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3:23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国民教育是洗脑?香港多人论是非


香港中学生走上街头反对政府执意将推行的国民教育

香港中学生走上街头反对政府执意将推行的国民教育

香港 - 香港政府计划今年九月在中小学推行德育和国民教育科,但港人大多反对。7月29日,几万人在香港走上街头,反对政府执意在9月推行的国民教育,抗议该科教材内容偏颇,有洗脑成分,参加人士主要是学生、教师和家长。

德育及国民教育科是香港特区政府为中小学而设的新必修科,于今年九月开始推行。多份模范教材都是由亲北京的作者编写,教材除了介绍中国政治模式和架构以外,还形容美国两党的民主制度 “影响社会民生的运作”,让 “人民当灾”,而中国的执政集团是进步、无私和团结的。

这次游行跟一般的不太一样,发动者是一群十几岁的中学生。他们自发组成团体“学民思潮”,在暑假期间,透过社交网站脸书发起游行,期盼的只是不用在开学的时候修读这个学科。最后,这一行动得到家长、教师,甚至社会各界的支持。

学民思潮召集人黄之峰说:“因为我们是学生,很明白学界的需要,也明白到学界的压力,所以我们用学生的身份去发言,积极筹组社会运动... 我们也觉得以前的社会对国民教育课的关注其实不多,但在七月一号教育局局长上台后,他的公信力不够,另外我们也看到国民教育课出现越来越多染红和洗脑的教材,因此我们看到反对的声音越来越多。”
在29日的反对国民教育的大游行中,组织者声称最少有9万人,而警方则指高峰时有3万多人。罕见的是,大部分家长不怕烈日当空,带上婴儿和小孩去抗议。

对于港人的担心,时事评论员程翔有这样的分析:“这种连共产党都不认同的对他们的描述,居然出现在香港国民教育的这个课本上,那么我觉得这才会(引起)最近这一波的反对国民教育的运动。他们觉得这样做就是洗脑。”

受到社会抨击后,港府官员一致强调这个科目并没有“洗脑”成分,还说还没准备好的学校有三年的时间去推行,校方可以选择自行编写教材。

立法会教育事务委员会主席李慧琼对美国之音记者说:“香港作为中国的一部分,推出德育及国民教育课是合情合理的,我觉得是不能够达到洗脑的作用,其实香港是一个资讯型非常开放的社会,如果我们相信一个三十五分钟到一个半小时的课程可以洗脑,可以洗我们青少年的脑,其实是自己骗自己的。”

官方看来作出了让步,不过教育界依然对教材不满,连连召开记者会声称不知该如何利用教材教导学生, 要求撤回国民教育科,争取把更客观的中国历史科加入中小学课程。

大专教师陈家洛在记者会上说:“国民教育由小学开始发展下去,我相信在我们这群朋友退休之年,就要很努力的去更正学生在国民教育课所学到的东西,反过来做,是一个很奇怪的发展。”

面对家长和教育界的忧虑,立法会教育事务委员会主席李慧琼说“如果我们大家都相信学校,相信老师,相信他们的专业水准的话,其实并不需要过分担忧,所以更实际的是,家长和其他持分者应该回到他们的学校去跟他们的老师去了解,跟学校沟通,看看他们孩子所接受的德育及国民教育是什么样的模式和内容。”

不过,参与游行的大专教师周先生表示, 大家都知道国民教育一个政治任务,不过香港政府把所有困难和问题推给老师和学校,而家长也有怀疑的时候,是政府的责任。

香港时事评论员程翔也同样分析说,中央压下来的任务,特区首长不敢对这些不恰当的做法说不。他说:“没有人敢说不,所以就要把它当作一个政治任务压下来... 因为我们知道,自从2003年五十万人上街示威,反对23条立法,从那天开始,北京就觉得香港人不爱国,觉得香港人国家意识很弱,连立法来保障国家安全都不愿意。所以北京得出一个很错误的结论,就觉得香港人不爱国,既然香港人不爱国,就要对香港人进行爱国教育。”

双方争持至今仍然继续,教师和学生声称会组织更多活动去反对国民教育,更有老师计划在9月罢课。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