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0:05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新三反”主编被离职 黄金秋(清水君)再挨整


黄金秋(黄金秋本人提供)

黄金秋(黄金秋本人提供)

独立中文笔会会员、杭州党报旗下的地方刊物《杭州生活周刊》执行主编黄金秋(清水君)在中共杭州市委宣传部和当地国保多方施压下被迫离职。原籍山东、曾被以“煽颠”罪名判重刑的黄金秋对美国之音表示,有消息说杭州当局试图迫使他迁离当地,但是他打算留在杭州继续从事公益维权活动。

1974年出生在山东临沂的黄金秋2003年9月在江苏省常州市被捕入狱,一年后判刑12年,剥夺政治权利4年。当时的判决书写道,2003年1月,(黄金秋)在境外“博讯”新闻网站上以“清水君”之名组织、策划成立“中华爱国民主党”,并在互联网上发表由其亲自制定的《中华爱国民主党党章》(征求意见稿),该党章在总则中确定:“中华爱国民主党”的短、中、长期目标是“意志坚决地反对和揭露中共独裁集团的黑暗势力和垄断制度”、“深刻批判和反思独裁集团祸国殃民的罪行”、最终“建立大中华民主联盟”。



判决书称黄金秋并以“中华爱国民主党”筹委会负责人“清水君”的名义,在“博讯”新闻网上发表由其撰写的《颠覆无罪、民主有理》、《珍惜经济成就,共建伟大中华—CPDP中华爱国民主党成立宣言》等大量文章,攻击我国的政治制度是“中共独裁政权”,提出“三权分立,双重首长制”,建立“强大的政治替代组织”及“爱民”根据地,最终实现“大中华民主联盟”的政治目标。

5月11日晚上,刚刚被下岗的黄金秋接受了美国之音的电话采访。他表示,他在监狱服刑期间虽然遭受过少数恶警的毒打虐待,但仍有不少有良心的狱警同情并帮助他,为他创造条件减刑,最后他得以提前出狱。黄金秋回忆说,他出狱回到山东父母家中,养好了双腿留下的伤病,之后来到他从前爱恋的女友的家乡杭州求职,很快就被隶属杭州日报报业集团《城乡导报》的《杭州生活周刊》报社老板录用并得到器重,担任执行主编,并在办报之余进行公益维权活动。

黄金秋在报社工作的照片(黄金秋提供)

黄金秋在报社工作的照片(黄金秋提供)



黄金秋说,报社老板为了保护他,曾劝他隐名埋姓,但他坚持坐不改姓行不更名,所有经他手编发的报刊都印上他的真名。他说,后来杭州警察发现了他,国保开始找他谈话喝茶,市委宣传部也对面临财务困难的报社投入资金并施加压力,要把他清理出新闻媒体,所幸报社老板做了很多努力试图保他,强调他为报社做过重要贡献,并持续做公益事业,一直到5月10日实在无法继续留他。

他说:“给我们报社一些经济上的支援,过年前给了几十万,大概是前几天可能又给了十几万,今年可能还会给三百万左右。这样,基本上就把我们的报纸变成宣传部的一个机关报了。在这种前提下,宣传部跟我们报社合作,或者更直接的领导的话,我就是合作中的一个障碍吧,虽然老总对我很赏识,对我也不错,到现在我也很感谢他。”

黄金秋表示,他到杭州一年来并没有高调地进行敏感的政治活动或就时政发表尖锐批评,只是前一段时间参加过几次公民同城聚餐,期间见到了提倡公民权利意识的律师王成、资深媒体人、独立中文笔会成员昝爱宗和一些维权活动人士,当时也有一名负责监控的国保人员在场。黄金秋指出,国保曾警告他不要再接触王成和昝爱宗等人。
对于近期的去向,黄金秋说,他想在杭州留下来休息调整一下,继续做他想做的事情,但是眼前的现实不容乐观。

他说:“因为我比较热爱杭州嘛,我还想在杭州继续工作呀,或者说,哪怕自己开个小饭店什么的。但是,据消息讲,说我想得太幼稚了,他们的目的,我不能说是国保,也不能说是宣传部,我只能说我不了解的个别的或者某些少数坏人可能不仅想把我从报社赶走,他们的想法是把我从杭州赶走。”

黄金秋告诉美国之音记者,他与杭州国保人员见面时,常常探讨中国的政治改革之道,并请国保人员向高层转交他撰写的改革人大和政协等建议。

他说:“也写过一些关于宪政方面的建议。我就通过他们的渠道吧,用他们的话说,他们可以报到高层,给高层参考。有没有报上去,我不知道。但是我想,至少体制内有一些改革派,我们可以给他们提供一点我们的建议或者我们的资源,让他们,让中国能够走的更平稳一点,更好一点。当然,这种愿望是不是很幼稚呢,我觉得这个事情也很难说。毕竟中国发展到现在,任何一个当政的话,他总是要更多地寻找自己的支持率呀,然后让社会平稳地前进。所以,不管在哪个平台上,我想做点有意义的事情。”

一个多月来,网络盛传中共高层为钳制舆论,下达了清洗媒体“新三反”(反党、反国家、反民族)分子的指令。黄金秋表示,他在报社被离职的遭遇可能与高层的新三反指令有关,当局以他被剥夺政治权利四年的期限未满为由不准他继续为报刊工作。不久前,黄金秋和报社老总前往台湾参加一个文化论坛的计划遭到当局阻止。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