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26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何清涟: 零和博弈-----现存利益结构的必然结局


编者按:这是何清涟为美国之音撰写的评论文章。这篇特约评论不代表美国之音的观点。转载者请注明来自美国之音或者VOA。

2012年12月26日,美国彭博社推出一组中国红色家族的财富故事,其中一个数据让我省悟:中国已进入零和博弈阶段。

零和游戏:赢者所得即败者所失

这组数据是:“王震之子王军、邓小平女婿贺平和陈云之子陈元三人领导的公司2011年总市值为1.6万亿美元,相当于中国年度经济产出的五分之一强”。所谓“年度经济产出”即GDP。中国的GDP总量居世界第二,这个数据显示这几家公司对中国经济的操控能力已超出人们的想象力。这个数字还揭示了一个我以前未曾深入思考的真相:所谓4%的人拥有75%的财富模糊了一个事实,即极少数红色家族的后裔已经掌控中国的经济命脉。

这种畸型的利益结构,早已构成了“零和博弈”之局,中国社会成员之间已经不可能形成任何合作。

所谓“零和博弈”(Zero-Sum Game)是博弈论的一个概念,又称零和賽局或零和游戏。指参与博弈的各方,在竞争状态下,一方的收益必然意味着另一方的损失,博弈各方的收益和损失相加总和永远为“零”,因此,双方不存在合作的可能。

一党专制是赢者通吃的制度保障

一旦社会进入零和博弈状态,社会某一阶层的幸福,就是建立在他人的痛苦之上,因而双方都想尽一切办法以“损人利己”。中国人近十余年经历了拆迁、征地、房价疯狂上涨、生产者为了牟利不再注重食品安全,生态环境毁坏严重。房地产开发商、食品生产商及各种污染企业的厂主,其所得就是建立在购房者付出的超高房价,食品消费者与所有中国人付出的健康损失与寿命减少之上。为什么蜂涌而起的群体性反抗无法阻止这些既得利益者的掠夺之手?那是因为这些“精英”与中共政权之间结成的共生关系,中共掌控的组织资源,是掠夺得以顺利进行的制度保障。

只要真正理解零和博弈的涵义以及中国的现状,人们就会明白,当局为何拒绝一切政改建议,包括最近张千帆等70余人联署的《改革共识倡议书》。尽管这份倡议书只是希望当局在一党主导下实施开明专制,但当局者却清楚其结果最后是结束黑暗专制,结束统治集团享有许多特权、掠夺公共资源与民财以自肥的局面。突尼斯本•阿里上世纪90年代初实施开明专制,以及穆巴拉克自2005年在美国压力下修改宪法,允许多党制存在并放弃新闻管制,一直被中共视为发生茉莉花革命的前车之鉴。

习近平不可能政改的两大原因

自从习近平登基之后,世人看到他一直在走秀,从反腐、南巡,一直到所谓“亲民秀”,却找不到任何可以与政改相联系的信息。于是有人又开始了怪罪游戏:“习近平想改,但他受到党内老人如江泽民等人的掣肘,无法施展。”

我认为,所谓元老对习近平的制约基本属于扯淡,因为胡锦涛“裸退”就证明他在权力斗争中处于下风。江泽民的影响更是“强弩之末”。真正制约习近平的是两点,一是他自己的执政理念;二是中国现在已经定型的利益架构。

对西方民主政治,习近平至今所表现出来的不是爱好与向往,而是防范与排斥的态度。习之所以被选中做中共掌门人,首先就是他在政治上的可靠,即他不可能成为“戈尔巴乔夫”式人物;其次还因为他与这个政权血浓于水的关系。在这两层牵绊之下,习已经变成拒绝政改的套中人,他就算是看到了中国目前这种严重失衡的财富分配格局,他也无法改变这种获利者所得来自受损者所失的局面。

中共元老陈云和王震都讲过,“自己的孩子接班最可靠”。这句话的内涵直到今天方充分显现出来。中国官场贪腐确实不限于高层,连村官都能贪污上亿。但2010年阿拉伯之春发生后,中共很清楚地看到一点:独裁国家的政治上层与中下层官吏的下场却有可能不同。那一年1月份突尼斯开始爆发革命,2月份正逢瑞士《独裁者资产法》生效,从瑞士到美、英等国,都一律宣布将几位独裁者及其家族成员聚敛的财富没收并归还该国人民。独裁者及其家族成员陷入无处可去的境地。但西方各国并未宣布没收各国中高级官员存放在海外的财产,原因虽然不清楚,但估计是信息搜集难度较大,各国未能建立中高级官员及其亲属的档案。

今年中国因权力斗争的原因,中共高层从习、温到“八老”的家族财富相继曝光。据彭博社说,这是国际媒体采用伍德沃德和伯恩斯坦(Woodward-and-Bernstein,他们是跟踪美国水门事件的两名记者)模式,即跟踪资金流动。

财富保险箱已经不再安全,宝藏的数量与藏宝之地也随时可能露馅,这使得中国的红色家族必须重新考虑自身与北京政权那种休戚与共的关系,他们意识到中国已进入零和博弈阶段:一旦失去政权,他们不仅会失去在中国的权势,还会陷入世界虽大难觅藏身之地的困境。但省、市一级的官员则因目标不大,其家属子弟的情况不透明,西方世界难于全面掌握信息,反而可能隐身西方继续过好日子。

我相信中共高层已经形成共识:只有尽全力保住政权,生命与财产无论在国内还是国外,才永远是安全的;后退一步则可能导致阵脚松动,直至满盘皆输。

一旦社会进入零和博弈阶段,这种利益结构固化的状态已经很难改变。掌握资源的一方因其利益基本依靠掠夺另一方,因此不可能改革;利益受损方既无足够的资源,也缺乏自组织化能力,因此也不可能革命。这种情况下,居于弱势的一方由于生存艰难,一般都会选择各种方式获得一些稀缺资源,包括出卖人格、肉体等向掌握资源方靠拢,以图获得各种机会与资源。中央编译局女博士后常艳使尽浑身解数,用“金钱+性贿赂”,其实就是为了获得一个在北京的工作机会。可惜大多数中国人从中只看到故事主角人格的堕落与色情,忽视了这个故事其实是中国进入零和游戏的一个可悲标本。

这种零和博弈状态,是赢者通吃的丛林状态。这种丛林状态在中国的表现是:上层只想着掠夺钱财及放纵性欲;下层则成天梦想打土豪分田地;中间阶层既害怕社会底层因无路可走而酿成暴力革命,因此希望上层改革。但又害怕失去中共政权之后,社会陷入无秩序状态,因此极力反对暴力革命,成了两头受挤压的夹心阶层。

这种状态将是习李十年的基调。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