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2:51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记者手记:芷江与飞虎队


芷江夜景(美国之音林森拍摄)

芷江夜景(美国之音林森拍摄)

去参观芷江飞虎队纪念馆的那天上午还是下着绵绵细雨。在芷江的那两三天里几乎一直下着这样的小雨:打伞有点儿夸张;不打伞却又会淋湿。正如出租车司机所说的那样,芷江飞虎队纪念馆就建在芷江机场毗邻,现在的芷江机场就是当年飞虎队使用的机场的一部分。 进得大门,远远望过去就是纪念馆的馆舍和门前的一架绘着飞虎图案的战斗机。

雨中的飞虎队纪念馆(美国之音林森拍摄)

雨中的飞虎队纪念馆(美国之音林森拍摄)

说起飞虎队,可能许多人都知道。但是大多数知道飞虎队的人首先想到的是云南昆明,很少有人会想到芷江,记者本人也是其中之一。直到从华盛顿临行前,在网络上为报道选题做调研时知道了吴建宏这个人和他的事迹,特别是亲临其境参观了吴建宏建议创办的芷江飞虎队纪念馆之后,才坚信芷江飞虎队纪念馆真的是名副其实,而这个飞虎队纪念馆的风格却是那样的低调、谦虚和处事不惊----芷江到底是总有大事情的小城。

之所以说芷江的飞虎队纪念馆名副其实,因为它除了拥有所有其它纪念馆都会陈设的当年物件和图片之外,纪念馆的馆舍就建设在当年飞虎队所使用的空军基地上,当年空军基地的各种设施仍然完好地保留在那里,给人留下印象最深的就是第十四航空队的作战指挥塔旧址。

飞虎队作战指挥塔旧址(美国之音林森拍摄)

飞虎队作战指挥塔旧址(美国之音林森拍摄)

作战指挥塔是一座看上去相当敦实的红砖三层小楼,据记载建于1938年10月。这是抗战时期芷江机场的无线电指挥中心、发报中心、机要室、情报室、作战室和指挥室等。

飞虎队作战指挥塔远眺(美国之音林森拍摄)

飞虎队作战指挥塔远眺(美国之音林森拍摄)

有记载说,陈纳德将军和中国空军高级将领曾在这里指挥了上千次战斗。纪念馆里还有另外一处建筑和物件也给人留下深刻印象:第十四航空队发电机房旧址和二战时期修建芷江机场所用的石磙,它们静静、低调地矗立在那里,丝毫看不出七十多年前曾经见证过怎样的引擎轰鸣和炮火连天。

飞虎队发电机房旧址(美国之音林森拍摄)

飞虎队发电机房旧址(美国之音林森拍摄)

来芷江之前,曾经在昆明参观了两个与飞虎队相关的展览:一个是“云南省飞虎队博物馆”;另一个是“昆明飞虎队纪念馆”。这两个馆所听起来名头都比芷江大,但是却没有自己独立的馆舍,“云南省飞虎队博物馆”设在昆明市工人文化宫里;“昆明飞虎队纪念馆”则是昆明博物馆的一个展厅。这里丝毫没有贬低这两处馆所的意思,对昆明人民能够缅怀和纪念飞虎队所做的努力表示敬意。只是想说,芷江的飞虎队纪念馆是一座建设在飞虎队机场原址上的独立馆舍。

在参观芷江飞虎队纪念馆之前,记者与馆长吴建宏约好,在受降纪念馆做采访。吴建宏同时也是“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受降纪念馆”的 馆长,时间正值“九-三”纪念大会和阅兵之前,吴建宏是各路媒体追逐的对象。在大约三十分钟的采访期间,至少有五、六通电话打进来;不过吴建宏在接受采访之前将手机设在震动模式,每次电话打进来,总是征得记者同意才接起电话。

芷江飞虎队纪念馆馆长吴建宏(美国之音林森拍摄)

芷江飞虎队纪念馆馆长吴建宏(美国之音林森拍摄)

问吴建宏当年为什么要提出建立飞虎队纪念馆,是否遇到任何阻力和困难,他如数家珍般列出了好几项理由:“飞虎队与中国军民共同抗战这段历史中国人都知道,但是在许多中国人眼中,一提到飞虎队就是在昆明、在云南。其实飞虎队的前身是美国志愿航空大队,是秘密来到中国的,它成立于缅甸,它的前期行动范围的确是以昆明为主。但是芷江这个空军基地与飞虎队非常有渊源,芷江机场的修建是陈纳德向当时的中国政府建议的。陈纳德认为,一旦日本发动大规模作战,中国东部主要是平原,而芷江这里是大山区,在山区腹地建设一座机场是很有战略意义的。”

吴建宏介绍道,经过几个阶段的建设,把芷江机场从最初的800平方米的一块地方,扩建成为4282亩的盟军远东第二大机场。在这个机场修建的前期,陈纳德还在这里创办了一所航校;因此,芷江成为中国空军接受美式训练的摇篮地。

吴建宏说:“在二战期间芷江与美国的关系非常密切和重要。飞虎队和中美友谊在芷江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1944年7月份,从芷江起飞的中美战机对日本在湖北的机场发动了毁灭性打击,三次空战共击落日本飞机165架。1945年2月25日,从芷江起飞的中美战机飞到日本本土,对日本裕仁天皇的皇宫进行了打击;虽然皇宫破坏程度不大,但是使日本皇室在日本人民面前丧失了尊严。”

再就是1945年8月,芷江机场和中美飞虎队员承担了领航、监护日军降使专机的任务,成为日本向中国投降最早的见证者,也使芷江成为二战中国战区的胜利之城而闻名天下。

石磙与修机场老照片(美国之音林森拍摄)

石磙与修机场老照片(美国之音林森拍摄)

采访中吴建宏始终没有提起他自己是如何倡导建立飞虎队纪念馆的。是纪念馆的一位工作人员送记者出门时说:飞虎队纪念馆的建成,缘于吴建宏在抢救抗战文物时发现的一张民工拉着石碾子修建芷江机场的老照片。吴建宏向芷江县政府提出请求,在芷江机场原中美空军指挥塔旁边建立飞虎队纪念馆。由于芷江机场由军方管理,吴建宏不厌其烦地找空军的领导,从中美友谊的大局反复宣传建飞虎队纪念馆的理由和意义,并把海内外各界人士支持的信件让他们看。他的真情最终感动了空军,为他争取到了在原址修建飞虎队纪念馆的土地。

芷江有条街叫飞虎路(美国之音林森拍摄)

芷江有条街叫飞虎路(美国之音林森拍摄)

芷江人对美国、对飞虎队充满了感激之情。问起街上的百姓,无论男女老幼都知道飞虎队和“美国街” (当地人对抗战时芷江美军军营的称谓),他们都会说:美国人不远万里到我们芷江来,帮我们打日本,我们应该永远感激他们。

从飞虎队纪念馆回宾馆时雨停了。从那里到芷江小城只有不到两公里的路程,终于可以步行在小城里走走了。下榻的宾馆在小城最热闹的地带,这里十字路口的路牌清晰的大字写着:“飞虎路” 。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