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4:47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意大利古城取缔华人衣厂,缉拿非法移民


意大利普拉托市警方最近展开行动,取缔华人血汗工厂,并对中国非法移民采取稽查行动。评论认为,当地居民已经无法继续忍受移民对这座古城造成的冲击,但中国移民表示,他们的勤劳为普拉托创造了财富。


普拉托(Prato)距离意大利名城佛罗伦萨16公里,也是一座古城。

英国金融时报说,当地政府上月出动警察和直升机,突袭检查四家华人血汗衣厂,当时住在工厂没有窗户的潮湿房间里的工人们惊慌失措,许多人仍穿着睡衣。警方没收了大量缝纫机,带走两名非法移民,并命令剩下的几十名工人搬走。

普拉托的中国大陆移民在过去20年中急剧增加,现已达到4万人,占当地人口的四分之一。报导说,这座古城的居民多年来一直忍受着中国的移民浪潮,如今受够了。普拉托市工业联合会主席里卡多·马利尼(Riccardo Marini)对美国之音说,华人血汗衣厂是当地华人商业经营的缩影:华人欺压华人,机器24小时不停,工人们在恶劣的环境中拼命工作,所得非常有限,政府必须制止这种不人道行为。

马利尼说:“他们受到其他华人的非常不寻常的对待,不少华人恶劣对待同事,对待来自自己国家的公民。这不对,因为没有人性。”

*生意照做*

警察突袭后,当地一家“棉毛工厂”依然在华人聚集地打中文广告招工。接电话的吴姓经理证实,警方确实突袭过华人衣厂,而且同非法移民身份有关。他说,这种突袭已不是第一次了,但他们的生意照做不误。

他说:“很多,被警察封掉也很多,都是黑工多嘛。这个跟我们没有关系的,他查尽管查嘛,他查他的,我们做我们的嘛。”

普拉托的中国移民以温州移民为主。当地电话汇款(Money2Money)公司老板蔡建汉1994年从温州移民普拉托,目睹了华人衣厂在当地的兴衰。他说,华人衣厂被查封,表面是稽查非法移民,其实是保护本地纺织企业免受华人衣厂的冲击,因为本地纺织业在与华人的竞争中甘拜下风。

他说:“星期天,我们也喜欢工作,他们星期天不想工作,他们星期六也不想工作。我们服装厂的工人是24小时干活的,他们认为我们抢了他们的饭碗呗,然后我们中国运过来的东西便宜,布匹也比他们便宜,他们的成本很高,什么东西都卖得很贵,我们中国的东西来得比他们便宜嘛。”

*两套法律*

普拉托市工业联合会主席里卡多·马利尼抨击当地华人衣厂黑工严重,工人同当地其他华人企业一样,不遵纪守法,隐瞒收入,不肯纳税。华人衣厂现在平均每天生产一百万件成衣,账面却看不到这样的数字,政府税收相差更远。他因此认为,严格执法才是警方突袭的缘由。

马利尼说:“我们城市有两套法律,一套是每人必须遵守的意大利法律,另一套是中国社区制订的法律。他们为所欲为,不交税,不支付城市服务费,什么钱都不付。普拉托商会有4千商户,华人商户比这个数还要多。钱都跑到哪里去了?所有工作都是地下操作,而且失控。”

金融时报说,普拉托过去一直由赞成移民的左派执政。去年6月的市政选举中,普拉托一反常态,不再支持左翼党派,转向支持敌视移民的中间偏右的北方联盟(Northern League)。新任市长罗贝尔托·琴尼(Roberto Cenni)也是一位纺织企业家,对中国劳工“奴隶般的生活环境”进行过谴责。本次稽查行动,就得到同属北方联盟的强硬派人士、意大利内政部长罗贝尔托·马洛尼(Roberto Maroni)的支持。

*纺织业衰落*

普拉托曾是意大利纺织重镇,但该行业日渐衰落,工作岗位大量流失。金融时报说,当地华人开始利用技能,生产“快速时尚”。中国工厂需要2个月时间,才能仿制米兰引领的最新时尚,将廉价产品销往欧洲。普拉托的华人只需两个星期,就拿出成品,还能贴上“意大利制造”的标签。


现在,普拉托市华人招牌林立,以服装业为主,还有一座温州中国城,遍地是餐馆、夜总会和堆满中国商品的超市。电话汇款公司老板蔡建汉说,温州人勤奋努力,经常做当地人不愿做的工作,就连普拉托市居民区的粪便处理现在也是华人在做。20多年下来,普拉托市政建设已经今非昔比,其中很大成分是华人的贡献,应该肯定才对。

蔡建汉说:“这里原来的火车站是非常差的,现在建设得很漂亮;原来都没有人要的房子,破房子,烂房子,都没人要,现在中国人来都把它搞好了,买起来了。以前普拉托这个城市连空调都没看见过,现在中国人来都安装空调了,中国人带来很多好处嘛,把税都交给普拉托政府,他的地方建设就搞好了嘛。”

但普拉托市工业联合会主席里卡多·马利尼批评说,当地华人创造的财富并没有为当地造福,大多通过各种汇款方式回到了中国,仅电汇一种,普拉托每年就流失近五亿欧元。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