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2:30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何清涟:香港棋局的“双活”眼位在哪里?


香港立法会否决2017年特首选举方案(美国之音海彦拍摄)

香港立法会否决2017年特首选举方案(美国之音海彦拍摄)

编者按:这是何清涟为美国之音撰写的评论文章。这篇特约评论不代表美国之音的观点。转载者请注明来自美国之音或者VOA。​

香港政改方案被否决,原因众说纷纭。对港人来说,最重要的是结果:其一,一切回到两年前的原点,香港特首仍然将按老办法产生。北京除了折点面子之外,并无实质损失;其二,香港人民当然也还保有继续抗争的空间。剩下的问题是:香港人日益高涨的政治参与热情,以及“香港特首自己拣”的政治诉求,是北京再也不能无视的真实存在。

香港这盘棋的“双活”眼位在哪里?我认为,只要北京诚实履行《中英联合声明》的承诺,让香港享有名至实归的高度自治、真正实现港人治港,这盘棋就能下成“双活”。中共从革命党变身为执政者已逾60年,总该学会如何达成“双赢”,而不应该抱持“你之所得,即我之所失”的革命党心态。

北京对香港最大的心病是什么?

关于香港民主化条件早已经成熟,香港人具有高度自治的一切条件,只欠北京一个“准”字。无论是港人自己,还是世界各国,对香港民主化与自治均持有高度信心,我在以前的文章中也论述过相关话题。至于北京为什么不允许香港民主化,外界分析,北京的最大心病是担心香港特首由港人选举产生,将与中共离心离德,从而失去北京对香港的控制权。

这点,中南海诸公其实只要细细思谋一番,就大可不必为此忧虑。香港的民情与社会条件,养成了香港人根深蒂固的“精英治理”的传统,港人大都非常讲究实际。如果由港人自主选举,无非是选出一个并非“京叭狗”的精英来做特首,但绝不会选出北京看了头大的“长毛”梁国雄,即永远“说不”的反对者。这一点,与台湾民主带有浓厚的草根特色非常不同,北京在筹划插手两地政治时,如果连这一特点都不考虑,算是盲人瞎马。

考虑到香港精英治理传统,北京就可以放心:最让北京头痛的“长毛”梁国雄大概不会被港人当做香港特首的候选人。因为梁是一位从左派革命者转型而成的公共政治参与者,他之所以能当选为立法局议员,那是因为香港人对立法局那些北京学舌鹦鹉烦透了,希望有梁国雄这样的人进去,搅动一潭死水。但真要选特首这一功能与立法局议员完全不同的行政首长,香港人尤其是中产及上层人士要考虑的就是另外一种品质了,除了具有不当京叭狗的相对独立姿态之外,更重要的还得要具备与北京沟通的能力与技巧。据我多年对香港的观察,港人只是特别讨厌对北京唯命是从的“京叭狗”梁振英这号人物,但大多数港人心中其实也明白,选出的特首如果不能与北京沟通并保持良好的互动,于香港的稳定繁荣不利。

一块自找的心病:香港民主化引致大陆群起仿效

中共不让香港高度自治,据说还有其他心病,比如担心香港民主化以后,会让大陆人民群起仿效,中共到时无法扼制。

这其实是个假问题,因为不管香港怎样,大陆民主化诉求是压抑不住的。在全球化的今天,互联网信息的即时性与快捷性,中国大陆人民的民主意识启蒙,基本不再依靠香港与台湾两地传递,因此,无论香港怎样,都不会影响大陆人民对民主化的向往与追求。

至于大陆人民是否会向北京提出要求,比如香港民主化,我们大陆也要民主化。这也是一个虚拟的问题。事实是:尽管香港、台湾都是中国不可分割的神圣领土,但中国人民大都知道那两地与中国内陆各省市有很大不同,香港成为东方明珠,就是因为毛泽东未曾统治管理那块地方;台湾成为华人世界唯一的民主政权,也只因国民党败退台湾之后励精图治,蒋经国顺应时势,选择做台湾政权最后一位独裁者。只要中共放弃愚蠢的宣传,不再丑化这两地政治经济的历史形成因由,而是面对历史所造成的差异,相信大陆人民不会要求香港政治与大陆一刀切。在大陆民主化面临重重困难之时,大陆人民对香港在政治民主化上先走一步不仅能够理解,而且乐见其成。

