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8:25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何清涟:谁说本届中国证监会不聪明?


一组商业界人士走出中国证监会(2015年7月9日)

一组商业界人士走出中国证监会(2015年7月9日)

编者按:这是何清涟为美国之音撰写的评论文章。这篇特约评论不代表美国之音的观点。转载者请注明来自美国之音或者VOA。

9月9日那一天,也许是为了纪念“中国穷人的大救星”毛泽东,中国证监会发布《关于发挥资本市场作用服务国家脱贫攻坚战略的意见》,核心内容是为中国592个贫困县IPO免除排队,即开放绿色通道,让贫困地区政府能够上市圈钱,不,应该说是上市筹资,“圈钱”这词实在太难听了。

扶贫IPO资格与中央财政转移支付间的关系

乍看之下,我一时有点转不过弯来,从17世纪荷兰人在阿姆斯特丹开办人类社会第一家股票交易所以来,直到今天的华尔街及各国股市,股票上市都要看公司的赢利能力与资本回报率,没人将股票交易所办成慈善机构。中国证监会是吃错药了?难道去年股灾之后,中国证券界精英尽数打入天牢,如今当家的全成了二三流人才?

上海证券交易所(资料照片)

上海证券交易所(资料照片)

突然想起8月下旬中国公布央地财政关系改革的消息,说的是党爹要与地方政府这些儿子们分灶吃饭了,顿时明白本届证监会真聪明,想出了为国分忧的高招。当然,这也充分体现了当今中共高层领导精准的识别能力,奏折一上,立刻就知道这是好主意,恩准照行。

现在来看这主意究竟好在哪里。

先给读者们看两张名单,一张是《2015年中央对31省份税收返还和转移支付总额》,如果看不明白,就请看文字说明。另一张是《证监会重磅:592个贫困县IPO免除排队》,然后再将两张表比较,就会发现一个事实,两张名单高度重合。

股市扶贫名单上所列592个贫困县,都来自于全国经济欠发达省份,少数民族8省份包括新疆、内蒙、宁夏、青海、甘肃、云南、贵州、广西等省区。其余省份包括四川、河南、河北、湖南、湖北、云南、黑龙江、安徽及东北三省等地。

转移支付名单上列有中央财政收入转移支付数额。这些省份贡献给中央政府的国税总额少于中央财政对该省的转移支付,比如重庆2015年贡献的国税总额是1188.2亿元,比中央财政对重庆的转移支付1319.91亿元还少一点。除了重庆,湖南、湖北、四川等省份的国税总额也少于中央财政对它们的转移支付。比如四川号称天府之国,听起来似乎足以财政自立,但事实是四川获得中央财政的拨款最多,这次获得36个贫困县可扶贫IPO。

凡对中国财政体制略有所知的人,看了这名单就会明白,这是中央不想再照管这些儿子们全家的吃喝拉撒睡了。

中西部省份为何抢戴“贫困帽”

人类社会有个不能否认的特点,即嫌贫爱富,中国文化尤甚。但中共官场却有个特点,喜欢向党爹央妈哭诉自己的穷困,以争当贫困县为荣。每个财政年度开始之前,中国就会出现“中央财政喜气洋洋,地方财政哭爹叫娘”这一奇观,意思是指,中央财政又报增收多少,但地方却坚决哭穷没商量。除几个发达经济省份之外,各省都要派出得力官员赴京游说以财政部为首的几个部,谓之“跑部钱进”。各省驻京办事处的一把手,官阶可能不太高,但必须有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之公关能力,为“跑部钱进”服务。如果每年能够保住原有的贫困县数目,就算大功靠成,如果能够增加一二,办事的官员弹冠相庆,因为升官有望。

但中央政府发现这样当爹实在划不来。近四年以来,央地财政收入占比有个特点:地方财政收入增速大于中央财政收入增速,中央财政收入的比重由50%降为45%左右,地方则由50%升至55%左右。但中央对地方的财政转移支付额却呈逐年上升趋势。至2014年,转移支付的额度已达4.67万亿,占当年中央财政支出的比重为67.48%。对于这一结构,国家审计署定性为“转移支付结构不够合理”,中央政府也很不满意。

