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6:41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中国网络观察:致命性问题


这里所谓的“致命性”是指政治意义上的致命性。“致命性问题”则是指某一类问题可以一举彻底暴露当权者的无耻或非法,令当权者难于或无法招架。


在安徒生著名童话“皇帝的新衣”当中,那位自欺欺人的皇帝光着屁股上街却假装身穿超华美的衣装,街边观看的众人里的那个孩子大声问出“皇帝是不是光着屁股”的问题,就是经典的致命性问题。

在中国国内外众多的观察家看来,在当今中国,实行一党独裁的中国共产党及其政府为什么要坚持官员财产不公开,则是当今中国的致命性问题。

俄罗斯总理梅德韦杰夫10月22日于无意中触动了中国这个致命性问题,使中国当局方寸大乱,使中国公众大乐,同时也使中国公众大悲---乐极生悲,笑中含哭,悲极而笑。

*专制强权之难*

截至目前,中国国内外的观察家的一个基本共识是,中共统治下的中国,中共及其政府官员凭借一党独裁的权力肆意贪污,大发横财。这一共识如此普遍,如此不可抗拒,以至于中共最高当局也常常不得不扭扭捏捏地承认,甚至还表示贪污腐败问题有可能导致“亡党亡国”。

与此同时,如今中国国内外的观察家也大都认同被中共当局长年屏蔽于中国国门之外的当代中国哲学家和政论家胡平有关中共窃国政治的一个总结,这就是中共政权强取豪夺、贪污舞弊的手法虽然五花八门,不一而足,归根结底无非是交替使用两种看似相反、实则相辅相成的招法:

1)打着实行共产的旗号将私有财产充公;
2)打着推行改革的旗号将公有财产化为私有。

虽然中共掌握着全世界规模最大的武装力量,还掌控着中国的大众传播媒介,可以肆意抓捕、镇压、屠戮批评者,也可以毫无愧色而且长期一贯地指鹿为马,颠倒黑白(甚至把一生忠于中共的中国当今最高领导人习近平的父亲习仲勋说成是“反党”分子并打入黑牢16年),然而,专制政权的枪杆子和笔杆子尽管有效也有力,但其效力毕竟有限。
3月31日北京几位公民在北京西单展示横幅反对贪官裸官(丁家喜推特图片)

3月31日北京几位公民在北京西单展示横幅反对贪官裸官(丁家喜推特图片)



多年来,面对来自中国公众要求官员家庭财产公开以杜绝愈演愈烈的贪污腐败的强大压力,中共当局感到难以招架,并采取了双管齐下的两手策略。

中共当局采取的两手策略具体来说就是,一方面抓捕那些坚持提出上述要求的公众人物,如抓捕坚持提出这种要求的公民权利活动家许志永博士和著名投资人王功权;另一方面则提出让全世界笑掉大牙的解释:

“中国官员财产现在不能公开,是因为条件还不成熟。”

多年来,中国公众和中国国内外观察家一直在以各种不同的方式笑问:官员财产公开在中国为什么会如此难产?为什么会有条件不成熟的问题?所谓的“条件不成熟”是不是说中国官员、中共官员贪污太多,贪官太多,贪官和贪赃必须妥为隐藏,一旦公开就会导致中共政权“见光死”?

显然,上述的问题,是本文开头所谓的“致命性问题”的变种。

*梅德韦杰夫登场*

上文提到中共当局对付公民要求官员财产公开这个致命性问题有两手策略,一个是抓捕镇压坚持提出这个问题的人,一个是提出在众人看来是可笑又可耻的解释。

但在这里应当顺便指出,中共当局还有对付这个致命性问题的另外一招,这就是瞒天过海,不惜代价隐藏有关问题。

早些时候,美国彭博通讯社发表报道显示,中国领导人习近平家族拥有来源合法性和正当性难以说明的资产将近4亿美元;美国主要报纸《纽约时报》发表报道显示,中国前总理温家宝家族拥有来源合法性和正当性难以说明的资产27亿美元。

对海外新闻媒体这些提出了致命性问题的新闻报道,中国当局采取的应对措施是在中国境内封杀彭博通讯社和《纽约时报》网站,对有关问题和有关的新闻不回应,不解释,不说明,不追究,尽管支持或嘲笑中共政权的人一致认为,中国当局的这种做法对中国当局的信誉杀伤力巨大。

此时此刻,俄罗斯总理梅德韦杰夫登场了。

10月22日下午,正在中国访问的俄罗斯总理梅德韦杰夫做客中国官方权威通讯机构新华网,回答中国网民的问题。

在回答中国网民提出的有关俄罗斯政府官员公布个人财产的问题时,梅德韦杰夫总理回答道:

“大家知道(俄罗斯)总统总理有什么样的收入,有哪些财产,我家属的财产,我觉得这个做法很正常,全世界都这么做,没有什么特别的。”

俄罗斯总理梅德韦杰夫似乎是随口说的这几句话,显然是触动了中共当局眼下最敏感的神经,并立即在中国网民当中引起轩然大波,激起强烈反响,给中国网民带来了巨大的欢乐和悲哀。

许多中国网民不约而同地、欢乐或悲哀地表示,莫非梅德韦杰夫总理是把中国排除于文明世界之外了吗?梅德韦杰夫的意思是中国是一个与众不同的特别的国家,是一个怪异的国家吗?