说不出口的心病:香港民主化后不再是大陆洗钱的后花园

有这种担心的人主要是权贵阶层,以及从洗钱业务中获利者,只是这理由拿不到台面上说,因为北京官方公开展示的态度是反洗钱、全球追逃,不鼓励资本外逃。
更重要的是:香港之所以成为中国大陆洗钱的后花园,并不是香港人的自愿选择,而是天时、地利、人和等各种要素综合作用的结果。我曾在《中国地区治理危机的起源:经济篇》中指出“香港的四小龙地位:得失皆因大陆”,分析了香港地理位置为其带来的优势,在中共建政后,主要是为中国大陆充当“国际掮客”,在中国面临西方全面封锁时,作为中国的对外“国际通道”,从国外引进资金技术的渠道,开展进出口贸易的基地。1979年以后中国对外改革开放,香港商人不仅成为投资中国大陆的主体,还是中国对外开放的引路人与桥梁,70年代后期作为香港经济支柱的电子、制衣、玩具等产业全部迁往中国珠三洲地区,本港产业空心化。2001年中国加入WTO之后,香港逐渐丧失了中国转口贸易的地位,离岸金融业务渐渐劣质化,沦为中国权贵官僚的资本外逃中转站与“大陆洗钱的后花园”。近几年,中国的洗钱金额也将超过每年1万亿元,其中有相当大的部分流向香港或经香港中转。大陆人在香港钻研出来各种洗钱方法,从投资移民、炒股、投资房地产,到投资艺术品、古董,无所不包。(见本人VOA博文《人民日报“十大外资来源地”背后的秘密》)
上述事实可见,地理位置与文化渊源决定了香港经济与大陆是唇齿相依的关系,与香港是否民主化完全无关,这方面的担心只是杞人忧天。

北京处理与香港关系应秉承“放风筝原理”

在国际社会,香港与台湾的地位并非同样处境。台湾事实上有完整的国家体系(外交、军事、行政系统均是完整的,1949-1972年间曾是联合国成员国,有过独立国家地位。至今也还有美国《对台湾关系法》的承诺做为一种政治保障。香港虽经英国百年殖民,从一个有数千居民的小岛发展成国际大都市,但大英帝国这一昔日的宗主国基本不再关心香港,在去年的占中运动中也未表态支持。一直被中国指认为“境外势力”代表的美国尽管被中国官媒点名批评介入了占中运动,但美国官方对此表示否定,因此,香港的前途除了香港人自己关心之外,在国际社会并无强力奥援。

香港与中国这位“祖国母亲”的问题实际是:昔日被“养父母”英国抱养,有法治、有自由,经济上搭上了国际产业大转移这班经济快车,成为国际自由港,被誉为“东方明珠”,只是不能选政府;如今被“祖国母亲”认领回去,法治渐失,自由渐少,经济优势不再,日子过得远不如“养父母”管下那般惬意与自由,因此希望“祖国母亲”履行当年对“养父母”的承诺,并非想脱离“祖国母亲”独立,事实上也无独立之条件。考虑到这些,北京应该借鉴“放风筝原理”管理香港,将“双活眼位”定于高度自治,让双方都保有余地。

所谓“放风筝原理”是:只要有放风筝经验的人都知道:风筝的线不能拽得太紧,太紧的话风筝飞不起来,要松紧相济,风筝才能高飞、久飞。北京为何不学习做一位大度有胸怀的风筝放飞者,让香港真正自治?只要那根线(即“香港是中国不可分割的领土”)拽在手里,香港安然,台湾看了也放心,何必弄得像如今这样,境内新疆西藏不得安宁,香港与台湾也抗争烽火不息?北京再威武,十只手指也按不住十个跳蚤。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