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3:08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代表”发声之日 人民噤声之时


 人民大会堂(美国之音张楠拍摄)

人民大会堂(美国之音张楠拍摄)

在重大政治事件和政治敏感时期,加强安全戒备,加大维稳力度,是一党专制中国的特色。人大政协两会开幕在即,北京等各地公安和国保以“维稳”的政治任务为借口,加强对他们认为是“不稳定因素”的监控和限制人身自由。


中国上千名人大政协代表正云集北京,参加每年一度的“两会”。但是,在这些“代表们”即将就国事“畅所欲言”的时候,“推选”这些代表的人民却被当局以各种限制或强制措施,禁止表达他们的心声。

*两会应倾听民声民情民怨*

在北京的辽宁沈阳维权人士林明洁说,2月27号下午两点,辽宁抚顺和盘锦的两名上访人员袁文华和赵广军,在北京马家堡地铁站出口被北京警方和辽宁的截访人员带走,至今手机打不通,无法知道他们的下落。

“当局要开两会,其实两会更多的是倾听民声民意。老百姓到北京来也是诉说自己的民情民怨的。在当地受到伤害,他们才会到北京来。 而他们现在用这种方式来打压,不符合习近平前阶段开会强调的不准拦访,截访,控访。”

*林明洁:人大代表非人民选出 不会代表人民利益*

林明洁说,中国的人大代表,名义上是选民“选举”出来的,但实际上是当局内定的,因此他们不会代表人民,不会代表选民在两会上为民众发声。

“老百姓的切身感受,人大代表能反映出来吗?他们反映不出来的。他们要反映的,也是他们利益集团中的某些利益上的问题。他们不会替老百姓呼吁的。老百姓受到这么多的伤害,为什么经过这么多年得不到解决呀?”

他说,中国宪法规定,一切权力属于人民,但人民现在没有这份权力。人民的权力都被当权者剥夺了。

*被截访的命运-杨白劳和白毛女落入黄世仁手中*

在北京的辽宁维权人士贾凤琴说,现在北京每天都有公安经常到处抓人,她本人在去年中共十八大期间也曾被截访送回辽宁凌源。她说,她被送回去后的结果,就等于是把杨白劳和白毛女都交给黄世仁。

“十八大期间,我在北京寄信,被他们截访走,关进了救助站,后来我女儿他们知道了去那里跟他们厮打到一起了,才把我抢出来。他们把我两个女儿都打了,把我大女儿脸打肿了,腰也摔伤了,把我二女儿打得满嘴都是血。”

*维权律师不能幸免被“陪伴”*

中国当局不仅打压在京的上访人士,对帮助上访人员维权的律师也不放过。北京的维权律师丁家喜说,就像往年一样,从2月25日晚上开始,国保就开始限制他的自由,上下班、外出办事都有1-4人“陪伴”他,确保他的每个活动都在他们的眼皮底下。

“上次国保跟我说,要‘陪伴’我到三月中旬,具体时间不定,基本上是两会结束吧。但我们的猜测应该是所谓的两会的维稳措施吧。”

丁家喜律师说,他被国保“陪伴”,显然是限制公民人身自由的一种方式,是违法的。他说,这是中国的一种现实,是作为中国人必须要接受的一个部分,同时也是每个中国人要努力去改变的东西。

*陈云飞:当局恐惧得像晚期癌症病人一样怕死*

虽然两会期间维稳的中心是北京,但在远在千里之外的四川成都,那里的维权人士也逃脱不了被限制自由的命运。维权人士陈云飞说,成都国保从24号开始对他实行“陪伴”居住,一直要到3月20日前后。

“我觉得,当局这样做是出于恐惧,就像癌症病人晚期一样,他们才害怕死亡。一个陈云飞,几个异议人士,几个维权人士,几个良心犯,就可能把他们的政权削掉了吗?所以,当局应该反省。另外,当局应该反省的是,花这么多纳税人的钱,这么来搞,你们的良心过得去吗?因为所有的钱,都是子孙的财富,不能这样浪费。”

*更多的各界人士被剥夺自由权利*

据“民生观察工作室”说,被变相软禁、限制出行自由的还有很多人,其中独立中文笔会会员莫之许被劝告两会后再回北京,南京公民记者孙林在工作室被国保警告,北京知名维权律师许志永被非法限制在家中,北京异议人士胡佳家门外一直有数名国保看守。

六四天网说,最近北京大街小巷警察、协警、保安、佩戴红袖章的协查比比皆是,他们或盘查拦截访民,或到旅馆和网吧抓访民,其中在京上访的海军上校谭林书的妻子邓淑珍在北京国家图书馆上网时被警察和联防队带走,押到紫竹院派出所。山东淄博临淄访民徐红28日去公安部上访,被截访人员带到久敬庄。浙江丽水翁康军在一网吧刚登入,就被带到成寿寺派出所,现关在久敬庄。山东访民徐红在公安部信访口被带走送入马家楼。

有观察人士指出,人民代表能发声,人民自己被噤声。这是专制中国的一大特色。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