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3:00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媒体观察:FBI“鼹鼠”向中国泄何密


美国司法当局说,一位美国联邦调查局雇员,涉嫌向中国泄密多年,严重危害国家安全。目前,这名华裔前雇员秦昆山(音译)已经和联邦当局达成认罪协议,等待判刑。有美国媒体说,秦泄密内容主要是FBI的工作内容和组织架构。

本月初,秦昆山和当局在纽约联邦法庭达成认罪协议,成为近年来FBI内雇员为中国窃密的最引人关注的大案。美国媒体《华盛顿自由灯塔》(周三)发表记者比尔.戈茨报道,谈到了一些秦可能泄密的内容,从而该新闻再度引起媒体关注。

华盛顿自由灯塔:秦为何泄密给中国

戈茨报道的标题是:中国通过FBI内贼偷窃其情报机密。报道说,秦19年来一直在FBI当电脑工程师,可能给中国情报机构提供反间谍情报。有助于在美国活动的大量中国特工,得以避开当局的侦查。

戈茨是华盛顿时报的记者,长期关注美中关系,特别是中国军事和情报运作对美国的影响等方面,是华盛顿政治圈知名外事记者。

他在其报道中提到了中国国安部和总参二部,并说这两个单位是指挥在美间谍的总部。但是,报道并没有直接说明,秦昆山案和这两个单位有何联系。

报道说,秦昆山遭到调查后,多次对FBI撒谎,企图掩盖其为中国泄密的行径。报道说,秦在FBI(纽约办公室)工作多年,通过了最高安全级别审查(top security clearance),知道很多FBI内情。报道说,他作为高级电脑工程人员,知道很多FBI的电脑系统工作程序,而这些对中国情报单位来说是求之不得的机密,还有可能是,中国的国安黑客可以以此来攻击美国的情报和政府电脑系统。

秦昆山从1997年开始就进入FBI工作,为何迟到今日才被抓到?秦是今年三月被捕的。报道说,是欧洲某安全机构最先发现秦同中国特工接头线索的,当时,秦到法国和德国旅行。

在联邦当局对秦的起诉书中,当局指控秦曾到意大利和法国和其上线中国官员接头。联邦起诉书中,没有提到该中国官员的单位,只是说“中国官员甲。”联邦起诉书说,和秦联系的中国官员,不只是甲还有乙甚至丙和丁(official 1 and Chinese nationals)。

戈茨的报道,提到了秦昆山案是近年来,FBI查出的最大向中国泄密案。报道还提到了多年前FBI查出内部“鼹鼠”陈文英案。陈文英从1982年到2002年,成为中国和FBI的双重间谍。

2005年,洛杉矶侨界闻人陈文英被判缓刑三年,两百小时社区服务,1万元罚款。九十年代末,中国总理朱镕基访美,洛杉矶方面的接待工作,由陈文英参与媒体方面的安排。在其康奈尔大学读书期间,FBI就和其接触。

戈茨在报道中提到了中国的国安部以及总参二部。这些单位是否直接参与或指挥秦或整个中国在美间谍网?戈茨的报道提到了很多背景资料和帮助读者了解案情的其他有关资料,但并没有说明,这两个中国(最)高级情报部门和秦昆山案有什么直接关系,也没有指明秦昆山的直接上线单位或机构。

按照联邦检察机关(本月初)发出的新闻稿,秦从1997年开始进入FBI当电脑工程师,FBI第二年就让其通过最高安全审查。这时,中国方面开始接触秦。(一些人,包括官员甲。这些人当中,有一些人是知道秦是FBI的雇员。)

秦昆山和珠海科力莱科技有限公司

秦昆山被FBI盯上,很大原因是他和珠海该公司(Kolion Technology Company)的关系。按照检察机关提供的消息,他之所以跟珠海公司联系,是因为该公司有他的亲戚任职,他自己也和该公司有经济关系(an indirect financial interest),部分就是通过他这个亲戚在该公司有投资。由于这种关系,“一些中国人”就要求秦给他们提供一些美国方面的情况,这样,秦就可能得到更多的“好处和实惠”。

到了2011年,秦昆山去了一趟意大利和法国,“这些中国人”介绍“官员甲”和秦认识。官员甲告诉秦,其是中国政府官员,知道秦在FBI工作。他和秦见面多次,曾询问秦许多FBI的内部机密情况,而秦就向甲透露了很多情况,其中包括某FBI特工的身份以及可能采取的旅游方式。

这些年来,秦的旅游地包括加拿大、泰国、香港、意大利、法国、德国、澳大利亚和新西兰,见了不少中国官员,包括甲。但是,他在FBI的调查询问中,将一些重要的会见情况都漏掉不报。

那么,秦昆山到底给中国泄漏了什么机密?联邦文件说,中国官员甲曾多次询问FBI的组织结构,秦在2013年3月,下载了该曼哈顿办公室的相关组织结构表,在屏蔽了相关名字后,秦将此情报交给了人在中国的官员甲。

联邦检察机关文件说,中国官员甲还询问秦,FBI的技术应用情况。2015年1月,秦也在纽约办公室将有关情况文件摄影拍照,这些照片内容是FBI使用的多种监视技术。秦将这些照片送到其个人手机上,又从手机上转发给了在中国的官员甲。

据据媒体(华尔街日报、华盛顿邮报、南华早报(8月1日))报道,中国官员给秦的“好处费”包括秦的差旅费和“嫖娼”费用(help Mr. Chun pay for prostitutes)。一次,中国官员给了秦几千美元。他在珠海公司的亲戚,也得到了不少“好处”,督促秦和中国官员合作,尽快把情报搞到手。

秦昆山说,他和中国的“上线”联系,不打电话,主要是通过微信来联络。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