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3:59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中国人在老挝为所欲为,引起反弹


中国和老挝政府联合推出的罂粟替代种植项目。(美国之音朱诺拍摄,2013年8月11日)

中国和老挝政府联合推出的罂粟替代种植项目。(美国之音朱诺拍摄,2013年8月11日)

近年来,随着越来越多的中国人涌入老挝寻找商机,老挝人对中国人的态度正在发生着变化。中国的资本为老挝人带来了就业机会和经济发展,也带来了文化和心理上的冲击。

2月9日,自由亚洲电台报道,来自中国的香蕉种植园主在老挝北部持枪胁迫农民工作,引起当地村寨头人的投诉。报道引用了这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族长的话:“种植园主害怕老挝工人不听从他的指挥,所以就使用了武器。”他还表示:“在老挝,持枪是违法的,因为只有军人和警察被允许持枪。”

老挝北部城市芒赛街头随处可见中文酒店、餐厅的标牌。(美国之音朱诺拍摄,2013年8月9日)

老挝北部城市芒赛街头随处可见中文酒店、餐厅的标牌。(美国之音朱诺拍摄,2013年8月9日)

大约20年前,中国人开始大批迁徙进入老挝,他们主要来自湖南、广西和云南,集中定居在老挝北部的琅南塔、琅勃拉邦、乌多姆塞、丰沙里、川圹等几个省份。这些移民最初大多从事一些为支援老挝公路建设的中国筑路公司提供服务的工作,后来逐渐发展到矿业开采、木材采伐以及运输、烟草种植等领域。渐渐地,老挝北部的华人新移民越聚越多,挂着中文招牌的旅馆、餐厅、砖瓦厂、建筑器材厂、诊所、甚至快递公司等,随处可见。

乌多姆塞省芒赛市的旅馆老板林先生说:“在老挝居住十年之后,可以拿到公民身份。在这里,做生意几乎没有所得税,虽然挣不到什么大钱,但没有在国内生活压力那么大,竞争也不激烈。”

对于中国人的大举“入侵”,老挝人起初并没有太大的反感。老挝是东南亚唯一一个内陆国家,没有港口,对外交通不便,很难吸引到外资。当地人主要从事自给自足的农业生产,生活水平低下。琅勃拉邦的一位银行信贷经理谭赫(Tanh)曾经对记者表露:“老挝的官员不关心老百姓,根本指不上。其实,中国公司干脆就把老挝买下来得了,至少能够提供一些就业机会。”

2013年,中国超过越南和泰国,成为老挝的第一大投资国和贸易伙伴,从而带动了一股“学汉语热潮”。多位老挝学生向记者表示,学习中文比学习英文有更好的就业前景。为此,中国政府向老挝派出了一些支教老师,苏州大学还于几年前在老挝首都万象开设了第一所境外分校。

中国在老挝北部投资的水电站项目。(美国之音朱诺拍摄,2013年8月11日)

中国在老挝北部投资的水电站项目。(美国之音朱诺拍摄,2013年8月11日)

中国在老挝投资的大型项目有公路、水电站、以及新近开工的昆明至万象高铁,这些项目虽然存在着透明度不高、对当地百姓征地补偿不到位等问题,但总的来说,中国公司能够打出“造福老挝人民”的口号,并没有遭到类似中资项目在缅甸遭遇的大规模抗议或抵制。

而对当地人造成更多心理冲击的,是那些中小型企业。几年前,当地关注环保的非政府机构就爆出,老挝北部中国人非法砍伐木材现象非常严重。去年,又有老挝媒体报道,一些中国人在没有任何批准的情况下,非法开采金矿,在得知老挝警方介入调查后,中国员工丢下简陋的机器和工具,逃回了中国。

这次发生的非法持枪事件中,自由亚洲电台报道,中国香蕉园主让工人使用大量的除草剂等化学产品,而并未向工人提供制服、面具等保护措施,使得工人们担心患上皮肤病。去年11月,在《日经亚洲评论》一篇针对中国人在老挝北部商业行为的文章中,不仅提到了类似的农药致病案例,还报道了中国公司在老挝行贿官员、强制征地引发当地百姓抗议的事件。

老挝至今仍然是一党制的政治体制,执政党 —— 老挝人民革命党 —— 是当年由越共一手扶植上台的,一直与越共保持着紧密的联系。近几年来,老挝的经济对中国的依赖越来越大,使得政府在外交和地缘政治的问题上不得不迁就中国,而这种迁就自然引起越南的不满。在老挝今年1月份的党代会上,新当选的中央委员会总书记本扬·沃拉吉被认为带有明显的“亲越”色彩,分析家们指出,这次改选或许表露出老挝政府试图摆脱过度依赖中国的心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