*《环球时报》再出丑*

俄罗斯总理梅德韦杰夫的话显然触动了、触痛了中共当局最敏感的神经。然而,中共当局却有苦难言,不好抓捕梅德韦杰夫,也不好直接或间接反驳他,也不好立即将他驱逐出境,全面封杀他的言论。

在中共当局面临这种危难、为难、难堪、难看的局面之际,向以勇于和善于充当中共当局寻回犬、为中国当局叼飞盘而著称的中共官方报纸《环球时报》及时出场,再度奋不顾身为中共当局叼飞盘,从而在中国网民当中激起更大的反响,更强的欢乐和悲哀。

10月23日,《环球时报》高调发表其总编辑胡锡进以评论员“单仁平”之名撰写的评论,题目是:“中俄各有千秋,互不能证明彼此对错。”

胡锡进/单仁平写道:

俄罗斯总理梅德韦杰夫表示官员申报财产“很正常 ,”“其实俄罗斯的官员财产公开并未有效阻止腐败,俄的腐败比中国更严重。”… “中俄需相互学习,相互尊重,两国领导层在这方面做得很好,两国舆论也该大体如此。中国互联网上的‘标题党’们最好离两国的正经事远一点。”

《环球时报》“单仁平”的评论一向以概念混乱,逻辑混乱而著称。《环球时报》因这种混乱而自打嘴巴,频频出洋相,于是常常给中国网民带来一种奇特的娱乐。

*网民欢乐与悲哀*

在很多人看来,《环球时报》主编胡锡进/单仁平的评论表现出十足的无知、无耻、无赖、流氓,最后一句“中国互联网上的‘标题党’们最好离两国的正经事远一点”则更是赤裸裸的威胁。

近几个月来,以习近平为首的中共当局一直在推行所谓的“清网”运动,抓捕通过互联网发出让当局不高兴的言论的人。胡锡进/单仁平的威胁显然是跟以习近平为首的中共当局保持了高度一致。

然而,显然还有许多中国网民至少是眼下还不惧怕中共当局和胡锡进/单仁平发出的威胁。

众多的中国网民对中共政权赤裸裸的贪污腐败无可奈何,便发出或相互转发对胡锡进和中共政权的抨击,以表达他们悲哀的欢乐,欢乐的悲哀。

许多人以嬉笑怒骂的言辞抨击中共政权和为中共政权贪污腐败辩护的《环球时报》:

“彻底佩服环球时报了,连这么高难度的飞盘都能接得住。 ”

“将无耻进行到底!!”

“无产阶级官员居然不敢公开财产,那三个自信原来是放屁啊。”

(注:所谓的“三个自信”是指习近平当局所大力宣传的“理论自信,制度自信,道路自信”。)

“无产阶级先锋队肯定都是没有财产的,怕啥。”

(注:中国共产党自称是为全中国乃至全世界无产阶级谋利益的“无产阶级先锋队”。)

“真勇敢,这样背逆民意的文章也只有环球死报能写出来!”

《环球时报》主编胡锡进/单仁平有关梅德韦杰夫总理以及中国公众要求官员公示财产的评论,显然是蛮不讲理,胡搅蛮缠。

然而,还有中国网民在万般无奈中显然是抱着把死马当活马医的心理,试图跟《环球时报》说理,试图让该报懂一点起码的道理,不要再继续如此无耻地胡说八道:

“类比推理:某国治理腐败,但越治越腐,所以不需要治理。”

“医院也不能有效阻止人类死亡,还是废除了吧。”

*专制强权与问题*

《环球时报》对中国网民提出的反驳显然难以应对。

中共当局对中国公众提出的有关官员公示个人财产以杜绝贪污腐败的要求显然难以应对。

中共当局凭借专制独裁的权力对中共其政府为什么要坚持官员财产不公开这一致命性问题采取镇压、封杀和胡搅蛮缠的强力应对措施。

在观察家们看来,这些应对措施尽管有效也有力,但其效力毕竟有限,因为这些措施不能消灭致命性的问题,难以将流氓、强盗或窃贼包装成“人民的勤务员,”难以将光着屁股的皇帝说成衣着华美得体。

中国这种令人难堪和难过的局面将如何结束,中国的公众,中国的网民正在以悲欢交集的心情在观察、观赏、观望、看热闹、嬉笑怒骂。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