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4:31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中国独立记者高瑜上诉二审三度延期


高瑜接受美国之音采访谈薄谷开来(美国之音东方拍摄)

高瑜接受美国之音采访谈薄谷开来(美国之音东方拍摄)

国际社会广泛关注的中国独立记者高瑜“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一审七年判决的上诉二审,近日再次被延期三个月。星期二见到高瑜的辩护律师表示,高瑜近期的身体状况更加不好,令人担忧,高瑜在获知二审再次延期后感到非常气愤。

高瑜辩护律师之一北京莫少平律师事务所的尚宝军星期二上午前往看守所探望高瑜,通报二审第三次被延期。尚宝军星期三对美国之音记者表示,他星期一下午接到法院电话通知,高瑜案二审被延期三个月,到明年1月12日,应该是得到最高人民法院批准。当他向高瑜通报时,高瑜表示法院或看守所没有告诉她,并对再次延期感到愤怒。

尚宝军说:“我问高瑜是不是得到了这个消息,她说没有。她听到这个消息也很吃惊,也很生气吧,或者说,这种无限期的拖延是想,他们想干什么她也搞不清楚。”

71岁高龄的高瑜一直患有高血压、心脏病、美尼尔综合症等多种疾病,在看守所内状况更加严重。尚宝军律师透露,高瑜近期曾突发严重心脏病,且发病的频率增加。他说:“最近一次的突发心脏病是10月3日凌晨4点钟左右。心痛得厉害,然后就叫狱医,服药也不太管用,所以就给她输液打点滴,经过7天的打点滴,一直到10号。但是很显然,这个心脏病发病的频率越来越高了。”

尚宝军律师表示,法院再次延期二审的理由是案情复杂重大。但律师认为,高瑜案并不复杂,就是她有没有在2013年6、7月向海外提供一审认定的有关“七不讲”中办文件。至于是否重大,那就要看当局的判断,但无论如何,应当从人道的角度,在迟迟作不出二审的情况下,允许她取保候审,出来治病。

他说:“不管怎么说,我们还是认为,高瑜毕竟年老体弱。如果出于各种考虑一时难以下结论的话,可以让高瑜取保候审,先治病。你可以延期,当然法律也没有规定,最高院的延期次数限制。理论上说,它可以继续延下去,甚至更长时间。既然这样,不如先让高瑜出来治病,这是我们的最基本要求。”

尚宝军表示,法律规定,在法定审限内,如果结不了案件,就应当给被告人变更强制措施。但是辩护律师和法院对法定审限的理解不同。律师认为法定的审限不包括所谓延期,否则,只要最高法院批准,审限可以无限期延长,被告可以无限期被关押。

他说:“我们的理解认为,二审的刑事案件,法定审限就是两个月。如果两个月不能作出开庭判决,那都是超出审限,应该变更强制措施,取保候审、监视居住。至于经过高院、最高院延长多少次,就算没有限制,但也应该不属于法定的审限范围内。但是法院认为说,只要经过批准,都在法律规定的审限之内。”

曾三次入狱的北京资深媒体人高瑜去年4月下旬被警方拘捕。当局指控她向境外网站泄露内容包括要求高校教师不讲普世价值、新闻自由等“七不讲” 的中共9号文件。高瑜否认指控,坚持无罪,但今年4月17日,一审被判刑7年。高瑜不服,向北京市高级法院提出上诉,应在两月内审结的二审此前已经延期了两次。

同时,律师几次提出让患有多种严重疾病的高瑜取保候审的申请,都被当局拒绝。高瑜的案件从开始就受到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包括美国和欧盟国家在内的政府和许多国际人权组织都先后多次发表声明,要求中国当局释放高瑜。

奥巴马的国家安全顾问苏珊·赖斯在国家主席习近平9月下旬对美国进行国事访问的前夕,在乔治.华盛顿大学演讲提到人权问题时提到高瑜等人的名字,称美国将直言不讳地讨论人权问题。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