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6:47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民告官告不赢”成中国行政诉讼一大特点?


北京市高级法院,门前下跪者为上访者(2009年11月10日)

北京市高级法院,门前下跪者为上访者(2009年11月10日)

自从2014年中国首家跨行政区划法院设立以来,“民告官”的案子比从前多了十几倍。但是去年末的统计数据显示,政府作为被告的败诉率非常低,上海和四川两地的政府甚至出现“零败诉”。民众质疑设立跨行政区法院并不能杜绝长期以来的地方保护。中国官媒人民网分析认为,如今大多数案件都是公开审理,民众如有质疑可以上网查询案件细节。文章还说,最近几年政府的行政行为规范化程度有所提升,民众质疑“民告官难告赢”有思维定势之嫌。

作为跨行政区划法院的试点,上海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截至去年年底共受理行政案件610件,以市政府为被告的一审案件242件。截至目前,上海市政府还未遭遇败诉。无独有偶,四川省法制办也透露,该省去年以省政府为被告的行政应诉案件126件,政府全部胜诉。人民网引述上海市三中院行政庭法官的话说:“市政府胜诉也并不代表其做法没有瑕疵,只是这些情况不足以导致其败诉。” 上海三中院副院长璩富荣还补充说,虽然政府没有过败诉,但法院仍定期或不定期的就司法审查中发现的问题与政府沟通改善。

那么,多大的瑕疵才算违法?常年居住在上海的维权律师刘士辉说,依据他的代理经验,“这官司不管你的道理有多硬,你的理由有多充分,证据有多充分,通通赢不了。” 刘士辉律师由于在上海期间多次接受境外媒体采访,目前已被国保遣送回老家。

因房屋拆迁纠纷赴京上访的上海访民孙女士也谈到,她去年在上海闸北区法院起诉上海公安局的案子败诉了。她对律师讲述与法院的沟通细节时说,法院的人告诉她,“这个官司是赢不了的”。孙女士还谈到,法院的工作人员对她表示理解和同情,但表示“没办法”。

孙女士称,她是因其上海住房的拆迁纠纷,到北京天安门广场撒传单求助。天安门分局将她带走拘留7天,并下发一张训诫书。她回上海后又立即被上海公安拘留10天,理由就是这张训诫书。她由此将上海市公安告上法庭,但败诉了。“败诉原因就是说北京有一张训诫书,就说我违法了,没有违法事实的,”孙女士说。刘士辉律师对这个案子分析说,训诫书不属于行政处罚种类,不能作为公安机关处罚访民的依据。但他也表示,这个案子无论到户籍地上海告,还是事发地北京告,都赢不了。“就说你这个必须要输的,不能让你赢,”他说。

2014年底,最高人民法院行政审判庭副庭长王振宇曾谈到,“民告官难告赢”是中国行政诉讼的一大特点,其中有法院自身的原因,也有老百姓“不会告”的原因,但最突出的原因是人民法院受制于地方政府。现如今,中国多个省市都设立了跨行政区域法院试点。然而行政诉讼数量虽有很大提升,结果却仍是告不赢。而对于百姓“不会告”这个问题,刘士辉律师表示,不管诉状写的多么充分,也是赢不了的。

今年1月起,新任法官上任前需向宪法宣誓:“忠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忠于祖国”、“忠于人民”。70字的誓词只字未提“党”,有分析认为这一形式上的改变似乎预示依法治国又向前推进了一步。但是,北京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律师谈到,中国司法问题的根源是党领导司法,在司法独立的制度建立起来之前,谈任何其他改变都只能是形式上的。他认为,如果司法做不到独立,那么诸如设立跨区域法庭此类改革,达不到杜绝地方干预的目的。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