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6:49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中国网络观察:蓝天不如雾霾好


2013年1月29日,北京的严重雾霾

2013年1月29日,北京的严重雾霾

许多观察家和研究者认为,中国执政党共产党的宣传在其已故的领袖毛泽东发动的所谓“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达到了卑鄙或拙劣的谷底。

如今,另有观察家和研究者却认为,就历史记录而言,就“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或“没有最卑鄙(或拙劣)、只有更卑鄙(或拙劣)”之类的一般规律而言,当今中共的宣传显然是在卑鄙或拙劣方面已经明显地、毫无争议地大大超过了中共在“文革”时期的宣传,中共控制的官方主要媒体如今宣传空气严重污染对中国的重大好处,则展示出中共的宣传堕落到一个新水平。

*卑鄙拙劣无底线*

要想大致了解、理解、鉴赏、欣赏、评鉴、把玩、品味(即英文所谓的“to fully appreciate,”法文所谓的“pour apprécier pleinement,”西班牙文所谓的“para apreciar plenamente,”德文所谓的“völlig zu schätzen,” 日文所谓的“完全に鑑賞する”)当今中共的宣传究竟有什么独有的特色,就不能不回顾一点历史,不能不做一点历史的比较。

在1970年代中期,即反文化、反文明、反人类的“文革”即将寿终正寝的前夕,中共推出了宣传“文革”好的著名歌曲,其题目是“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就是好”,其反复再三的歌词则是:“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嗨,就是好,就是好呀,就是好,就是好。”

许多中国国内外的观察家家、分析家认为,这种完全不讲理的高声吼叫式宣传是典型地展示或暴露出“文革”时期以毛泽东为首的中共当局黔驴技穷、理屈词穷、毫无逻辑、毫无理性的疯狂,展示或暴露出毛泽东及当时中共当局宣传的卑鄙拙劣。

然而,如今也有许多观察家和研究者指出,毛泽东时代的中共宣传或许没那么差劲或不堪,与当今中共领袖习近平领导下的中共宣传相比,毛泽东领导下的中共宣传甚至可说显得十分地理智、理性、平和、节制、讲理、讲理论,讲逻辑。

例如,在观察家们看来,在毛泽东时代,中共只是宣传拥有“战无不胜的毛泽东思想,”从而获得了全世界人民的敬佩和爱戴;在习近平时代,中共则是宣传已经拥有“宇宙终极真理” ,显然已经获得了全世界人民以及尚待发现的外星人的敬佩和爱戴。

再例如,在观察家们看来,在毛泽东时代,中共最高领导层打击和清洗异己时,会给遭清洗的异己以真实性茫无可考的、但无疑是可怕、严重、严肃的罪名,如“叛徒、内奸、工贼”(中共的前国家主席获得的就是这种三连冠)或“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之类的罪名。

然而,在这些观察家们看来,在习近平时代,中共最高层打击和清洗异己时,却连一个像样的、让神智正常的人不至于笑喷饭的罪名也拿不出来。例如,当今中共最高领导层给遭清洗的前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薄熙来提出的主要罪名是“与多名女性发生和保持不正当性关系”和“贪污受贿”。

“与多名女性发生和保持不正当性关系”这种罪名和说法一经提出,立即成为中国公众的笑柄,给公众带来极大的娱乐。或许是由于这个原因,中共当局后来悄悄地收回了这一滑稽可笑的罪名和说法。但薄熙来所谓的“贪污受贿”罪名依然让中国公众笑喷。

公众感到可笑的是,中共当局明显地苦心积虑地掩盖薄熙来及其家人以权谋私的非法行为,而在一个村长也可以贪污上亿的当今中国,中共当局说薄熙来贪污或挪用“两千五百万元人民币”,显然是让深受贪污腐败之害的中国人觉得不好笑的超级玩笑。

*“文革”宣传相对高明*

如今,许多观察家甚至半开玩笑半认真地怀念毛泽东时代的中共宣传,认为当年主管中共宣传的毛泽东宣传干将姚文元、张春桥虽然不学无术、思想落伍乃至反动,但毕竟是粗通文墨,粗通逻辑,还没有丧心病狂,弄出来的宣传虽然不讲理,但毕竟还有个讲理的外表,然而,后毛泽东时代或习近平时代的中共宣传则是往往流于纯粹而标准的胡说八道。

