隶属的专属经济区与其他国家的专属经济区重叠,仲裁庭无法做出裁决。但是,斯卡伯勒浅滩没有这个问题, 因此仲裁庭可能会做出对菲律宾有利的判决。”

菲律宾的直接诉求还针对黄岩岛附近的活动。另有分析认为, 即便中国拥有黄岩岛主权,黄岩岛不可能拥有专属经济区,中国最多只能阻止菲律宾人进入12海里的范围内捕鱼,但是,不能阻止他们在12海里以外的地方活动。 鉴于菲律宾在这里有传统捕鱼权,甚至进入到12海里内也是有可能的。

中国可能会被迫澄清“九段线”属性

美国萨缪尔斯国际合伙人机构的古普塔说,仲裁庭的裁决可能会迫使中国对“九段线”的属性做出说明,强调对“九段线”内的海域拥有历史性权益。

“九段线”指的是中国在南中国海上版图上的九条断续线。这条断续线将南中国海90%的海域圈在了里面。但是,中国政府却一直没有就“九段线”的属性,(是历史性水域、国界线还是岛屿归属线?)作出过正式的表态和说明。

外界指责中国刻意模糊这条线的属性,以获得最大的利益。因为如果中国承认“九段线”是历史性水域或是国界线,可能是不符合国际法,但是若澄清这是岛屿归属线,中国就只能拥有依照国际法规定的水域。

古普塔认为,中国可以通过发表庭外“立场文件”等方法,主张对“九段线”内海域拥有历史性权利,比如捕鱼权,这是符合国际法的。

“只要中国能证明,中国一直在某具体海域行使过传统的历史性权利,而且现在还在继续。那么,中国就应该被获准继续从这项历史权利中获益,因为国际海洋法公约并没有否认这个事实的存在。”

但是他还说,历史性权利不包括一些现代社会活动,包括石油钻探或是海底科学研究。他也强调,中国是不能对“九段线”内的整个水域声索“历史性海域”或是“历史性海湾”,因为这两项是排他性的。

古普塔说,10月份,他到中国参加了几个有关南中国海的研讨会,已经有中方人员对中国在南中国海主张历史性权利感兴趣。

中国的国际形象和脸面会受影响

在国际仲裁庭做出裁决后, 中国方面表示,中国政府表示不会承认或是接受仲裁的结果,但是,美国海军战争学院国际法教授克拉斯卡认为,这么做,中国会受到声誉和政治上的损失。

克拉斯卡说:“ 中国可以这么说,但是中国一直希望被当成一个崛起的大国,融入国际秩序。如果中国不接受仲裁,中国会损失声誉,因为世界上95%的国家是接受国际仲裁的。”

他说,事实显示,随着时间的推移,国际仲裁的威严是得到尊重的,包括尼加拉瓜诉美国案。 1986年,尼加拉瓜控告美国支持游击队颠覆左翼政府,美国在海牙冲裁庭判定有管辖权后退出仲裁,表示美国不接受国际仲裁结果,但是尼加拉瓜案后来成为国际社会使用武力的标准。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