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0:36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孔杰荣:台湾领导人应富想象力


 孔杰荣,纽约大学法学院教授 (美国之音赵江拍摄)

孔杰荣,纽约大学法学院教授 (美国之音赵江拍摄)

南中国海争端随中国填海造岛速度加快引发国际社会高度关注,也成为星期三在纽约举行的一场研讨会的焦点之一。有与会者建议台湾采取更富想象力的措施,以检验中国和平建岛的诚意;但有专家认为,除非美国采取更强硬姿态,中方不会停止行动。不过中国驻美大使最近接受美国媒体的采访显示,美国提出的各方停止填海造岛建议“将”了中方一“军”。

要有具体方案

与会的纽约大学法学院著名教授孔杰荣认为,台湾可以在不牺牲主权的情况下,具创造性地把确实是岛屿的太平岛建成国际会议中心,而不是用于军事功能;台湾或其他国家应该要求中国大陆也照此来处理他们在南中国海的浅滩上建造的设施。

太平岛是斯普拉特利群岛(南沙群岛)中最大的天然岛屿。1945年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日本投降后,由中华民国政府台湾省接收管辖南海诸岛;1946年中华民国政府派遣太平号等四艘军舰进驻接受该岛,该岛因此得名。太平岛目前由中华民国政府实际控制,高雄市旗津区管辖。

在岛上建国际会议中心

孔杰荣教授指出,如果中国填海造岛确如其宣示的,是用于保护环境、有助于航海安全的和平目的,那么他们可以在不久的将来使这些人造岛屿转变成唯一用于和平用途的多国基地,而且要求周边声索国分摊费用。他说,可以据此检验中国的诚意。

纽约台北经文处研讨会,左起:海外记者基金会总裁何伟杰、李维亚、戴杰、白礼博(纽约台北经文处提供)

纽约台北经文处研讨会,左起:海外记者基金会总裁何伟杰、李维亚、戴杰、白礼博(纽约台北经文处提供)

孔杰荣认为,台湾领导人应该更加主动地在国际关系中扮演积极角色,这将有利于这个缺乏外交关系的政权重返国际大家庭。

他说:“我认为,我们需要想象力,我们需要具体的建议。马英九是理想型领袖,蔡英文是优秀的国际训练有素的律师,台湾应该采取主动,台湾因其外交关系是个国际局外人,它可以做更多以回到(国际)俱乐部。而采取主动是可行之道。”

美国须作更强反应

对于孔杰荣的发言,参加讨论会的与谈人纷纷予以回应。《时代杂志》首任驻北京分社主任白礼博认为,除非有足以让北京付出代价的威慑,习近平不会放弃在南中国海填海造岛建立军事设施的行动。

前美国负责东亚事务的副助理国务卿李维亚指出,“国际社会,尤其是美国,应对中国在南海填海造岛的行动作出更强烈反应”。他以日本对待尖阁列岛(钓鱼岛)争议为例,“日本的反击非常非常有力,阻吓了北京派出的到周围水域骚扰的飞机和船只。突然间,整个事件开始朝相反方向发展了,现在日中之间已经举行了两次会晤。为什么会这样?我认为主要原因是美国政府最高层发出了非常明确的声音,美国准备好履行美日安保条约的义务,这对北京产生了有效影响。”

费城“外交政策研究所”亚洲部主任戴杰表示,他不认为台湾会接受孔杰荣的建议。他认为南中国海域争端本质上是关于在亚太地区谁扮演什么角色、什么样的规则将发挥作用的问题。他说,在这些问题上美中之间存在着明确分歧。他认为,有许多美国制定的规则对中国不起作用,“崛起大国不会按照我们的想法行事,这并非不理性之举,也并非需诉诸武力之举。”

中方无以应对美方建议

美国国防部长卡特最近在新加坡举行的香格里拉对话会上,指出中国在南海的填海工程造成声索国之间误判与冲突风险的增加,宣布美国将启动4.25亿美元的“东南亚海事安全倡议”,并提出了有关各方暂停填海造地国家行动的建议。

根据最近中国驻美大使崔天凯接受《华尔街日报》外事主编霍瓦特采访的内容,美国的建议显然“将”了中国一“军”。

在采访中霍瓦特说,“美国国防部长卡特呼吁,由于除了中国之外还有别的国家也进行了填海造地,考虑到当前局势,所有参与填海造地的国家都应停止建设行动,至少是暂停”。他问道:“中方愿意暂停或停止建设行动,并就地区局势进行广泛讨论吗?”

崔天凯答道:“那其他国家过去多年来已经建起来的设施怎么办?”

霍瓦特说:“卡特是说各方都停止或暂停建设。”

崔天凯仍不直接回答:“其他国家会将那些设施拆除吗?”

霍瓦特说:“我想那大概是下一步的问题,对吗?如果你们各方都能够坐下来进行讨论的话,那将是下阶段的问题之一。”

这段对话显示,对于正以特快速度造成既成事实的中方来说,对美国提出的建议,回避正面回应,或是顾左右而言他。

不过崔天凯很快将责任推给其他国家:“如果有关各方都采取建设性姿态,我们是能够处理或管控好这些问题的,各国之间的整体关系也不会受到干扰。”

但崔天凯的最终目标是美国:“重要的是大国不要采取干涉行动。而更为重要的是行动背后的意图。”他质问“如果美方没有任何敌意,为什么要做这些事情?”他指的是美国的侦察机在中国“抵近侦察”。

但霍瓦特点出了他的明知故问:“我想你知道答案,因为美国同中国的一些邻国有盟友关系,他们在本地区也有自己的利益。”

亚太地区是“新型大国关系”的“试验田”

崔天凯回答:“如果按照这种解释,就意味着美国同这些国家的同盟关系本质上是以反华为目的的。如果这些军事同盟致力于维护地区共同安全并与所有地区国家开展合作,那么它们就不应该做现在这些事。唯一的解释就是这些军事同盟将中国看作对手甚至敌人。这是最危险的。”

但霍瓦特追问:“你是否认为美国同澳大利亚、菲律宾等国的军事同盟关系是反华的?”

崔天凯没有正面回应:“这个问题应该由美国政府来澄清。”但他仍很强硬:“我认为,采取建立反华军事同盟的政策只会适得其反,甚至是愚蠢的。”

令霍瓦特不解的是:“这些军事同盟确实存在着并相互开展防务合作。这不是什么新事物,已经存在了很长时间。你使用‘反华’这个词给我的感觉是,你比以前更加认为这种军事同盟对中国是一个威胁,或者是在公开场合更视其为威胁。”

这段对话是对习近平力推的“中美新型大国关系”的一个新注释。它说明了习时代的中国已经不能再像邓时代、江时代、胡时代那样看待美国在亚洲的存在了,中国要主导重建亚洲秩序,正如崔天凯最近所说“亚太地区是中美新型大国关系的‘试验田’”。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