例如,在这些观察家看来,毛泽东时代的中共宣传机关曾经 大力宣传“宁要社会主义的草、不要资本主义的苗”;这种宣传无疑展示了当时的中共宣传当局张春桥虽然不学无术、思想落伍乃至反动,但毕竟是粗通文墨,粗通逻辑,还没有丧心病狂,因为毕竟当时的中共宣传机关没有宣传用毁灭自己、毁灭中国的方式来表达对中国的爱。

然而,现在的中共当局则公开鼓励支持中共的暴民打出“宁肯中国不长草,也要收复钓鱼岛”,“宁肯中国遍地坟,也要杀光日本人”的大幅标语口号。历史专家学者们指出,在世界文明史上,这种官方鼓励的“为了一个芝麻,我们不惜丢掉自己的西瓜甚至头颅”式的疯狂是史无前例的。

一些观察者指出,上述支持中共的、并且得到中共纵容和支持的暴民的极端言论并不代表中共官方真实意图,而只是代表了暴民的无知和残暴。但与此同时,也有另外的观察者指出,中共军方的高级将领先前也表达了同样的无知和残暴的观点,对外国记者严肃认真地表示,为了阻止台湾独立,中国可以接受西安以东的城市被毁灭的代价。

截至目前,中共最高当局对中国军方发出的这种豪言保持了耐人寻味的沉默。

对中共最高当局的这种沉默,观察家家们有分歧的看法。

一些观察家认为,中国军方的这种显然是极端疯狂的豪言,让中共最高层感到尴尬,因此只能保持尴尬的沉默。但另有一些观察家则认为,没有中共最高层的授意或默许,中国军队将领不可能安然无恙地发出这种惊倒世人的狂言。

但无论如何,上述观点迥异的观察家们有一个共识,这就是,在包括习近平时代在内的后毛泽东时代,中共的宣传之无知、拙劣、笨拙、可笑不断达到一个又一个的新水平。

这些独立于中共宣传部门的观察家们的共同看法或猜想是,在位于西安以东的北京生活和工作的中共最高领导层成员显然从来没有打算让北京中南海变成废墟、让自己和家人变成齑粉,以便让中国军方可以阻止台湾独立;中共的宣传之所以给世人这样的疯狂到可笑的印象,原因无他,只是因为当今中共的宣传之无知、拙劣、笨拙、可笑达到了更高(或更低)的新水平。

*没有最拙劣,只有更拙劣*

自去年11月上台以来,中共新领袖习近平的许多举措在中国国内外引起广泛的争议和猜测。但各路各派的观察家基本没有争议的是,习近平上台以来,中共拙劣到登峰造极的宣传与时俱进,更上层楼,几乎每个星期都会推出更拙劣的作品,给中国公众和世界媒体带来娱乐和担忧。

这里所谓的娱乐和担忧显然应当稍微解释一下。

当权者的拙劣宣传在任何时代、任何国家都可以是公众的笑料,让公众可以当场笑翻或喷饭,或者背着当权者的党羽和耳目偷着笑、私下笑。这种情况,可谓古今中外没有例外,算不得什么中国特色。或者说,算不得当今中共当局什么与众不同之处。

然而,一个实行一党独裁、总是竭力为自己涂脂抹粉、竭力往自己脸上贴金的当局,频频地推出笑话,隔三差五地使自己成为中国公众和全世界的笑柄,这种情况显然是不同寻常的。

这种不同寻常的情况,使忧国忧民的中国人和跟不得不跟中国打交道的外国人感到担忧,因为他们难以确定中共当局到底是幽默滑稽得惊人,还是无能无知得惊人,当今中国是否是一帮疯子加傻子掌权。

鉴于古往今来的人类历史记录全部明确无误地显示,实行独裁的政体和独裁者无一例外地都缺乏幽默感,也不能或难以容忍任何幽默(无论是寻常幽默还是黑色幽默),这就让忧国忧民的中国人和跟不得不跟中国打交道的外国人感到更加担忧。

