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51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中共党刊:警惕网络负能量 三低网民宜断网


中共党刊《求是》网站刊登的《警惕网络负能量》的文章。(视频截图)

中共党刊《求是》网站刊登的《警惕网络负能量》的文章。(视频截图)

互联网已成为全球网民表达思想和抒发情绪的空间。不过,中国共产党的党刊《求是》网站近日发表文章称,中国的互联网目前负面信息弥漫,不良情绪蔓延。作者提醒人们警惕网络“负能量”。

*政治新词汇:正负能量*

这篇署名石平的评论文章6月16日发表在《求是》理论网上,题目是“警惕网络负能量”。

文章使用了中共领导人习近平“正能量”的说法,认为网民从互联网上查询信息、“分享观点、轻松淘宝、在线神聊、开展舆论监督”等,都是推动社会进步的“正能量”。但是,文章同时又说,“打开网页、登入微博,立刻就会在不经意间陷入网络负面信息的包围之中”。这些负面信息的表现在于:“负面新闻连篇累牍。灾难、事故、贪腐、丑闻似乎铺天盖地”;不良情绪四处蔓延。跟政府对着干,“凡是政府辟谣的就一定是事实,凡是官方发布的就一定有黑幕,凡是社会矛盾就一定是体制问题”。

作者指出,网民的“人肉搜索等侵犯他人隐私的行为,已经司空见惯,公民个人基本权利遭遇野蛮践踏,让越来越多的人谈网色变”。 文章作者认为,“这些现象属于网络负能量。”

*年轻人没钱没学历牢骚太盛 不如断网?*

作者引用据称的调查结果说,渲泄不良情绪的主要是低年龄、低学历、低收入的“三低”人群。作者认为,这群人“总体社会阅历浅,生存压力大,在现实生活中感到不得志、不如意,对社会和生活心存不满,往往带着有色眼镜观察社会,解读现实”。

北京独立新闻工作者高瑜接受美国之音采访(资料照)

北京独立新闻工作者高瑜接受美国之音采访(资料照)

作者开出几剂化解网络负能量的“药方”,其中一剂是劝解“三低”人群“积极面对现实生活”。要他们明白一个“道理”,共产党和政府是骂不倒的,自己的幸福生活也骂不来。作者鼓励这些“三低”网民,与其沉溺于网络,不如断开网线,靠自己的努力改变命运,等等。

*不上网就能幸福实现“中国梦”了?*

针对中共党刊《求是》网站发表的这篇警惕网络“负能量”并告诫“三低”人群断网的文章,北京的资深媒体人高瑜评论说,这篇文章不符合常识,简直是大倒退。

高瑜6月17日在北京接受美国之音电话采访时说:“官媒这些东西呀,简直就是你说精神病院里的人发出来的都有人信。基本上它不符合常识,再往下去就该‘要社会主义的草,不要资本主义的苗’了。整个文革,还有反右等等一切毛泽东时期最荒唐的东西,现在全搬出来了。”

高瑜说,现代科技给中共控制言论自由带来了难处,它现在要更加严厉的控制网络,方便他们搞愚民政策,搞舆论一律。她说,总之,在共产党看来代表官方的声音就是“正能量”,不上网,就能得到幸福,习近平的“中国梦”就实现了。

高瑜说,现在中共是两手一起抓来控制网络言论。一手是封网,另一手就是劝解,像这篇文章,就是劝人们不要上网。


河北省自由撰稿人朱欣欣同一天通过电话对美国之音说,中共自己给“负能量”设定范围,这本身就没有法律意识。体现了过去政治决定一切的老旧意识。

河北自由撰稿人朱欣欣(图片来源:朱欣欣微博)

河北自由撰稿人朱欣欣(图片来源:朱欣欣微博)

“再有一个,网络上它认为的‘负能量’的言论,恰恰是现实生活中社会扭曲的反映。”他说,“如果现实生活中人们的怨气,人们心中的不满、困难和矛盾,能够通过正当的法律渠道得到解决,网络上的渲泄就会少得多。同时,政府做什么大家都不相信,这个恰恰说明问题在政府这边。问题出在它自己身上,不能推到别人身上。”

朱欣欣说,所谓互联网弥漫着绝望消极的情绪,完全是中共一党专政造成的。他说,网络上的人肉搜索,其实是让贪官谈网色变。具有中国特色的网络反腐,让房妹、房叔和表叔等落马,能说是“负能量”吗?


*网络谣言成遥遥领先的预言?*

中国网民中流传这样一个说法,中共说的谣言实则是遥遥领先的预言。从互联网传开的王立军、薄熙来事件和网络日记主角衣俊卿等,后来都被证实是事实。

最新的网络“负能量”导致贪腐官员落马的例子是,据人民网等中国官媒6月17日消息,中国国家档案局一名范姓副司长因被网络举报而辞职。此前,互联网流传一名纪姓女士举报中央档案馆法规司副司长范悦花大价钱包养她,以单身的身份跟她同居。中央档案馆是中共的智囊机构。

有观察人士指出,和世界各地一样,中国普通公民通过互联网和社交媒体自行散发消息时,当然缺乏正规媒体的资源和专长以及中立性,因此网络信息难免失准,也会发生侵犯个人隐私等乱象;然而,和有新闻出版自由的地区不同,中国的正规媒体起不到独立报道新闻、积极反映民情并随时监督政府的作用,这使网络民意在中国的影响力变得格外重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