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1:18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何清涟:网络舆情分析:用税收残害纳税人的新产业


人民网截图:网络舆情分析师成官方认可职业 从业者达200万

人民网截图:网络舆情分析师成官方认可职业 从业者达200万

编者按:这是何清涟为美国之音撰写的评论文章。这篇特约评论不代表美国之音的观点。转载者请注明来自美国之音或者VOA

中国政府一直深陷入“财政饥渴”当中,2012年以前,每年税收总额保持两位数的增长,政府饥渴;今年总额上升,但由于税收增速下降,政府更感饥渴。于是想方设法开源节流,节流就是推迟养老金的发放;开源就是决定尽快开征遗产税、房产税等。

中国政府的财政饥渴与“维稳产业”日益庞大有关。这首先体现在维稳新产业不断增加。

*财政饥渴与维稳新产业*

这个维稳产业的总规模,我一直没法找到相关数据,但今年10月3日,新华网上一篇文章提供了维稳产业一个分支的从业人数,该文的标题是:“网络舆情分析师成官方认可职业 从业者达200万”。

综合相关消息介绍,“网络舆情分析师”这一职业诞生于2008年(我猜想与2008年北京奥运筹备工作编织的“六张网”工程有关),服务对象是政府机关、企事业单位和社会组织(即工青妇等类)职能机构。工作范围与网络评论员即五毛不同,负责“收集网民观点和态度,整理成报告,递交给决策者”。外界认为认为他们是“网络特工”,他们本人否认这点。

这一维稳新行业有几大特点:一是有专业培训,并颁发资格证书,多家中央机构参与了这一培训项目。据说,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的网络舆情分析师职业培训项目于9月份已经启动,对参加培训并通过考试的人,发给“网络舆情分析师职业培训合格证”;人民网舆情监测室也参与分润“培训”这块蛋糕,据说“将举行首期舆情分析师培训,培训包括舆情分析和研判方法、舆情危机处理与应对等8门课程”。二是报酬优厚,远远超过五毛。据网易报道“揭秘网络舆情分析师:共分成四级”,最低月薪6000-8000元。如果按照四级的人数与工资取中位数,至少人均10000元月薪,全国每年为这个行业支付工资就高达2400亿元左右,这还不包括他们使用的软件与设备费用,据说这些费用也相当昂贵:“一般的舆情监测软件,包年的价格从5万元到几百万元不等。”

这几篇报道富有资料价值,一是给出了具体工作范围,让外界明白除了专事告密的信息员,惯于在网络上搅浑水混淆黑白、“引导舆论”的网络评论员之外,还有这么一个诞生于2008年的新产业;二是给出了从业人员的数据,让外界知道“网络舆情分析”已经成为一个很壮观的行业。

以上产业与人类社会其他产业不同,这些以强化政治控制为目标的行业,其特点是消耗社会财富,却不创造任何价值。在中国,可以说这个行业是用纳税人所交税收供养、却专门用来对付纳税人,包括看起来似乎不纳税的社会底层(这些人不交个人所得税,但通过生活消费品的各种商业税收间接交税)。

*东西厂队伍消耗了多少民脂民膏?*

政府为监控舆论及民众思想,监控队伍在不断扩大,“常规产业”已有数量庞大的信息员与网络评论员(俗称五毛)。这些队伍到底有多大?并无全国性的具体数据,但间或透露的局部地区的数据非常惊人。

以充斥全国数千所高等院校的信息员为例。招聘信息员的广告在国内大学网站上随处可见,前两年连工作任务都列明于上。2008年11月20日,西安理工大学校园网上曾有一篇《创建平安校园 优化育人环境 ——我校创建“陕西省平安校园”综述》,称在学生中就确定了2627名安全信息员,此外还在师生员工中发展了65名特别信息员。当时,该校全部在校学生共26000多名,约每10个学生中有一名半职线人。

2010年2月1日,一则在新华网被堂而皇之登出的采访称,内蒙古开鲁县县长助理、公安局党委书记、局长刘兴臣同志对记者炫耀,该县通过“三个一工程”建立了一个巨大的线人网络,可以对任何的异议和反抗都保持“高度敏感”。具体内容是:全局民警及协警人员不分警种、不分岗位,每人在社区村屯、行业单位、复杂场所等布建20名信息员,共10000名;在此基础上,刑侦、经侦、国保、网监、治安及派出所一线实战部门每名民警至少布建5名耳目,共 1000名;刑侦、经侦、国保部门每名民警至少布建4名刑事特情,共100名。刘兴臣开列的线人数量是:由开鲁县公安局掌握的线人高达12093名。该县是个拥有40万人口的县,在这40万人口当中减去约占人口四分之一的18岁以下未成年人,等于每25 个成年人口当中至少布有一名“线人”在盯着。

英国《每日电讯报》随即据此消息写了篇文章Chinese police admit enormous number of spies (中国政府养了大批密探),评述这一现象,文中称:“有专家称在中国北京、上海这类大城市或西藏、新疆这类不稳定地区的密探数量还要更多。从开鲁县的密探人数可以推测出中国全国至少有3900万线人,占总人口的3%”,“其他中国城市已经建立了奖励系统。在深圳,有超过18730英镑(约合20万元人民币)在一个月中作为线人举报2000余条犯罪线索的奖励而被发放出去”,即每一条信息100元。

*网络舆情分析产业需要几个产业供养?*

一个拥有200万从业者、只为政府提供监控服务、仅工薪就需要2400亿元的行业到底要多少个纳税人供养呢?因为各企业上缴税收无法掌握,只能提供几个从业者相等的行业的年产值(或营业额)的数据,以做粗略的参照比较:

效益不太好的中国动漫游戏行业,现约有企业46090个,从业人数约200万人,产值达100亿。

效益中等的中国皮具业,企业数量超2.6万家,从业人数超200万人,年总产值接近800亿元。

效益较高的中国电子商务行业,该行业从业人员超200万,交易规模达7.85万亿。

平均税后利润达到8%-10%即是企业的最佳姿态,上述三个行业600万员工,最好的状态下,也只能有5600亿-7000亿利润(事实上不可能这么多),这三个行业的600万员工所创造的全部利润,才能勉强养活这个维稳新产业的200万员工,并支付昂贵的设备费用。

这些维稳产业主要为政府服务,自然由政府买单。据财政部披露,今年预算报告确定的全国财政收入增幅为9.5%,支出增幅为14.1%。在预期支大于收的情况下,中共政府只好竭泽而渔。有些底层人士认为开征遗产税可用之于补贴底层,这个想法只是剃头挑子一头热,因为用于维稳的开支越来越大,例如使用“网络舆情分析师”这类高级密探,一个最低级别的月工资需要若干个网络评论员写1万几千条质量低劣的帖子,自然不可能再有余钱分润给贫困底层。

美国之音中文网-VOA卫视(直播)

美国之音网络直播VOA卫视 时事大家谈

北京时间晚9-10点,欢迎在YouTube聊天室参与节目讨论或向嘉宾提问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