中共宣传部门给中国公众和世界媒体带来娱乐和担忧的最新力作是,中国中央电视台发表网文盛赞中国领先世界的严重空气污染的诸多好处:

“你可曾意识到,让你既痛恨又无奈的雾霾并非一无是处,它肆虐神州的同时,也给我们带来五大好处:雾霾让中国人更团结;雾霾让中国人更平等;雾霾让中国人更清醒;雾霾让中国人更幽默;雾霾让中国人长知识。”

与此同时,中共机关报《人民日报》旗下的《环球时报》发表题为“雾霾对武器影响多大:侦察看不清导弹打不准文章,”指出了中国严重的空气污染实际上是对中国和中国人民来说是一种其他国家所难以获得的大福分:

“雾霾不仅会影响人体健康和正常出行,同样会影响作战行动:它会令很多侦察装备的效果大打折扣,也会让一些导弹瞄不准目标,对于靠天吃饭的航空兵来说,雾霾更是大敌。”

*福兮祸兮难确定*

中共统治下的中国可以说是世界史上的奇葩,当然也是中国历史上的奇葩。当今中共宣传机关这种令人目瞪口呆的宣传,颠覆了中国人几千年来的传统经验或智慧,或颠覆了中国人几千年来的传统经验智慧的总结。

例如,中国人几千年来相信“福无双至、祸不单行”,但中共统治下的当今中国无疑将“福无双至、祸不单行”的说法、思想或信仰颠覆了一半。

不错,在严重的空气污染导致中国上百万人早死、上亿人损寿之际,中共官方两家全国性的重要媒体讴歌严重空气污染对中国和中国人民的好处,这种反人类的官方宣传对中国人民来说无疑是“祸不单行”。

但与此同时,当今中共当局宣传之拙劣,令人不禁发笑,不禁喷饭,具有高度的娱乐价值,这无疑是一种福分,而两家中共官方两家重要媒体同时发出这种令人目瞪口呆、难以置信的言论,给中国公众和世界各国的看客带来可耻可鄙的可笑娱乐,这无疑又显示了“福可双至。”

现在,千百万中国公众和国际看客显然已经有些陷入一种情不自禁的糊涂状态,搞不清楚对中国和中国人来说,到底什么是祸,什么是福。与此同时,即使是往常喜欢自诩高瞻远瞩、观点犀利的许多观察家,也陷入了一种情不自禁的糊涂或自我怀疑状态。

实行一党专制、显然是自信可以颠倒黑白或一手遮天的中共对中国严重的空气污染死不认帐,或将中国严重的空气污染说成是天大的好事,这两种中共惯用的手法,到底哪一种相对要好一点?究竟哪一种对中国人是祸,哪一种是福?哪一种是表面是祸其实是福?哪一种表面是福其实是祸?

*无能无耻登峰造极*

上述的问题显然已经进入高深的哲学领域,过于形而上、过于阳春白雪了。在中共宣传机构有关中国严重空气污染的问题上,中国的公众和网民眼下更关心、更关注的是形而下的、下里巴人的实际问题。

众多网民从不同的角度异口同声地谴责和抨击中共及其宣传机构无能和无耻,蛮不讲理:

“环球时报:‘雾霾会让导弹打不准 有利于军事防守’。央视网:‘雾霾让中国人更平等、更团结、长知识’。评:只有党性,没有人性!”

“这些逼货都是自我阉割的太监!党的奴才!”

“某党一直都是只有党性没有人性。”

“你讲健康,他说国防”

“说实话,我对环球屎报越来越佩服了。不管难度多高的飞盘它都能接的起,不管气味多恶心的菊花都能舔的光。”

“环球时报, 化腐朽为神奇!”

“环球时报和央视网感觉是弱智在办,傻子在管理”

“央视和环球系吃屎都能吃出红薯味。”

“我很想很想吐,可以吗?实在受不了! ”

“雾霾增加了有些人脸皮的厚度!”

