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1:50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媒体观察: 重判高瑜,习近平知否


2015年4月17日香港示威者在中联办展示中国记者高瑜照片

2015年4月17日香港示威者在中联办展示中国记者高瑜照片

71岁的老记者高瑜被重判七年,习近平知否?海外有舆论称,习近平并不知情。但也有中国问题观察人士说:说习近平不知情,情理和逻辑都说不过去。他们认为,正是习近平下重手,才导致多次坐牢的高瑜,再度被判重刑。

亚洲周刊:重判高瑜,习近平不知情

高瑜被重判习近平知否?这个话题近期在中国所说的“海外”引起讨论。设在香港的亚洲周刊(2015年5/3日20卷17期)说,“中国政坛传出”习近平对判高瑜并不知情,“也不晓得会判刑如此之重”。该报道(题为:习近平反对高瑜案 ?)说:最高法院院长周强的强势动作,被视为扯习近平后退。报道说,这案子可能还有变化,高瑜“可能服刑后提前释放”。

报道说:据了解,案子宣判前,习并不知情,也不知道会判决如此之重。而高瑜在西方媒体报道习家族经商问题时,高曾作出“较为实事求是的表述,为习近平说了些公道话。”

事实上,一段之间前,多维新闻网曾有评论称:习近平对重判高瑜并不知情。而这种高被重判习不知情的说法,遭到其他评论人士反驳。

胡平:重判高瑜,定同习近平有关

长期研究中国民主自由化途径和方式的学者胡平认为,最后处理高瑜一定同习近平有关。明镜网透露(4月30日),胡平说,把高瑜抓起来,不知道是否通过习近平本人,但“最后的处理一定同他有关,也就是说如果给她 了,这个帐肯定要算在习近平头上,这点毫无疑问。”

胡平说,现在对习近平反腐有很多赞扬之词,但最主要的问题是:他抓那么多人干嘛?只要他抓了那么多人,对他的所有好评统统站不住脚。胡平说,习政权若能在这类问题上处理的不太糟---都不能指望他处理得好---不太糟至少今后余地大一些,“这一步要是走错了,自己就把自己的空间堵死了,对今后的很多事情都会产生很深远的影响。”

牛泪:处理高案本当更有智慧

在多维网上有知名度的博客作者牛泪(4月20日)曾发文题目是:对高瑜案的处理可以更有智慧。文章说,对体制外批评者和公共知识分子的处理“软硬失当”一直是高层非常头疼问题。

文章说:“软的时候,没有底线,硬的时候,又上纲上线。结果即造成平常失之于软,使得一些人缺乏底线思维和敬畏意识,在具体处理中又往往失之于硬,好像除了用专政手段之外,就没有其他处理方法了。孰不知这样不仅不能有效解决问题,反而容易激化矛盾,一些本来有理的事情,最后反而经常英文处理手段僵化被搞得非常被动。”

牛泪没有提到的是,所谓“软硬失当”让当政者“非常头疼”之现象,其本质正反映出有法不依而倚重人治的原因和结果。

大道青天:重判高瑜,绕不过习组长

也有博客作者大道青天在多维网(4月20日)发表文章(题为高瑜为何被重判)说,高瑜的刑期不可能绕过国家安全领导小组习组长,况且此事还关系着9月习组长对美国的第一次国事访问。其次,从严从重从快的对敌斗争思维,是习组长的一贯风格。“许志永、伊力哈木和处理新疆暴恐,都反映出我在“庆亲王”一文中提到的那种desperation (绝望)----‘我们这一届再搞不好,共产党就真完了’ ”。

文章说:抓高瑜的儿子,逼她在电视上认罪,然后以这个认罪为依据判七年,当着全世界的面,公然表演这么卑鄙的审判,种种预后,习组长不可能没有考虑。

大道青天说,从某种角度说,重判高瑜,也是给美国看。这“更是人质外交的老戏码了。方励之、王丹、魏京生、陈光诚等等都是这么出去的。只要你奥巴马给我们的新型大国关系留面子,人你领走。为了防止你不领,也不让步,让高瑜像刘晓波、高智晟、胡佳似的,在我这把牢底坐穿,我们才特意重判,你忍心让71岁患病的高瑜坐七年牢吗?”

牟传珩:说重判高而习不知情是指鹿为马

作者牟传珩在劳改基金会所办观察网发表文章题目是:重判高瑜习近平不知情---谁在护主心切指鹿为马。文章说:有人早就在接受亚洲周刊采访时打出“习近平是个改革者”这张牌,声称习近平所表现的左倾,是为了体制内的政治平衡,是习的反对者给习近平“伪造了左倾形象”。

文章说,当下仍有人基于不同目的,不停地在为习近平反腐唱赞歌,奢望其成为当今中国的蒋经国,而对其独揽大权,严防和平演变,反对普世就价值,不断抓捕异见人士的一面遮遮掩掩,甚至传谣江泽民搅局、刘云山绑架或习近平在做“假动作”,“在下一盘好大的棋”。

牟传珩说,中共十八大四中后,不少人对习“依法治国、依宪执政”言论充满幻想,认为习的中国梦是宪政梦。然而“党的喉舌舆论一再发起对民主宪政、公民社会、普世价值的舆论围剿。“特别是自习近平8.19讲话以来,中国大陆顿时意识形态狼烟滚滚,‘舆论斗争’叫喊甚嚣尘上。”

文章说:人民日报2014年1月9日刊文,更是重提政法机关是‘刀把子’理论,要‘刀把子’必须置于党的绝对领导之下,已经为今天当局重判高瑜提供了强大的背景支持。

高瑜之罪和七不讲

高瑜在今年4月17日被北京三中院判刑七年,罪名是“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机密”。环球时报(2014年11月24日)说,高瑜泄漏的“那份中央机密文件涉及中央对意识形态领域的工作部署”。海外报道说:这份文件即所谓要大家“七不讲”的九号文件。这是高瑜因政治原因第三次被判刑坐牢。

所谓七不讲是:普世价值不要讲;新闻自由不要讲;公民社会不要讲;公民权利不要讲;党的历史错误不要讲;权贵资产阶级不要讲;司法独立不要讲。

5月3日是世界新闻自由日,国际记者联合会发表声明,敦促中国当局立即释放高瑜。记联说,他们向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总理李克强等中国领导人发出联署信,呼吁立即释放71岁的高瑜。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