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9:02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新闻博物馆纪念墙又添遇难记者


每年,全球有数十名记者在动乱地区报道新闻时遇难。华盛顿新闻博物馆举行年度纪念仪式,悼念去年遇难的14名新闻业者,而他们仅仅是许多遇难记者中的一小部分。

新闻博物馆(Newseum)史无前例地关闭了他们官方网站上的“今日头版”栏目,代之以标签为“无新闻”的页面,与此同时,14名去年遇难的记者的名字被列入了遇难记者纪念墙。保护记者委员会(CPJ)说,他们代表了去年在工作中遇难的80名记者。

凯西•甘农(Kathy Gannon)说:“我要感恩我今天能够站在这里,而许多朋友和同行们却已经离我们而去了”

甘农是美联社的记者,也是本次纪念活动的主题发言人。她说,她没有被列入纪念墙的名单上完全是个奇迹。甘农在报道阿富汗选举准备工作时遭遇枪击,身受重伤。

当时,一名阿富汗警长向甘农和她的同事安雅•尼德林豪斯(Anja Niedringhaus)开枪,导致这名曾获普利策奖的杰出摄影师当场死亡。

而加农则接受了15次手术,未来还有更多手术要做。但是她会返回冲突地带。

她说:“我想要做新闻。我心里有很多关于巴基斯坦和阿富汗的故事,我想把他们完成。”

新闻博物馆的首席运营官吉恩•波利辛斯基(Gene Policinski)说,如果没有这些记者,就不会有那些来自灾难动乱地区的新闻。

他说:“也许根本没消息,即使有,也不会像这些记者所报道的那样深刻、卓越。我们也许会知道发生了自然灾害、地区冲突、埃博拉病毒。。。。。。但是如果没有他们,我们就不会了解人类的苦难和人们的观点。”

去年遇难的记者中,有不少是自由职业者,因为许多主流媒体公司和新闻机构为了节省成本,都转向特约自由职业者。

在这些遇难的自由记者中,詹姆斯•弗雷(James Foley)和史蒂文•索托夫(Steven Sotloff)惨遭“伊斯兰国”斩首。索托夫的母亲在谈到儿子遇难前偷偷寄出的一封信时说道:

她说: “‘每个人都有两次生命。当你意识到你只有一次生命的时候,你的第二次生命就开始了。’这是我儿子在被囚第十三个月时写下的话。那时,他开始接受他再也无法回家的事实。他认识到他已经把自己的第一次生命活出了全部意义,而且也走到了尽头。谈到他的第二次生命时,他希望我们不要悲伤,而是珍惜我们拥有的自由。”

保护记者委员会说,去年,仅仅在乌克兰就有11名记者遇难。其中就有总部在基辅的报纸Vesti的记者维亚斯切拉夫•维罗米。

从乌克兰一家电视台的这段视频来看,他是在基辅市中心乘车拍摄一群蒙面武装人员时被他们杀害的。

现在,新闻博物馆的记者纪念墙已经刻上2271个名字,他们是上溯1837年以来在工作中遇难的记者们。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