“居然还有比央视还不要脸的媒体。 ”

“哈哈,终于相信人可以傻逼到登峰造极的程度,脑袋被驴踢一回不新鲜,新鲜的是天天被踢,还自我感觉智商良好。”

*假装天真的调侃疑问*

与此同时,许多网民发出显然是假装天真的调侃疑问:

“真他妈能扯,下一步是不是要收服雾税了?”

“猪头脑写的文章吧,审稿的怎让过的。。。?”

“天天活在雾霾中,等来了导弹还好,一了百了。这万一等不来呢?还能坚持多久?”

“这是智力的问题、或是意识形态的问题、疑惑是道德的问题?”

还有网民,把相关疑问更推进了一步,问出一个好似关心中共政权、但也好似诅咒中共政权的问题:

“低能,何时亡啊(?)”

更有网民对中共及其宣传机关责任官员表示了真真假假的关切和告诫:

“真正有党性的是不会给(中共党)组织脸上抹黑的,明显是混进组织的特务所为,小心了,那个谁,张成泽也会被抓的哦!”

(注:朝鲜共产党原先的第二号人物、当今平壤政权最高领袖金正恩的姑父张成泽被清洗的正式消息,在中共宣传机关宣传严重空气污染是中国以及中国人民的福气的同一天传到中国。中国网民注意到,平壤政权给张成泽提出的罪名,几乎跟中共政权给薄熙来提出的罪名是一样的,都是“贪污腐败,玩弄妇女,生活作风糜烂,滥用职权”云云。许多观察家认为,这显示了北京政权和平壤政权的同质性。)

平壤政权多年来一直是世界各国和中国公众的笑柄。但中共宣传机关宣传严重空气污染是中国以及中国人民的福气,这种情况促使至少一位中国网民表示已经对平壤政权刮目相看:

“从此,我不再嘲笑朝鲜人民”

也有细心的网民在跟中共的喉舌中央电视台较真,提出认真的质疑:

“【央视造谣抓现形】近日中国各大城市空气污染爆,央视居然兴高采烈的播报台湾空气污染严重并声称嘉义高雄金门进全球空气污染榜前十!本人查了近十年世卫榜单除看到大陆占全球十大空气污染城市均未看到台湾!搜了半天竟是断章取义台媒报道:受中国大陆空气污染影响,高雄嘉义恐列前十!”

“环球时报没脑袋,导弹是全天候的,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方也照样命中目标。”

与此同时,也有网民表示,假如《环球时报》说的污染有助于国防论有理,那么,根据同样的道理,假如因为遮天蔽日的严重空气污染外敌难以攻击中国的目标,那么,中国军方也会因为这样的污染难以攻击敌手。

*是笑话也是挑战*

自习近平在中共第十八次代表大会上台以来,中共宣传机关、中国官方媒体推出一个比一个更甚、更笑话的笑话式宣传,对中国国内外的评论家构成了极大的挑战。

这种挑战在于,在观察家们看来,毫无羞耻感、毫无反讽(irony)感的中共宣传机关推出的是拙劣可笑到极点的笑话宣传,但自尊自爱、有羞耻感的评论者却不能给予半斤八两的拙劣评论,也更难以(或越来越难以)做到水涨船高,给予更笑话、更好玩、更滑稽的评论。

然而,还是有无数的中国网民知难而进,搜索枯肠,绞尽脑汁,苦心竭虑,呕心沥血,拿出更巧妙、更滑稽、更犀利、更反讽、更深刻的评论,从而显示出当今中国拥有全世界最佳的幽默讽刺写作的题材和环境,中国网民的创造性领先于、或至少是不亚于世界发达国家专业的幽默讽刺超级写手:

“十八以来,最大的进步就是言论自由了。你看,这么严肃的吼舌报纸,都开始讲笑话啦!”

“就党国这些傻逼看来,雾霾是反对西方敌对势力的最好武器了。真TMD是长见识了!”

