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5:17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火墙内外:中共高官反西方言论惹人批


中国教育部长袁贵仁最近表示,要严防传播西方价值观的教材进入内地课堂,这一说法立即引发舆论的热议。之后,另一位中共意识形态领域的高官朱继东撰文称,应严惩围攻袁贵仁的教师和公知大V。网民纷纷对这两人的极左言论进行批评。

今年1月29号,教育部长袁贵仁在教育部学习贯彻《关于进一步加强和改进新形势下高校宣传思想工作的意见》精神座谈会上表示,高校教师必须守好政治底线、法律底线、道德底线。加强对西方原版教材的使用管理,绝不能让传播西方价值观念的教材进入课堂;决不允许各种攻击诽谤党的领导、抹黑社会主义的言论在大学课堂出现。

袁贵仁这番言论引发舆论一片哗然。2月2号,北京三大主流网站之一宣讲家网站刊登了中国社科院国家文化安全与意识形态建设研究中心副主任兼秘书长朱继东撰写的一篇文章,题目叫“抓好高校意识形态工作要敢于拔钉子”。

文中称,袁贵仁最近的讲话在互联网上遭到攻击,个别高校教师和社会上的公知大V甚至联合起来围攻。因此,一定要敢于拔钉子,对那些经常发表攻击党和社会主义的言论的教师要坚决清除。

在许多网民看来,朱继东的讲话似乎大有再度发动文革搞运动的势头。

由于帮助盲人陈光诚逃离山东东师古村而声名远扬的何培蓉女士在推特上高喊:“‘运动了,运动了!’ 朱继东发文称《应严惩围攻教育部长的教师和公知大V》”

知名学者吴祚来在推特评论说:“本月最可耻的人是袁贵仁吗?不,他后面还有更可耻的家伙,他叫朱继东,中国社会科学院某机构秘书长,主要研究控制知识界思想,打压知识分子,完全用文革语言与文革方式横扫一切文明进步的价值理念。文革难再有,文革极端分子却层出不穷。”

然而,袁贵仁本人也难逃网民对他的抨击。

以敢言批评中国大陆政治制度和参与维权活动著称的前华东政法大学副教授张雪忠指出:“教育部长袁贵仁,又在以杀气腾腾的口气,对全中国的高校教师进行训话,提出诸多‘必须’、‘绝不能’之类的要求。袁身为最高教育行政官员,公然以一种敌视和威胁的口吻,对全国高校老师进行羞辱与恐吓,这无异于向世人宣告,中国的高校教师不但没有学术和教学自由,而且连起码的尊严都没有了。”

网民“Free Man”在推特上调侃说:“报告袁部长:去年中国留美学生人数约达二十七万五千人,占全部外国学生的31%,他们全都使用美国原版教材,未经袁部长审查哦。更大的问题是,他们中几乎包括了所有中国权贵子弟,其中的红三代、红四代回来后,还要领导我们继续走共产主义道路、建设中国特色的色会主义呐。”

遭到中共当局全面封杀的著名专栏作家赵楚说:“中国高官在国外万众瞩目之下大谈如何自幼就阅读伏尔泰、卢梭、狄德罗,在家则给自己的手下们推荐托克维尔,然后,中国的教育部长出来宣言,要把西方价值观坚决拒绝在课堂之外。当代中国的戏码这样拧来拧去,身段搞得像麻花,不累吗?”

知名打假专家方舟子看出了袁贵仁左右摇摆的投机嘴脸。他在推特调侃道:“要听哪个袁贵仁?”原来,袁贵仁2011年3月还曾一本正经地指出:“引进更多国外教育不怕西化”。可是,时隔不到4年,同一位教育部长的观点就发生了180度大转弯。

一条被新浪微博屏蔽的帖子是这样评论袁贵仁的:袁之所以当部长,不是因为他懂教育,而是因为懂政治。看看袁部长就任以来四年前后的言论,那么多老师虐待儿童,校车屡次出事,教师罢课讨薪……如果问责他早该死了!然而在中国当官简单之处在于只可唯上,不可唯下;宁可做错事,不可站错队!

网上流传的一个【唐僧之死】的段子是:话说唐僧师徒四人历尽磨难,终于从西天取回真经,又花了十多年时间将千卷经文译成汉语。大功告成之际,忽然有人传令,将经书全部销毁。唐僧大惊,连问缘由,来人答道:教育部长说,绝不能让传播西方价值观念的教材进入我们的课堂!唐僧当场倒地,气绝身亡。

纽约时报中文网在题为“中国要求限制使用西方价值观教材”的报道中说:“作为一名法律系的学生,李克强总理当年曾翻译过阿尔弗雷德•丹宁的《法律的正当程序》,而丹宁是一位以独特个性著称且颇有影响力的英国法官。”

北大法学教授贺卫方不无讽刺地说:“事实上,在法学研究中,主流思想都来自西方的理论和传统。我们应该召开一个会,专门研究李克强总理是如何传播西方法律理论的。”

以上就是这期《火墙内外》的内容。期待与大家在《火墙内外》的FacebookGoogle+Twitter网页进行更多的交流和互动。

Facebook:http://goo.gl/0h7bWs
Google+:http://goo.gl/8usTJD
Twitter:twitter.com/VOAJiangHe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