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9:31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专访议员:宗教信仰促使我关注中国人权


共和党众议员史密斯接受美国之音采访(VOA视频截图)

共和党众议员史密斯接受美国之音采访(VOA视频截图)

国会 - 共和党籍众议员克里斯.史密斯(Rep. Chris Smith) 来自新泽西州。他把推动人权作为己任。

*我们要和被压迫者站在一起*

史密斯议员说:“我们需要和中国被压迫的人民站在一起,特别是持不同政见者,宗教信徒。他们希望自由。我们曾经在欧洲,在前苏联帮助过这些人,我们应该给中国人民提供同样的帮助。”

中国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2012年经历了逃脱软禁,进入美国大使馆, 辗转来到美国学习法律的过程,陈光诚事件引起全世界主流媒体和民众的注意,使中国人权问题再次成为关注焦点。

史密斯议员对陈光诚事件的每一事态进展都倾注了极大的关注,可以说国会里没有任何人比他更了解陈光诚的遭遇。

史密斯议员曾专门为陈光诚召开数场听证会。他在听证会上说:“陈光诚为众多的中国妇女抗争人类历史上对妇女最残酷的迫害。中国的一胎化政策造成的大量妇女被强制堕胎、绝育,而陈光诚为此付出了代价。”

史密斯议员抨击联合国人口基金长期助长中国的一胎化政策。

他说:“联合国人口基金30年来支持、维护甚至掩盖这种针对妇女、儿童,也是陈光诚试图揭露的罪行。这就是为什么里根总统和布什总统停止了对联合国人口基金提供资金。但是奥巴马政府向联合国人口基金提供了大约1亿6千5百万美元。“


*人权应该与经济挂钩*

史密斯议员认为奥巴马政府在人权问题上对中国太软弱:

他说:“部分原因是过分注重经济关系。当克林顿总统1994年5月26号将最惠国待遇与人权脱钩,我认为我们就在中国人权问题上抛弃了我们的道德立场。我们应该恢复在某些关系上设立条件,希望能减少中国的酷刑折磨,制止强制堕胎,停止对法轮功,基督徒,佛教徒,地下教会和所有宗教信徒的迫害。”

史密斯议员当年是坚决反对将最惠国待遇与人权脱钩的议员之一。

史密斯议员说, 当年克林顿总统犯了一个错误,但是今天美国可以重新将人权与经济挂钩:“中国政府依赖出口,特别是向美国出口来维持经济活力。中国是一个出口国家。但是白宫和奥巴马政府错误地认为因为中国买了我们大量国债,美国在人权问题上就应该压低声音,或者可以谈论人权,但只能作为次要议题,而不是当作我们与中国关系的核心。其实在经济上我们对中国有着中国对美国同样的讨价还价能力。你想一想,他们到哪里去找美国这样的市场来倾销他们的廉价产品呢?”

*美国需要里根这样伟大的思想家*

回顾里根执政时代,美国对于当时的苏联在人权问题上比较强硬。里根总统最著名的一句话就是他在1987年呼吁拆除柏林墙:“戈尔巴乔夫先生,你要拆掉这堵墙。”

史密斯议员说,当年苏联时代美国政府内也有很多人不愿意触及人权问题,是里根总统的坚持和远见发挥了作用:“当年我在国会,我的第一次人权旅行是在1982年到莫斯科和列宁格勒,与我同行的是国会两位自由派民主党议员,他们在莫斯科嘲弄里根,告诉苏联官员说不用理会他,他只能在白宫待四年,几乎是在向克里姆林宫的共产党领导人磕头。所以说我们需要里根这样伟大的思想家才能向戈尔巴乔夫发出拆掉这堵墙的呼吁。"

他说,美国对于中国政府存在严重的误解:“我觉得这是一种种族歧视的观点,认为中国人不懂得民主。其实中国人民是世界上最智慧的人民之一。他们懂得民主,他们当中产生了像魏京生,吴宏达等最伟大的人权斗士。”

史密斯议员说, 有些人认为如果和中国的贸易越来越多,中国经济越发达,会自然地推动中国人权发展。但他说:"这种想法大错特错。这种情况在古巴没有发生,在越南没有发生,在任何独裁国家都不会发生。这样只会让独裁政权更强大,让他们买更多警卫武器,设备,军事设施,现在中国政府把他们这种恶劣的统治模式推广到其它地方,中美洲,非洲,苏丹等等,他们和世界上很多独裁者都是朋友,然后用这些钱来扩大影响。"

*一胎化的经济后果*

史密斯议员说一胎化这种史无前例的政策不仅扼杀了一亿多女婴的生命,还造成男女比例失调,以及老龄化社会;一个独生子女要在未来15年、20年要承受照顾两三个老人的负担。

他说:“现在人们在为中国经济崛起兴奋,但是前面不远的地方就有一个路障:这个路障就叫做人口结构爆炸。”

史密斯议员就中国一胎化政策举行了数十次听证。

我问史密斯议员为什么对人权问题如此执着,尤其是中国人权。

他说首先是他的宗教信仰:“我是基督徒,我信天主教。我的信仰给了我和每个基督徒一个神圣的负担,去照顾那些陷入困境的人。就像耶稣基督所说的,我们当中最可怜的那个兄弟。每个人都是平等的,并不是说有的人比别的人更好,而是说在特定环境下,我们每个人都可能成为最可怜的那个兄弟。”

从史密斯议员办公室的布置就可以看出他虔诚的宗教信仰。

他说,他从1981年刚进入国会就开始关注人权问题:“人权问题是一个你无法回避的问题。”

*和华人的渊源*

史密斯议员家族还有一段和华人特殊的渊源。他的外祖父是一位律师,也是一位人道主义者。

他说:“他的信仰和我的一样,这个信仰促使他在50年代帮助很多华人家庭团聚。”

史密斯议员说,他的外祖父是完全免费帮助这些华人家庭。他去世后在教会举行的葬礼上有许多亲朋好友。

他说:“但出席葬礼更多是朋友,特别是中国朋友。有一大群中国朋友都来向我外祖父致以敬意。”

*我非常关心中国人民*

当我们问史密斯议员如何看待反华议员这个说法:

史密斯议员惊呼:“哦,完全相反!我深深地关切中国人民。他们值得拥有一个比现在更好的政府。”

*我们在这里是要服务人民*

史密斯议员1981年开始担任国会众议员。当时他是国会最年轻的议员。

他告诉我们他走上国会议员的道路也是因为人权:“这是每天来上班的动力。我主持了数百个相关的听证。我推出的人权法律比众议院和参议院所有的议员都多。”

他说他作为议员最大的乐趣是帮助别人: “人们选举我们担任众议员。从总统到众议员,到参议员。我们在这里是要服务人民。”

为人民服务,我们就以这句话结束对史密斯议员的专访。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