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7:01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媒体观察: 二元户籍包袱沉重,农民变市民需巨额资金


农民工是中国城市建设的主力军。图为北京正在兴建的公寓楼。

农民工是中国城市建设的主力军。图为北京正在兴建的公寓楼。

中国户籍制度改革很难,难在哪里?几亿农民做了几十年的“市民梦”为何难以实现?中国一位相关官员说:很大一个问题在于农民变市民需要很大一笔钱,给政府财政带来压力。有观察人士建议,把外援的钱和贪官卷到国外的钱拿来就可以解决问题。

*农转非需要钱,政府棘手*

中国国务院发改委(计划经济时期的计委)规划司长徐林说:一个农民工变成市民,平均需要花费8万元到14万,城市越大花费越多。这是中国政府头一次披露农转非人均经济代价。

在北上广深这种特大城市,即使花大价钱,农民工或一般外来户也很难“买”到一纸户口,因为这些地方户口“含金量”太大。

中新社周四报道说,粗略估计中国现有农民工有2.69亿人,人均十万,则需要26.9万亿。报道说,人的城镇化,钱从哪里来?徐林说,发改委关注这个问题,“并研究了对策”。

徐林没有具体说明,这笔巨款从何而来。

*大城市户口难,难于上青天?*

中共执政以来,一直实行城市和农村户口二元政策,城市居民可以落户农村当农民,而农民则不能进入城市当市民,除非上学、招兵、招工、提干或“朝里”有人。

1984年后,二元制有所松动,人民网(2013年12月18日)报道,1992年,公安部颁布了《关于实行当地有效城镇居民户口制度的通知》,出现了“蓝印户口”,“引发买卖户口热潮”。

就在不久前,一些个人和机构,利用给外地大学生办留京指标为名敛钱,诈骗大学生钱财被当局抓获判刑。大学生通过此渠道想留北京,须缴纳几十万人民币。

*李克强的“城镇化”之路和梦*

中共十八大以来,政治局常委、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不断在各种场合提出并强调要大力推行“城镇化”。李克强在今年3月两会人大报告中说,李克强说,城镇化是现代化必由之路,是破除城乡二元结构的重要依托。城镇化要解决“三个一亿人”的问题。

李克强所说的“三个一亿人”问题是指:促进一亿农业转移人口落户城镇,改造一亿人居住的城镇棚户区和城中村,引导一亿人在中西部地区就近城镇化。

发改委规划司长徐林说,发改委正“抓紧”拿出方案,解决李克强提出的这三个一亿人问题。

徐林说,在中国,50万人口以下的城市为小城市,50到100万为中等城市,100到500万是大城市,500万以上是特大城市。

*中国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农转非没钱?*

几亿农民“农转非”,需要几十万亿人民币,这是天文数字?徐林说,“这给政府带来财政压力。”中国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政府的腰包不是鼓了起来?

中国承诺给非洲援助几百亿人民币,北京观察人士田奇庄曾建议,可否把这笔钱拿来给57年反右受害者及其家属经济赔偿?这次中国援助阿富汗20亿人民币。Singer-pei说:能多用于老百姓吗?不把这钱用在社会福利上,不把自家人安顿好还外交个屁。还有网友林克迪说:多修两条铁路 ,老百姓过年回家也就不至于挤破头了。

也有网友建议,可否把这笔钱用来城镇化?当然,和中国政府当局对外交近期和长远规划相比,一般民众的想法,也仅仅是个“梦想”而已。

改革开放这几十年来,中国外逃贪官有多少,带走了多少钱?中国和讯网(8月14日)报道,进入两千年以来,中国就抓获了18487人外逃官员。中国最高检说,追缴金额达541.9亿。报道说:有学者估计,逃到海外官员有一两万,带走资金不下一万亿。

如果中国政府追回这些钱,可以在“三个一亿人”之外,再解决成千上万人的农转非问题。还有,发改委煤炭司魏鹏远家中搜出的两亿现金,起码可以解决成千上万农民工的农转非问题,把徐才厚、谷俊山还有周永康们的以及那些逃亡海外的贪官赃款追回,中国城镇化问题即不再成为可望不可及的棘手问题,发改委也不用再为“这些财政压力”而发愁。

中国国务院法制办副主任袁曙宏(11月6日国务院记者会)说:必须坚持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不能整天喊法治、讲法治,对别人讲法治,对自己搞人治,甚至在一个地方、一个部门搞专制,那就不是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他说:失去监督,绝对的权力,绝对的腐败。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