仅以扶贫一项来说,中西部不少省份都出现政府层层截流,将扶贫款挪作他用,建造豪华办公大楼。发放到乡、村两级,也多被基层官员用来谋私,或分配给自己那些并不贫困的亲戚与关系户,或是用来收取贿赂,让低保户送礼才予发放。这种情况被称为“沙滩流水不到头”,因此才有所谓“精准扶贫”一说。

甘肃省的中央财政转移支付占该省财政收入的70%左右,最近还出现杨改兰一家六口自杀现象,就是扶贫款被官员截流分肥的结果。

央地财政关系的要点是分灶吃饭

也因为考虑到扶贫款等各种中央转移支付被滥用,中国政府才一直在酝酿央地财政关系改革。于今年8月24日推出了《关于推进中央与地方财政事权和支出责任划分改革的指导意见》,要义在于重构财政事权与责任边界,逐步减少中央财政转移支付,让儿子们自己逐渐独立支撑门庭。本文简要介绍两个要点:1、“财政事权”突出了“财政资金”和“基本公共服务”两个关键词,主要按照“受益范围”原则来划分事权。根据《意见》,中央与地方财政事权分为三部分,即中央履行的财政事权、地方履行的财政事权和中央和地方共同财政事权。2、以事权划分为基础,“支出责任”被限定为“与政府履行财政事权”相关的“支出义务和保障”。说白点,就是在划分事权的基础上,决定哪些钱由中央出,哪些由地方出,哪些钱由中央与地方共同出并确定各自支付比例。

以下是确定的中央事权:国防、外交、国家安全、出入境管理、国防公路、国界河湖治理、全国性重大传染病防治、全国性大通道、全国性战略性自然资源使用和保护等基本公共服务领域,除此之外,属于地方事权的有教育、医疗、养老、失业等社会保险。

也就是说,中央政府希望通过央地财政关系改革,结束过去地方政府那种会哭的孩子有奶吃的情况,并扼制地方政府无限制支出,深陷债务泥潭最后还得央妈拉拔的局面。但中西部与八民族省份,基本上没有什么象话的产业,向来对中央财政转移依赖度高,让这些省份财政自立,肯定是连站立都困难,更别说行走了。中央采纳证监会的建议(或者是中央智囊提示证监会提出这建议),给不了钱就给政策,开放证券市场的绿色通道,让你们去股市上圈钱。

股民会赞助扶贫IPO吗?

剩下的问题是:中国股市现在元气大伤,股民们会去买这类意在扶贫的股票么?

如果以扶贫做慈善之名发行股票,中国股民不会买。但如果通过一番精心运作,将其包装成有利可图的投资品种,哪怕是短期内的黑马股,也会有股民跟风购买,请注意,关键字是“跟风”,因此,得先有人或者机构“刮风”。

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对扶贫IPO,如果中央政府完全放手,那是不会有机构与股民去购买的,因此,中央政府还得继续发挥父爱精神,将多年来仰赖父爱生存的儿子们“扶上马,再送一程”。“扶上马”不难,最拿手的办法是由中央部门召集各种公募、私募基金与证券商开会,让他们当场自愿认购若干。这些机构都是在中国股市上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弄潮儿(有时没有潮头也能造出一波来),唯一害怕的就是中央政府,自当乖乖认购。但他们绝对不会想成为这些公司长期持股的大股东,认购之后,会寻找合适时机,机构之间进行合作,将这些股票轮流炒作,拉抬至一定价位后出手。

中国股市是铁打的营盘,流水的股民。股民们早就不看什么公司业绩、股票市盈率之类技术指标了,每天盯着股市,就只为寻找“黑马”,一旦发现某几只股票出现上涨异动,就会跟进炒作。至于是否能够通过炒作获利,那就是赌运气了。

总之,股市到了中国,就承担了中国经济改革重任,朱镕基总理当年将股市当作国企圈钱脱困场所,如今证监会以帮扶贫困地区政府之名义,为扶贫IPO开辟绿色通道,更是高招。至于投资者的利益,政府早就警告过了“股市有风险,投资须谨慎”,既然是投资,那就有输有赢,风险自担。

谁说本届中国证监会不聪明?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