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0:18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美、中间谍活动, 谁更高尚?


中国星期一发表报告指责美国把中国当成秘密监听的主要目标,“肆无忌惮地”对中国政府以及公司进行监听。这份报告距离美国司法部以网络盗窃罪起诉五名中国军人仅仅一个星期。 不过,自美国国家安全局前雇员爱德华·斯诺登披露美国的“棱镜“计划后,奥巴马政府一直在阐明自己的监听活动与中国和其他国家的经济间谍活动有所不同。奥巴马政府的监听计划真的比中国或是其他对手更合乎道义?

中国互联网新闻研究中心星期一发表《美国全球监听行动记录》,指责美国利用自己在政治、经济、军事和技术领域的霸权,肆无忌惮地对包括盟友在内的其他国家进行监听,这种行为的实质早已超出了“反恐”的需要, 显示出其“为了利益完全不讲道义的丑陋一面”。

这份报告的发表距离美国司法部指控中国军人对美国公司进行间谍活动差不多一个星期的时间。

报告还说,美国多年来针对中国进行大规模网络进攻,并把中国领导人和华为公司列为目标。 报告还说,根据美国前国家安全局合同工爱德华·斯诺登泄漏的文件,中国有关部门经过了几个月的查证, 发现针对中国的窃密行为的内容基本属实。

报告的发表似乎在告诉美国,美国并没有占领到道义高度来指责中国。中国媒体则明确指出,“美国在贼喊捉贼”。

不过,自斯诺登泄漏美国大规模的“棱镜”计划后,奥巴马政府似乎一直在竭力解释美国的间谍活动更合乎道义,更符合外交准则,强调美国以国家安全和战略为名义进行的监控与其他国家为了经济利益进行的监控不同。

白宫发言人杰伊·卡尼(Jay Carney)说:“美国是不会为私人公司或是企业的利益收集情报的。 美国不会向这些公司提供情报使得企业获利、在市场上赢得优势或是改善盈利状况。这样的活动,这个国家是不会做的。”

美国智库威尔逊国际学者中心,“基辛格中美关系研究所”主任戴博(Robert Daly)说:美国国内的法律也禁止美国政府这么做。

他说:“这是一个文化问题、结构问题,也是价值观的问题。美国是没有国营企业的,没有国际巨头的。所以在美国的法律之下,万一美国偷窃了中国商业方面的机密,因为在美国的法律之下,因为政府是不能偏袒任何某一个行业的竞争对手。 比如说,有关中国汽车的情报,我到底要给哪个企业?在美国的国内法律之下,这是非法的。”

美国智库新美国安全中心的本•菲茨杰拉德(Ben Fitzgerald)认为美国起诉中国军人凸显了美国与中国在国家安全问题上的不同看法。

菲茨杰拉德说: “他们的经济健康和商业活动以及国家安全之间有着紧密得多的关系。然而在美国或者欧洲的环境下,我们把这些视为单独的活动。”

中国不是唯一窃取外国机密以增加本国经济或公司实力的国家, 法国和以色列也都有过这样的行为。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