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2:44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何清涟: 安全高官马建的红黑之路


国家安全部副部长马建受调查(人民网截图)

国家安全部副部长马建受调查(人民网截图)

编者按:这是何清涟为美国之音撰写的评论文章。这篇特约评论不代表美国之音的观点。转载者请注明来自美国之音或者VOA。

近30年来,中国商人在政经舞台上演出的各种财富故事,其离奇程度远远超过了任何小说家的想象,而且绝对是“长江后浪推前浪,一浪更比一浪强”。不过这些商人的路能走多远,场面能撑多大,除了自身在中国特色商海中扑腾的能力之外,还得看他们背后靠山的牌头有多硬。川商刘汉与鲁商郭文贵走的都是“政商结盟”之路,但后者事发后不仅能藏身海外,还可以现身公开叫板,这当然要拜其靠山余荫之赐。主管海内外间谍工作多年的国安部副部长马建因其神秘权力,确实比“政法沙皇”周永康更牛。

“安全力量被窃用为官商勾结的利器”

中纪委逮捕马建,大概是谋定而后动。因此有关他的种种消息,不象周永康一样,在抓了大半年之后,才陆续由媒体采取“削边式报道”,从其儿子、儿女亲家、兄弟家族开始,最后才揭及本人。马建1月9日被抓之后,《环球人物》杂志于1月16日发表了一篇《国安部高管马建落马,曾是反间谍活动负责人》,分析了马建落马的四种可能,第一种就是马建或与北大方正集团前总裁李友被查有关。另外三种依次是:与令计划有关,与周永康有关,参与窃听领导人谈话等非法活动。郭文贵的名字当时只出现在财新网1月16日发表的《方正纠纷表面趋缓 暗潮涌动扑朔迷离》一文中。该文介绍了方正集团和政泉控股之间的纷繁纠纷。作为读者,我从这篇文章中读出“欲知后事,且听下回分解”,当时确实看不清那“暗潮”的真相是什么。

3月24日开始,国内三大媒体先后出动,腾讯财经当日发表《郭文贵与他的神秘“盘古会”》;3月25日,财新网发表特稿《郭文贵围猎高官记:从结盟到反目》;财经网紧接着于3月26日发表《起底郭文贵》;《财新周刊》于3月30日发表特别报道《权力猎手郭文贵》。

这些文章最惹眼之处,不在于那些让人眼花缭乱的商界纠葛,而在于郭文贵与安全部门的关系。“据称,有关部门调查发现,马建亲自掌握的一个处,居然拥有国内经济犯罪大案要案的办案及动用技术手段授权。在郭文贵、马建的内外交攻下,安全力量被窃用为官商勾结的利器。该处有多名干部遭到调查。”“ 郭文贵所围猎的官员中,包括一些‘与安全部门有关系’的特殊人员,这增加了他本人的神秘性,也为其商业活动提供极大便利”。

法广驻上海特约记者曹国星非常敏锐地看出此案的不同寻常,写了一篇《郭文贵故事:情报机构掌握权之争》(3月27日),将上述多篇报道的相关内容浓缩在一起,指出此案的要害:“但郭文贵一案的要害并不在反腐,而在于情报权力的重组。此番郭文贵案情全面暴露,看似郭文贵玩火自焚,将马建这一郭文贵在情报部门的直接盟友拉下马,但更与新掌权者意图以此清洗并彻底掌控情报部门直接相关。”此论可算是慧眼独具。

马郭结盟的“围猎”

也许马建用来洗钱挣钱的手不只郭文贵一只,郭文贵的靠山也不止马建一位(财新文章说了“马建只是郭最重要的盟友之一”,郭自称“还认识更高的领导人”),但本文只谈马建故事。从财新对郭的报道《郭文贵围猎高官记:从结盟到反目》中,可以梳理出马郭结盟起始年份与脉络:

2006年,马郭结盟,开始围猎。从此,“郭文贵就开始了否极泰来的转折,一次至关重要的结盟让他从此无役不胜。”十八大后,形势逆转,“一个在特殊身份保护伞下不为人知的狐假虎威、虎狐勾结逼迫商业对手就范,为其失败的资本运作输血的模式,也由此曝出冰山一角。” 郭文贵在《南华早报》3月30日对他的专访中,在回答马建和他的关系时,郭文贵不仅承认关系密切,还说:“要是没有他,我就不会有今天。”

