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9:04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中国在新疆反恐新举措


拥有防暴装备的武警把守乌鲁木齐市中心的清真寺门口

拥有防暴装备的武警把守乌鲁木齐市中心的清真寺门口

新疆地区不断发生暴力袭击事件之际,中国当局一方面展开严打,一方面也采取措施,包括建造新的城镇,希望通过城市化来解决新疆欠发达地区存在的贫困、失业以及贫富不均的问题。不过,分析人士认为,当局如果不放弃高压政策,它的怀柔政策很难奏效。

最近几个月,在北京、昆明以及新疆首府乌鲁木齐等大城市发生了一连串针对平民的恐怖袭击事件以来,已经有数百人被抓捕并受到审判。当局说,新疆的伊斯兰极端分子制造了这些暴力袭击事件。

在莎车县7月28日发生了暴力袭击事件之后,新疆反恐指挥部更是动用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提供的无人驾驶飞机,搜捕他们所说的暴恐分子。

2014年5月北京天安门前发生汽车撞人事件后,保安人员走上金水桥

2014年5月北京天安门前发生汽车撞人事件后,保安人员走上金水桥

*维族学者:新疆反恐措施军事化*

美国的维吾尔族学者卡哈尔•巴拉提(Kahar Barat)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中国当局在新疆采取的这些措施表明,他们把维吾尔族人当作敌人来看待,而且对新疆的治理正在走向军事化。

他说:“我觉得,他们的军事行动,就是说,最现代的武器、甚至加上无人驾驶飞机,各种各样的都用上,这是对国外敌人。这不是对国内民族和国内问题的。所以说,军事上有一个极端的问题。”

巴拉提还说,在中国当局的高压严打政策走向极端的同时,维吾尔族人的反抗也走向极端。

*两种民族主义的冲突*

中共中央党校民族宗教理论室主任靳薇日前在英国《金融时报》上撰文说,国家民族主义与本位民族主义的极端化,以及它们在政治、经济、文化上各执一端的诉求,所造成的冲突已经日益明显公开。而新疆则是这两种民族主义极端化后形成的内在张力与博弈表现得最为集中和突出的地区。文章说,“在这一地域,国家民族主义的政治坚持与治理方式的因循守旧搭配,在与膨胀的本位民族主义相遇时,相互之间缺乏游刃的空间,完全是硬硬相撞。”

不过也有迹象显示,中国当局在严厉打击影响新疆社会稳定的暴力恐怖势力、民族分裂势力以及宗教极端势力这“三股势力”的同时,也在力图促进新疆的经济增长和就业机会的增加。

据彭博新闻社报道,国营的中国石油天然气公司计划把它们在新疆的油气田股份出售给当地的投资人。

一位维吾尔人在新疆玛纳斯县驾驶自制的摩托车

一位维吾尔人在新疆玛纳斯县驾驶自制的摩托车

*在新疆建造新城镇*

与此同时,中国官方媒体说,当局将在新疆建造数十座新的城镇。《环球时报》说,城镇化是解决欠发达的南部新疆的贫困、失业和不平等的根本解决办法,也会为这一 “宗教保守主义盛行、恐怖袭击发生得更为频繁”的区域带来加速发展。很多新的城镇将由准军事组织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建造。

分析人士认为,建造新城镇的举动符合习近平2012年提出的城市化计划。按照这个计划,到2030年,新疆68%的人口将生活在城市里,目的是推动经济的发展、促进维汉民族之间的融合并改善欠发达地区的生活水平,以此作为防范日益加剧的宗教极端化的途径。

中国一些反恐专家也认为,建造城镇可以通过清除滋生恐怖主义的土壤而在反恐战争中发挥辅助作用。

不过,曾经担任过世界维吾尔文化中心主席的卡哈尔认为,在高压严打之下,生活条件的改善以及投资入股并不是维族人最关心的问题。

他说:“现在,成千上万无辜的年轻人被关在监狱里,受苦刑。苦刑非常厉害,到了不能形容的程度。问题在这。维吾尔族人最担心的是他们的儿子在监狱里受苦刑。”

还有分析认为,城镇化甚至会因为引发与土地纠纷有关的新的社会冲突,从而导致新疆安全局势的恶化。

在越南战争期间,南越政府与美国也实施了所谓的“战略村计划”,即将村民转移到新建立的社区,防止越共势力的渗透,但是这一计划最后以失败告终,很多村民后来还是回到自己原来居住的地方。

*美学者:中国当局进退两难*

美国佛罗里达州迈阿密大学的中国问题专家金德芳教授认为,在新疆问题上,中国当局处于两难处境。

她说:“他们处于一个非常困难的境地,因为如果你给予维吾尔族人更多的自由,你可能会鼓励他们要求更多的自由甚至分离主义。如果你打压的话,你会引发更多的反抗。”

*美维吾尔协会:加剧维吾尔人的不信任*

针对中国当局在南疆兴建城镇的计划,美国维吾尔协会主席阿里木•斯伊托夫在华盛顿发出的一份声明中说,这些“反恐城市”以及新疆党委书记张春贤宣布将限制南部维吾尔族每个家庭只能生一个孩子的主张,不仅证明中国官员缺乏想法,同时也证明了该地区南部所有维吾尔人由于近期的紧张关系受到集体惩罚。斯伊托夫认为,这些举措只会加剧维吾尔族人对中国当局的不信任。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