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3:05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美议员:中国无法解决食品安全问题


中国的食品药品安全问题以及环境污染问题不仅引发中国民众越来越多的关注,美国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22号也就这个话题召开了听证。

十年前,中国正是非典的重灾区,而在过去的十年中,从三聚氰胺毒奶粉到黄浦江上的死猪,中国的食品安全、公共卫生和环境污染事件层出不穷。而这十年中还有另外一个巨大的变化,那就是从中国出口到美国的食品翻了三番,宠物食品更是增长了惊人的85倍。

主持听证会的民主党人参议员布朗说:“美国人如果知道他们和他们的宠物使用的食品和药品有多少是来自中国的话,他们一定很惊讶。我们食用的80%的罗非鱼,50%的苹果汁和30%的蒜都来自中国。”

负责全球运营和政策制定的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的负责人索罗门昨天在作证时说,在2007年到2012年的六年间,从中国出口到美国、受到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监管的货物增长了三倍多。然而随着贸易量的增加,风险也在增加。索罗门介绍说,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一旦检测出进口物品存在问题,就会发出“进口警报”。

他说:“目前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收到的进口警报中有74个是中国的公司。这些引发警报的货物可能会被海关截取,禁止进入美国市场,除非进口商能证明这些货物符合所有法律规定。”

索罗门说,还有9个对中国的进口警报是全国范围的,其中包括婴幼儿奶粉。

此外,他还介绍说,中国检验出口食品与本国自用食品的并不是同一个系统。出口食品由中国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管理,而本国食品则由两个不同的部门负责 – 生产由农业部负责,食品加工、销售、以及餐饮业由中国食品药品管理局负责。

美国对外关系委员会全球卫生高级研究员黄严忠教授在十年前非典爆发期间就曾来国会作证,他说,相对于那时而言,中国在这次H7N9的应对中,在增强信息透明度以及风险的沟通方面取得了很大进步。但他说,这还不是最终的解决办法。

美国对外关系委员会全球卫生高级研究员黄严忠教授(视频截图)

美国对外关系委员会全球卫生高级研究员黄严忠教授(视频截图)

黄严忠说:“它需要一个一揽子的解决方案,但最重要的是要重新审视所谓的中国模式,这种大投入、高增长的模式,真的是应该抛弃的时候了。现在整个的国际趋势也是转向绿色增长、可持续增长,我们就是因为政权的合法性在某种程度上跟中国的增长是密切相关的,所以它在这方面还是很缺乏壮士断腕的决心。”

美国国会、美国政府为什么要专门召开一些听证会,来讨论中国的问题呢?

黄严忠教授说:“它要避免假冒伪劣产品中国出口的,会影响他这边的质量,会影响美国消费者的身体健康。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已经是全球化,你不是说这是我们国家的事情,你无法干涉。但是中国也可以召开个听证会来审查美国的产品,我觉得这也无可厚非 ”

主持这次听证会的布朗参议员则认为,中国的政治系统决定了中国政府无法解决民众对食品安全和环境污染的担忧。

他说:“中国公民没有政治自由来选举能保障他们基本权利的官员代表,没有媒体能不受限制地将安全问题曝光,没有独立的司法系统来确保官员和公司遵守法律,也没有不受约束的公民社会来长期监督发声。中国目前的政治系统所造成的问题和代价对于中国人本身以及世界上所有购买中国造食品、药品、商品的人来说都再明显不过。”

布朗议员说,美国政府必须更小心、更谨慎,不要再发生类似2007年149名美国人由于服用中国生产的有毒肝磷脂而身亡的事件。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