这只“冰山一角”有哪些呢?以下是财新文章的点滴:

在郭文贵举报刘志华一案中,那盘60分钟的录相是“郭文贵动用特殊手段所为”,但“这盘录像带经由相关部门特殊渠道,直接递进中南海,高层领导震怒”,这特殊渠道就是马建提供的,于是,“2006年摩根中心的失而复得,显然是一个转折点”。

借马建之力的厉害,不在于对付刘志华这类文官,2008年在北京金泉广场项目与北京保利公司的合作纠纷,最后以和解结束,这才算是真功夫。因为北京保利的总公司中国保利集团是军方企业,董事长是总参装备部少将贺平,开国少将贺彪之子,邓小平之女邓榕之夫。贺于2010年才从董事长位置上退休。连第一豪门驸马旗下公司对其都采取“和解”之策,这一“战绩”不可谓不辉煌。有这一战绩作为“江湖传说”,郭永贵再在商场上“逼退各路对手”,基本上一路凯歌。对方忌惮的,不是前台活动的郭永贵,而是站在后台的马建。

在拿下民族证券的过程中,国家安全部不仅为郭的政泉置业“向北京国资委、北京产权交易所出具安全部公函,马建以安全部名义亲自出面协调,要求北交所设置排他性条件,使得政泉公司成为惟一受让人,郭文贵与少数国家权力机关工作人员,内外勾结,致使优良的数十亿国有资产流失”。

既然有国家安全部副部长马建做后台,郭文贵拓展商业活动的重要道具之一就是录相:“有举报称,郭文贵长期以来依靠他控制的河南裕达国贸酒店、北京盘古七星酒店接触领导官员,利用酒店内的高档娱乐设施、奢侈品和色情从业者进行拉拢腐蚀,并用隐秘的音像设备摄录领导干部的不光彩一面,以此要挟。”这些录相应当也是马建亲自掌握的国安某处查办经济犯罪大要案的利器之一。如今马建被抓,郭文贵藏身海外,那些昔日的“要挟利器”如今肯定有一部分落到中纪委手中,不知昔日盘古大观的豪客们是否因此会感到惶惶不安。

马建的故事还将从各个方向延伸

马建虽然系狱,而且其腐败成果已初步曝光了一些,比如有6套别墅供养六位情妇兼两位私生子的故事,比如与郭文贵结成“魔鬼盟约”的故事,但马建的故事大头在后面,因为还有几条未展开的线索:

一、按《环球人物》杂志在京城打听的结果,马建与令计划、周永康案有关,并参与窃听领导人谈话。

二、郭文贵背后的靠山“除了马建之外,可能还有更大靠山”。郭文贵自述,说介绍刘志华给他认识的人“现在是中共中央最高领导人之一,是他安排让我去的。这个人我认识了多年”。

三、《财经》3月26日在《起底郭文贵》中披露:到2013年底,郭在香港上市公司数字王国集团有限公司中,持有8亿4000万股,该公司股东还包括戴相龙的女婿车峰。同时,车峰也在郭的盘古大观建筑里拥有物业。2013年1月1日,《纽约时报》曾以《戴相龙亲属借平安获利》报导过这个家族与平安保险公司之间的故事,平安保险公司承托着好几家权贵家庭的财富。

四、郭文贵现居海外,还在不断释放各种真真假假的信息,外界接收信息与辨伪的过程,就意味着故事还在继续。

从其手法及无底线来说,马建完全可以与中国现代特务制度的开山祖师戴笠比肩。导演李军林看了与马建有关的系列报道后,直接写微博【报告广电总局:这个可以拍成电影不?有间谍、有国安、有艳情、有兄弟、有反目、有出卖、有忠诚与背叛、有红与黑、有局中局套中套、有反腐、有围捕、谁说中国没有好题材。】

在中国语境里,官商是“红“,依附官府的恶势力如刘汉这类是“黑”,马建虽然是“红”,但其手法是“黑”。因此,马建这位中共情报部门高官堪称当今中国集红黑于一身的极品。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