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2:32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66万贪官被查,只有2万多受刑事追究,说明什么


2007年新的政治局常委贺国强会见记者

2007年新的政治局常委贺国强会见记者

中共18大召开前夕,官方媒体连续发文强调该党17大以来执政党的反腐决心和成绩。但是,新华社公布的腐败官员受到党纪政纪处分的人数远远超过移送法办的人数,耐人寻味。

*贺国强谈反腐 纪律处分者远超受刑责人数*


中国新华社10月15号报道列举了来自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监察部的一组数字:2007年11月至2012年6月,全国纪检监察机关共接受信访举报660.6万余件(次),立案64.3万余件,结案63.9万余件,给予党纪政纪处分66.8万余人。这种数字只提到受到党纪和政纪处分的人数高达66.8万,没有提到其中有多少人被移送法办。

而新华社10月8号的一篇关于中纪委负责人贺国强讲话的报道指出,据统计,从2007年11月至2012年6月,全国纪检监察机关共立案64万多件,结案63万多件,给予党纪政纪处分66万多人,涉嫌犯罪移送司法机关处理2.4万多人,坚决查处了薄熙来、刘志军、许宗衡等一批重大违纪违法案件。

这篇报道中提到的几个数字与前一篇报道提到的数字吻合,但同时引人注目地出现了“涉嫌犯罪移送司法机关处理2.4万多人”这样一个官方统计数据,跟受到党纪政纪处分人数差距悬殊。

*官媒最新报道漏掉敏感数字*

在新华社最新报道中消失的这个敏感数字究竟是中纪委 监察部有意忽略还是写这篇报道的记者 无意漏掉,或是被审稿编辑删除,目前不得而知。但是美国之音记者请一些关注中国时政的分析人士就此发表了评论,得到一些不同的解读。

自从薄熙来出事被解职隔离审查以来就时而遭到当局噤声或者取消演讲活动的司马南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中国的国情很复杂,胡锦涛和吴邦国等党和国家领导人一再强调坚持党的领导,人民当家作主和依法治国的所谓“三统一原则“。

针对党员干部接受党纪政纪处分是否可以代替追究刑责的问题,司马南表示,他认识一些中共党内的纪检官员,知道他们在惩处违纪党员的力度很强,没有必要对犯罪党员干部网开一面,保护他们不受司法处理。他表示,有关法办贪腐官员人数明显少于党纪政纪处分人数的讯息如果属实,这个问题是他要马上思考的问题。

这位自称无职无权、“北京胡同一老头“的左派评论家表示,他倾向于认为,并非每个被立案的人都要移送司法处置,被立案却没有被送交法办,那是因为动用党纪政纪处分足以处理和解决问题。

*司马南:薄未逃脱党纪政纪刑责惩罚*

据传与薄熙来关系密切的司马南以不久前被宣布移交司法机关的这位前政治局委员兼重庆市委书记目前所受到的处置为例进一步说明自己的看法。

他说:“像我们说的这个人(薄熙来),党纪就是开除党籍了,党内职务撤光了。政纪就是官儿,政府的职务,不让你干了。但是,移送司法机关,追究其他方面的责任,包括刑事责任。这又升了一级。这个数字上的变化,可能是升到第三级的人,发射第三级火箭的人,可能没那么多。”

*胡星斗:权力网庇护大多腐败官员*

中国问题学者、北京理工大学教授胡星斗并不这样认为。他对美国之音表示,之所以大部分遭查处的贪腐官员不能移送法办与中共党内和政府内的权力网有关,被移送法办的官员通常是没能得到权力网庇护或者被边缘化的人。

他说:“犯了错误,甚至违法犯罪了,因为有权力网罩着,很多领导干部也可以免于刑事追究。这种情况在中国太多了。我也曾经有过计算。在中国,大概只有百分之一不到的贪官被查处。就是贪官的查处率大概只有百分之一。”

胡星斗表示,中纪委在查办腐败案件方面做出了很大努力,有很多功劳,但是它查处腐败官员的力度远远跟不上腐败案件滋生的速度。

*胡星斗:关键在于制度*

他根据自己平日了解的情况指出,有些级别较低的科级干部以及有些富裕地方的村干部的犯罪金额也很惊人,由于有上级政府里有高级别官员保护,依然得以逍遥法外。而有些市一级腐败官员,在省里或中央有保护伞,即使有再多检举信,也没有受到查处,或者只用党纪政纪处分从轻发落。

这位关注中国反腐倡廉进展的学者指出,要从根本解决中国日益恶化愈演愈烈的腐败问题,不能光靠中纪委这样的党内机构,需要从制度上入手,加强司法独立和媒体监督,并且要制定和实施阳光法,在法律上确立官员财产申报和公开制度,将领导干部的财产摊在阳光下由国民监督。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