“连区区雾霾都有这样大的战略考虑,果然在下一盘很大的棋”

“从此以后再也不用担心什么卵日本、八国联军占领中国了”

除了这种抨击性的讽刺挖苦之外,还有中国网民发出表面上是积极响应中共宣传、积极为中共当局建言的讽刺挖苦:

“让我们积极行动起来,相应环球时报的号召,大力营造雾霾天气,为国防做贡献。”

“雾霾好啊,有利于国防;贪污好啊,有利于拉动消费;腐败好啊,有利于彰显清廉;性侵幼女好啊,有利于性教育。——总之,一切都好啊”

“(空气污染扩散、雾霾漂移“出口”到邻国日本韩国)出口到日韩可要收费,增加鸡的屁。”

(注:鸡的屁,即中国网民对中共不惜代价疯狂追求所谓的国内生产总值GDP的讽刺说法。)

“既然雾霾是这么好的东西,一定要看好了,不能让日韩白白占我们的便宜。”

*发奖金还是征罚款?*

观察家们现在还不清楚,以习近平为首的中共当局是否真会接受这种建议,向日本和韩国征收雾霾享受费。

一些观察家严肃认真地指出:以当今中共当局的蛮横无知,向日本和韩国提出这样在世界各国神智正常的人看来是十分可笑、十分滑稽、十分可耻的要求也不是绝对不可能。

在今年11月,中共河北安国市当局拟议向当地民众征收雾霾享受费,每户100元(但河北当地当局的说法是“空气污染费”)。

在舆论的一片嘲骂和抨击声中,河北安国当局表示否认有这样的征收计划。但观察家们指出,河北当局的这种计划或拟议并非原创。

但更早些时候,中共控制的具有中国特色的的中国科学院院士蒋有绪在2008年呼吁征收“呼吸税”。他提出的理由是,“因为居民也是二氧化碳的排放者,应该为节能减排付出代价,所以每个月应征20块钱呼吸税。”

在这里顺便说一句,观察家们认为,如今的中国科学院是世界科学史、文明史、政治史、司法史上的奇葩;它虽然是名义上的最高科学机构,但其院士职位可以花重金购买;假如花重金没能买成,贿赂用的重金去向以及贿赂对象可以得到中共当局的稳妥保护;对有心追究的中国公众,中共当局的正规官方回应说法是:“贿赂款不在调查范围之内”。

再顺便说一句,观察家们现在感到非常好奇的是,在中共宣传机关有关空气污染的最新宣传发表之后,中国当局是要取消征收“空气污染税”的拟议或规划,改为规划向民发放“团结贡献奖”和“巩固国防奖”,还是会继续一面规划征税、一面规划发奖?假如当局认为,征税和发奖并行不悖,那么,征税和发奖的金额比例会是多少?

*习近平与毛泽东*

毛泽东时代被许多观察家认为是1949年中共武装夺取政权以来中国大陆最黑暗的时代。然而,如今也有许多观察家认为,习近平时代将是或已经开始显示是中国大陆最黑暗的时代。

两派观察家各持己见,相持不下,各有各的道理和证据。但各路各派的观察家几乎都认为,习近平时代的中共宣传毛泽东时代拙劣得多;毛泽东时代的中共宣传多是疯狂;习近平时代的宣传则多是疯狂加可笑;毛泽东时代的疯狂常常是几年变本加厉一次,习近平时代的疯狂加可笑则是几个星期甚至每个星期变本加厉一次。

习近平在上台之前和上台之后反复表示钦佩给中国人带来大灾难的毛泽东,并表示要学习和效法毛泽东的治国路线和方针。(与此同时,连中共先前正式发布的文件也公开承认,毛泽东发动的“文革”对中国和中国人民是“浩劫”。)

然而,习近平时代和毛泽东时代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差异?许多分析家在尝试提出可以令人信服的各种解释。其中一个解释是,习近平虽然拥有中国最高学府之一清华大学的博士学位,但其真正的文化水平只是小学6年级;而毛泽东的文化水平则是师范学校毕业生(高中生)。

中共最高领导人的文化水平跟中共的官方宣传水平是否有如此这般紧密的相关性?中共最高领导人的文化水平跟中共的官方宣传水平的相关性到底有多大?中国国内外的社会科学研究者和传媒学者依然在努力研究。

毫无疑问,对这一课题的研究不仅对当今中国具有十分重要的现实意义,而且对世界各国及其历史和社会科学研究者也具有重大的理论意义。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