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5:41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谷案激起千层浪 质疑大潮袭八方


中央电视台画面显示谷开来(中间站立者)2012年8月9日在中国东部的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出庭受审

中央电视台画面显示谷开来(中间站立者)2012年8月9日在中国东部的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出庭受审

对谷开来的审判已经过去数日,但这个审判在民间引起的反响却丝毫没有任何走弱的迹象。人们不仅对案情的诸多细节提出了严肃的质疑,而且对当局使用的“切割”战术提出了严厉的批评。

被称作中国“世纪大案”的薄谷开来案件的审判在8月9日进行了7个多小时后就匆匆收场,让人们感到极度失望。这种失望情绪迅速转化为强大的质疑的声浪,冲击着各种媒体、网络和街谈巷议。

*杀人动机:护犊还是护“共贪党”

质疑首先集中在谷开来杀死英国商人海伍德的动机。按照谷开来的说法,她是在儿子薄瓜瓜受到生命威胁的时候不得已而动了杀机。但是,很多人,甚至不少法律界人士,对这一说法并不认同。

网络评论人士解滨日前发表文章认为,像谷开来那样地位的人会为了几万块钱杀人吗?就是为了一、两千万她也不至于冒那样大的风险。解滨说,“如果把那个数字一公布,人们会大吃一惊:搞了半天,原来我党的高干都这么有钱啊!都把资产转移到海外去了。这是一个共贪党啊。”

曾经担任毛泽东夫人江青律师的张思之直接了当地表示,他对这个威胁是否达到了致命的程度心存怀疑。张思之认为,这种说法实际是对自己的一种开脱,这种开脱是在开脱别人。

中国律师陈有西也认为,薄熙来的儿子薄瓜瓜只是一个学生,怎么就涉及如此大的经济利益,薄家的这种经济利益来源的正当性值得调查。他认为,杀人案之后还有其它案。

日本《朝日新闻》在8月11日发表的报导说,谷开来杀死海伍德的主要原因是金钱。谷开来在过去多年中先后把60亿美元的资金转移到海外帐户,而海伍德就是具体的经办人。

此外,谷开来杀人所使用的毒药来源也受到人们广泛的质疑。律师张思之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的时候说,从专业的角度看,毒品从哪里来?是谁提供的?这是非常重要的环节。提供毒品的人应该说在这个案子里是从犯,但为什么没有列入侦察的范围,更不要说起诉了。

*王立军为何隐身?*

让人们不解的另外一个问题是关于原重庆市副市长,薄熙来的心腹王立军,以及另外四位重庆警方的高级官员在海伍德被杀案中的作用。王立军在今年2月6日擅闯美国驻成都领事馆引爆了整个案件,而且又直接参与了谷开来谋杀海伍德的策划。但是,在安徽合肥对谷开来的审判过程中,王立军并没有露面。

苹果日报、英国每日电讯报等不少中外媒体都提出,为什么在整个庭审过程中始终不见王立军的影子。律师张思之说,“王立军在这个案子中的作用直接影响到王立军在另一个案子中居于什么样的角色。按照现在的做法,谷案不细审了,那就没办法了。”

*薄熙来焉能置身事外?*

8月10日,合肥中级法院审理了涉嫌包庇谷开来杀死海伍德的四名重庆高级警官。法院公布的通稿说,原重庆市公安局副局长郭维国、刑警总队队长李阳、技术侦察总队队长王鹏飞和沙坪坝区公安分局副局长王智等都承认了起诉书指控的徇私枉法的基本事实。香港明报指出,法院发布的通稿中没有提及王立军和薄熙来是否曾要求这四人掩盖谷开来的杀人罪行。

*三案本一案, 一案变三案*

观察人士指出,实际上,无论是王立军案还是谷开来案,或者重庆那四位警方高级官员的案件都是薄熙来案的组成部分。没有多少人相信,谷开来的杀人行动会在薄熙来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发生,也不会有什么人相信王立军和那四位高级警官会在没有薄熙来影响之下愿意听从谷开来的驱使进行犯罪活动。

中国著名的专栏作家,独立记者高瑜近日撰文对此表达了类似的看法。她说,薄熙来、谷开来和王立军都犯了案,这三人的案情互为因果,三案实际就是一案。但是,从现在中共当局的安排来看,先审谷开来,后审重庆四位高级警官,然后在成都举行对王立军的审判。薄熙来的公审至少到目前还没有任何消息。

高瑜说,中共现在是把这一案变成三案,意图很明显,就是搞政治切割。而切割的目的就是便于“捂”,要把问题和责任都切割给谷开来、王立军就最好,从而保证18大的顺利交班。

*切割的局限: 中共与贪腐终难切割*

香港开放杂志总编金钟在日前发表的“薄熙来可能的结局”一文中说,“切割”是中共的一大创新。毛泽东明明是江青四人帮的后台,但通过切割处理,四人帮被打倒,而毛泽东却依然是中共的伟大领袖。在一党遮天的国度里,中共高层指鹿为马的能力从未动摇。

中国近代史专家章立凡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的时候表示,从这次薄谷开来案子的切割处理的彻底程度看,中央高层是希望把薄熙来的问题放在党内处理,根本没有打算对他进行公开审判。

但是,台湾著名的政治学者,政治大学教授寇建文认为,中共通过“切割处理”是可以守住中共高层的许多贪腐丑闻,减少对中共形象的破坏、顺利完成权力转移的目的。但是,寇建文还表示,这种切割却深深损害了人民对法治的信任,从长远看,中共将很难再把贪腐和中共自身切割开来。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