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3:15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火墙内外: 央视缘何炮轰微信色情?


前一段时间,网上盛传一份被称为“习近平8.19讲话”的文稿,这位中共最高领导人在该文中呼吁“全党亮剑,抢夺舆论阵地”。与此同时,微博的言论空间受到打压,央视针对微博造谣和传谣的现象对微博进行炮轰。分析人士认为,央视此举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其真实目的是为当局整肃微博造势。最近,又有一个新的社交网络软件被指涉黄而遭到央视的抨击,网民认为,中国当局最擅长以打击低俗之名行钳制舆论之实。VOA卫视记者江河在《火墙内外》节目中为您介绍详情。

火墙内外视频: 央视缘何炮轰微信色情?


继整肃微博上的大V之后,中国官方媒体央视又开始指责网络社交软件微信了。11月18号,央视综合频道在其《生活早参考》栏目中,播出了一个“微信色情调查”节目。该节目揭示了性工作者如何利用微信中“附近的人”的功能,发布黄色招嫖信息,使校园里的年轻学生深受毒害。央视新闻频道也播出了该节目的简化版。


微信是腾讯公司2011年1月推出的一款软件,它是当今中国网络社交媒体中的佼佼者,用户可以通过这个平台分享文字、图片等信息,与其他网友进行互动。今年上半年,微信用户已突破4亿,成为中国目前最火的网络社交平台。

与注重信息传播的微博不同,微信侧重的是交流,而且更具私密性。通过“附近的人”这一功能,微信用户可以搜索到半径两公里之内的其他用户,并且可以进行互动。央视对微信这一功能的抨击引起许多网民的不满和警惕。

网民“sprucespruce”指出:“QQ、陌陌都有类似功能。央视被收买了?”

独立评论人“老徐时评”告诫网民说:“连续几天央视专题讲微信招嫖的事,传递出一个信号:继整肃微博之后,相对宽松的微信也要被严厉监管了。特别是发在朋友圈、公众号的文章将被关注。肯定也会有一些我行我素的会被注销微信号。希望大家注意安全!”

资深媒体人石扉客在推特评论说:“这一周的个人用户体验是对微信的管制正在加剧,首当其冲的是微信群和长文章链接。我相信年内扩展到朋友圈不是问题。管制目标应当是尽量将其限制在点对点的社交媒体。”

网民“黄孔养”说:“搞完了讲民生的微博,这次又插手私隐领域的微信了,魔爪无处不在。”

网民“cofilin”说:“这个新闻暗示,政府可能要以此为借口来限制网络自由。”

网民“房中述”称:“看这意思,大裤衩审判完微博大V,接下来要干微信大圈了。”

《现代快报》资深编辑郑晓蔚说:“看到央视打微信,说微信涉嫌招嫖信息。想到里根总统反对控枪的一句话:枪不杀人,是人杀人。两国思维方式相差巨大,前者简单粗暴,后者抚慰人心。”

有的网友议论说:研究发现有了汽车飞机等交通工具以后,就有了交通事故,交通事故的出现是由于有了交通工具,所以应当禁止制造交通工具。你同意吗?”

“Westmont”说:“有什么稀奇呢?通讯联系工具可以被任何人加以利用,Craigslist不也被有些人用来卖不该卖的吗?”

这位网民提到的Craigslist是一个创办于美国的免费分类广告网站。

一些网民甚至认为央视此举客观上起到了教唆嫖娼的作用。

网民“爱跑步的HZ”说:“央视的编导和记者居然调查微信招嫖、色情交友这些上不了台面的事,并做了专题在新闻节目中播放,报道之详细,还请来专家指点迷津,俨然走的是科教片路线,没用过微信的按图索骥即可。”

“太平金黄鱼”调侃说:“微信可以招嫖?以前怎么不知道?谢谢普及知识啊。”

网民“迩东晨”在跟帖中称:“央视涉嫌替微信招嫖打广告。”

众所周知,色情行业在中国大陆各地泛滥由来已久。尽管中国的法律明令禁止各种色情活动,但各个城市几乎都有具有当地特色的红灯区。最近发生的上海法官集体嫖娼一事就是一个明显的例证。

许多网民认为,中国的网警和有关机构对于异议人士及其言行总是不遗余力地进行封杀,但对于色情活动的打击不是时松时紧,就是点到为止,手下留情。

网民“paqeo”在北美中文网站文学城气愤地说:“中共官员自己包二奶,嫖娼,喝人奶。说微信染黄?中国到处都是妓女,男澡堂里都是女人,哪个宾馆里没有妓女?最黄的就是政府自己。”

另一方面,央视的节目认为腾讯公司在处理“微信招嫖”问题上应对不力。除了腾讯技术上存在的漏洞之外,央视声称,在他们的记者举报招嫖帐号近两周之后,腾讯公司仍然没有封停那些帐号。

央视的节目还引述人大法学教授刘俊海的观点,认为政府监管部门应该考虑对微信实行实名制。

最近,中国当局展开了来势凶猛的“清网”行动,网络大V薛蛮子和一大批普通网民纷纷锒铛入狱,历史学者章立凡、北大教授张千帆、人大教授张鸣等敢于大胆直言的学者的微博账户被封杀,官方媒体称,最近新浪微博处置了10万个违规账号。

微博惨遭整肃造成的寒蝉效应把很多微博用户推到了微信平台。目前微信的活跃程度已经逐渐超过微博。许多公众人物都利用微信公众平台向用户推送信息。广州知名作家野渡认为,与那些公众帐号相比,中国当局更为忌惮的是在微信上的草根议事群体。他们就多种话题发起讨论,无形中就完成了“结社”的雏形,这让官方很头痛。

知名时事评论员刘逸明在题为“央视炮轰微信色情是当局打击微信前戏?”的评论中指出:“央视向微信开火,显然不单单因为色情信息,更因为政治敏感信息,此举是为官方后续的整肃微信行动造势,因为只有以打击色情之名整肃微信才能得到公众的支持。”

最后,我们就用网民根据黄品源演唱的流行歌曲《小薇》改编的恶搞歌曲《微信》结束这期的火墙内外。

视频歌曲:《微信》 “有一个社交的小平台,它的名字叫做微信。它拥有众多用户群,它被指涉嫌染色情。微信啊,你可知道敏感话题,可能使你犯政治大忌。若是领导不满意,莫须有的罪名送给你。”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