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0:21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中国公安维稳救市 外界促放被抓记者


设在美国纽约的保护记者委员会星期三下午发表声明,要求中国当局立即释放星期二以“涉嫌编造并制造传播证券、期货交易虚假信息”,被警方带走协查的财经杂志社记者。在中国内地股市过去5个交易日重挫23%,沪市跌破3000点大关之际,警方强力介入维稳股市,引发外界关注。

保护记者委员会的声明表示,中国当局对股市跌落的超级敏感,不是恐吓和扣押报道股市新闻记者的理由,“我们呼吁中国当局立即释放王晓璐”。

财经杂志7月发表了王晓璐的报道《证监会研究维稳资金退出方案》,引发广泛关注。报道援引不具名“知情人士”称,超过万亿的资金该如何平稳有序地退出,监管机构已经开始考虑救市资金的退出方案问题。

该报道发表后,很多网络媒体以类似“救市资金将退出”等标题转载,当天A股上证指数再次下挫百点。当天中午,证监会发言人公开表示,认为报道不实,指有关媒体对市场有重大影响的报道不与监管部门核实是不负责任的”。不过,澎湃新闻网此后表示,证监会确实开会了,并两度召集券商商议救市资金如何退出。

保护记者委员会的声明说,纽约时报报道,财经的这篇报道被认为对今年7月下旬中国股市暴跌起了催化作用。

8月25日晚,新华社发快讯称,财经杂志社王某伙同他人涉嫌编造并制造传播证券、期货交易虚假信息,已被公安机关要求协查。

财经杂志社26日发表说明,称经核实,王晓璐25日晚在家中被传唤,杂志社还没有收到任何通知,无法确知王晓璐被传唤的具体原因。

财经的说明还表示,财经杂志曾应新闻出版主管部门和证券稽查部门要求,对王晓璐报道采编过程进行了书面说明。

财经杂志社表示,对记者在职务范围内的正常采写行为承担责任,并维护和关注记者的权利和权益,支持记者对证券市场进行深入、准确、客观的报道。同时,也按照法律规定,积极配合有关部门的调查,务求查明真相,以维护证券市场的健康有序发展。

保护记者委员会的声明还说,根据中国数字时代的报道,在过去一个星期中国股市再陷极度动荡之际,当局要求国内媒体删除有关股市暴跌的具体报道。据纽约时报报道,中国的三大官方喉舌,人民日报、新华社和中央电视台,基本没有报道这轮股市狂泻的消息。

北京理工大学教授、中国问题学专家胡星斗星期四对美国之音表示,如果媒体记者或证券公司有违法违规行为,当然需要依法处理。但是,除非能证明记者报道是出于恶意造谣,否则应当尊重媒体报道的权利。他说:“不能把股市暴跌的责任推到个别人,甚至是媒体记者的身上。特别是对于媒体记者,除非能够证明他/她是恶意地编造虚假的新闻,有关当局必须拿出证明来。否则,我认为,新闻媒体还是应当给它一个更宽容的报道空间。”

此外,在股市连日重挫,中国央行决定“双降”,证监会、中金所连续重磅出击效果有限的情况下,警方介入证券市场维稳还有其他的行动。新华社8月25日晚间还发消息称,中信证券徐某等8人涉嫌违法从事证券交易活动已被警方要求协查。而据媒体证实,徐某就是中信证券执委会委员、董事总经理徐刚,徐刚的上司正是去年3月就任中信副董事长的刘乐飞,现任政治局常委的刘云山的大儿子。

美国中文网站博讯网星期三说,41岁的刘乐飞出任中信证券副董事长后,中信业务如虎添翼。但7月股灾发生后,当局严查股市恶意做空黑手,海外盛传中信证券也涉做空中国,是股灾黑手之一,与之相关企业在大跌前已经减持了不少股票。8月2日,证监会限制A股交易的34个问题账户,中信证券旗下公司也涉其中。

原北京大学经济学院教授、独立评论人士商德文对美国之音表示,中国股市从建立至今仍未形成正常的运作机制,今年6月前的股市大涨基本上是政府牛市,靠官媒和政府鼓噪推上去的,目前股市大跌又靠行政手段干预,超过了法治的范围。

他说:“抓几个人当然也可以抓,有问题的,有违法的。但是,主要还是要按经济手段去调剂,不然就不叫股市了。靠公安、这个行政手段恐怕也解决不了。政治上有问题按照政治上解决,股市本身问题这样去解决,恐怕就超出了法治的范围。”

新华社25日还报道,中国证监会工作人员刘某及离职人员欧阳某涉嫌内幕交易、伪造公文印章,已被警方要求协查。据财新报道,刘某就是证监会发行部三处处长刘书帆,离职人员欧阳某为原证监会处罚委主任欧阳健生。此前,中新网报道,中国证监会8月24日决定对4家证券公司进行立案调查。随后,广发、海通、方正、华泰4家券商公司先后表示,收到证监会调查通知书,被立案调查。

7月初,在中国股市连连下挫后,公安部副部长孟庆丰曾带队坐镇证监会,表示警方将会同证监会排查恶意卖空股票与股指的线索,要出重拳打击与股市有关的违法违规行为。

此外,中国公安部8月24日召开电视电话会议,再次部署即刻在全国范围组织开展打击地下钱庄的统一行动,要求各地集中力量,深挖痛打,依法严厉打击此类犯罪活动。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