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1:01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安倍谈话》咨询机构面对内外压力进展艰难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预定8月发表的二战结束70周年的《安倍谈话》,在中国、韩国不断牵制激发了日本国内保守舆论对抗后,《安倍谈话》的咨询机构正遭遇舆论压力。

这个月中日两国恢复中断了3年以上的政、党高官交流,中方每次必向日方强调关注日本首相安倍晋三预定今年8月发表二战结束70周年的《安倍谈话》内容,过去靖国神社涉及的历史纠纷不再提,钓鱼岛(日称尖阁诸岛)的主权也在中国几乎每日例行地巡逻东中国海的行动中也不再争议。

《安倍谈话》其实在日本也正处于歧路,虽然刚结束访华的日本执政两党干事长3月23日对中国政协主席俞正声说,“安倍首相已显示继承前首相谈话的意向,《安倍谈话》没有令中方担心的内容”,但不仅中国驻日大使程永华3月25日在东京演讲时,继续强调中国关注《安倍谈话》,显示了中方不信任,而且日本传媒、舆论也怀疑干事长们的根据。

安倍确实再三公开表示他会继承前首相的谈话精神,但他也从未否定要表达自己的主张。3月19日执政自民党干事长谷垣祯一和公明党干事长井上义久一起与安倍会面、讨论他们访华事务时,谷垣说,“中国现在很关心《安倍谈话》,如果这次中方提起,我们想介绍《安倍谈话》咨询机构现在讨论的内容”,安倍回答:“是哦。”

安倍政权任命《安倍谈话》的咨询机构“二十一世纪构想恳谈会”不定期和不公开地开会,从本周公开的恳谈会3月13日的讨论记录来看,成员们争议激烈。

咨询机构

今年2月19日,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在记者会上宣布16名“回顾二十世纪,构想二十一世纪世界秩序和日本角色的有识者恳谈会”(简称“二十一世纪构想恳谈会”)的名单,包括12名学者、两名新闻工作者、两名商人,大部分学者在日本有着忠于学术的形象。

领导恳谈会的座长西室泰三也是“新日中友好二十一世纪委员会”座长,恳谈会代理座长北冈伸一则是安倍信赖的学者、国际大学校长,曾出任中日共同研究历史的日方代表。

恳谈会定格为首相咨询机构,菅义伟说明其任务是7月提交“作为反省过去战争的战后和平国家,今后怎样贡献亚太地区和世界,希望集中智慧写出能向世界发出讯息的《新谈话》”。

2月25日恳谈会首次开会,安倍出席并具体要求5项研究纲目:1)怎么看待二十世纪世界和日本的步伐,我们从二十世纪经验该汲取什么教训; 2)日本战后70年基于二十世纪教训,走了什么样的道路,特别是对战后日本的和平主义、经济发展、国际贡献该怎么评价; 3)日本战后70年与美国、澳大利亚、欧洲各国,还有特别是和中国、韩国为首的亚洲各国走了怎样的和解道路 ;4)基于二十世纪教训,该如何描绘二十一世纪亚洲和世界的前景,日本该做什么贡献; 5)战后70周年日本该施行怎样的具体政策。

内外噪音

虽然现在日本也有看法认为,日本并不需要每10年就对二战发表一次《首相谈话》,有二战结束50周年时的《村山谈话》就够了,但日本时事通信社《外交》月刊总编辑铃木美胜说:“安倍打算发表战后70年《安倍谈话》的初衷,是希望诀别70年来日本主权不够完整和不断道歉的战败阴影,追求他建设美丽国家的政治理想,他希望通过谈话向世界展示未来的日本形象,并从政治、外交、金融、贸易等方面推进完全独立自主政策,构筑真正强大的日本。”

从安倍要求研究的内容来看,他构思的《谈话》方向也并没有否认战败的意图,但恳谈会刚开始研究,就遭遇中韩两国以图牵制的外部环境和由此引发国内保守派反对的内部环境。

当恳谈会代理座长北冈伸一2月公开说,他想让安倍说出“侵略”这个词,以便日本彻底诀别过去,走向未来的意见,还处在大部分主流传媒、舆论安静思考期间,内外噪音令非主流传媒带动部分主流传媒开始警惕安倍说“侵略”,恳谈会里少数保守派学者马上高调澄清北冈没反映他们的意见,他们在3月13日讨论中说的理由是二战中的日军行为“并不完全符合联合国的侵略定义”。如果安倍不想说“侵略”,他至少已找到了一些意见依据。

争论诚意

在中国不断的牵制声和最近邀请安倍出席9月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活动的动作中,安倍政权也等不及7月恳谈会的结论,曾主张安倍继承《村山谈话》的菅义伟也再三以“战后70年日本走的是民主、维护人权的法治国家道路”,来作为政府反击中国政治体制和现状的官样标本。

中国邀请安倍出席纪念抗战胜利活动,外长王毅开出的条件是安倍有诚意,但现在日本无论政府还是民间都觉得中国邀请的本身没诚意,来自外务省的分析说,“邀请安倍既有中国要突出自己是二战战胜国身份的意图,也有中国牵制《安倍谈话》的意图”,保守派网络上更有广泛吐槽指“中国故意要让日本难堪”。

其实日本非盈利组织“言论NPO”3月15日至19日对6000名日本学者做的问卷调查说明,80%的被访者认为,日本应该对东北亚显示“不战誓言”并以此来构筑地区和平。二战结束70年、日本走了70年民主道路,日本已有充分自己思考与讨论的成熟基础。来自外务省的分析也说:“安倍是个超过一般认识的思维缜密的人,他也最厌恶被人指手划脚。”

美国要素

日本内阁府和言论NPO去年做的民意调查都说明,日本社会对中国印象不良的民意可能高达8成。除了政治体制形象、官僚生硬态度外,食品不安全、山寨商品泛滥等中国社会唯利是图的价值观也是原因,美容院里对中国认识几近于零的理发师也会脱口而出“不想去中国”。

许多学者赞成日本应明确承认侵略并深刻道歉,但他们不想被怀疑是附和中国主张的卖国者,中国调子越高,他们就越沉默,结果保守派的声音在社会占主流,即便在野党内也有反对安倍说“侵略”的意见,民主党为此也有分裂危机的传闻。

包括日本在内,国际社会广泛认识美国是二战真正的战胜国,安倍参拜靖国神社、安倍是不是要修改战败定义,最终探索的是美国的宽容度。美国在静观,中韩以外的其他战胜国也在静观,但日本与中韩争论多年不休的靖国神社问题,美国只在前年安倍参拜后发表一个表示失望的声明,就能阻止参拜至今。安倍今年发表什么样的《谈话》,最终会考虑的仍是美国的态度。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