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4:12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杜特尔特美中政策核心给东盟增添不确定性


2016年10月25日,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中左)向军队敬礼,之后他登机前往日本进行为期三天的国事访问。

2016年10月25日,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中左)向军队敬礼,之后他登机前往日本进行为期三天的国事访问。

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在对中国及美国的政策上发生转变,这也给东盟(ASEAN)带来了一层新的不确定性。

这个有十个成员国的组织明年将迎来50周年,届时轮值主席国将会是菲律宾。中国在该地区不断增强的影响力,以及美国在这里的战略地位所导致的分裂已经让该组织十分困扰。

杜特尔特在最近一次对中国的国事访问期间,宣布要与长期战略伙伴美国“分道扬镳”,亲近中国。不过在他回到菲律宾后,他从这一立场后退了。

他说,他的“分道扬镳”指的是外交政策上的分离。他想要改变一直以来菲律宾跟随美国外交政策方向的传统,他认为外交政策不需要与美国的相吻合。

菲律宾让美国打消疑虑

菲律宾外交部长佩费克托•亚赛(Perfecto Yasay)采取行动打消国际社会的疑虑,他告诉来访的美国东亚暨太平洋事务助理国务卿丹尼尔•拉塞尔(Daniel Russel),杜特尔特已经从他的那番评论中“调转回头”。

不过分析人士说,杜特尔特政策转变的不确定性会给东盟带来更广泛的影响。

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大学的国防分析专家卡尔•塞耶(Carl Thayer)表示,由于菲总统事先没有咨询其他东盟成员,杜特尔特单方面的评论可能影响到东盟的区域稳定。

塞耶说:“单方面行动导致的区域不确定性是杜特尔特需要处理的,因为很快,从明年开始菲律宾就会成为东盟的主席国。”

南中国海紧张局势

不过塞耶说,杜特尔特访问中国的积极结果是有可能缓解由南中国海冲突带来的区域紧张局势。菲律宾前总统阿基诺单方面挑战中国在南中国海的海事申索。7月,仲裁庭否决了中国的申索,中国拒绝接受这一裁定。

塞耶说:“现在杜特尔特处理的方式使得南中国海问题已经不再是以前仲裁案还悬而未决时的那个样子了。他把这个问题里的刺拔掉了,并给中国提供了好处,以便让中国接受他的外交倡议。”

长期影响

塞耶还说,中国在该区域中更加随和一点,就会受到其他东盟成员国欢迎。

不过,位于曼谷的安全与国际研究学会的主席提蒂南•蓬苏迪拉克(Thitinan Pongsudhirak)说,杜特尔特不确定的政策转变,可能会长期影响东盟。

他说:“这将给东盟带来长期影响,因为马尼拉方面是美国的长期条约盟友,泰国是另一个盟友。所以美国在东南亚的两个盟友现在相对疏离。这将成为该区域中美关系的一个戏剧化的临界点。”

提蒂南补充说,另一个风险是奥巴马总统亚洲政策重心的未来,使美国调整其区域政策。

中国增强的影响力

提蒂南说,最近的事件进一步突出了北京方面在东南亚大陆上国家中增强的影响力,也就是柬埔寨、老挝、缅甸和泰国。

他说:“这意味着明年东盟将更多地围着北京转,远远超过围着华盛顿转。而华盛顿真的必须想想长期以来要怎么做。这对东盟来说也是不利的,因为东盟想要在华盛顿和北京之间寻求平衡,而不是过多地倾向哪一方。”

东盟内部设立对待中国和南中国海统一政策的外交努力被视作暗中遭到破坏,因为北京通过孤立一个个国家的外交手段与之对抗。

澳大利亚悉尼大学的研究员阿什利•汤森(Ashley Townsend)认为对于东盟来说,在诸如岛屿申索和南中国海军事化这样的问题上寻找到共同立场越来越难。

汤森说:“杜特尔特的评论,还有不仅是他的说辞,更是他那在中美之间非常不确定的摇摆,或说是看来如此,让那些习惯了方向更加稳定的区域外交政策的其他东盟国家很难真的估计出杜特尔特执政下的菲律宾会走向何方。”

东盟稳定被动摇

然而,他警告称,菲律宾的“分离的外交政策”会使东盟“在遇到这些大的区域战略问题时,成为一个处于不稳定状态的组织。这些问题包括南中国海政策,或是东盟在美国和中国之间的位置”。

其他人则保持审慎态度,不过他们视杜特尔特的中国政策在缓解区域紧张局势中最为符合“菲律宾的最高利益”。这其中包括菲律宾大学副教授丹尼斯•齐拉拉(Dennis Quilala)。

但是齐拉拉对总统政策转变可能带来的影响存有忧虑。

他说:“我真的很害怕这只是显示我们的新领导人是谁的这样一个转变。那是我真的害怕的。我希望这些政策真的能够成功地对两个超级大国起作用,也可以考虑到我们的利益。我希望最终会是这样,因为我真的不认为我们的利益只是完全地倒向中国。”

他表示,要理解总统杜特尔特执政下的菲律宾的外交政策,最好等到政策公告“从官僚机构里发布出来,我想那是了解杜特尔特的最安全的方式”。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