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0:52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何清涟: 习近平时代: 新权威主义梦想成真(2)


编者按:这是何清涟为美国之音撰写的评论文章。这篇特约评论不代表美国之音的观点。转载者请注明来自美国之音或者VOA

*【外交篇】“亮剑”代替“韬光养晦”*

最近一年多逐渐成型的习近平的对外战略,核心词就是“亮剑”。

在这里需要回忆2010年12月7日戴秉国那篇“不当头不争霸不称霸是中国基本国策和战略选择”,该文发表之时,正是南海海域纷争开始,日本、南韩各国与美国的联合军演不断之时,戴文的核心话语其实只是一句 :“‘中国要取代美国,称霸世界的说法是一个“神话”,这篇文章很好地安抚了白宫,是截至目前为止,中国官方对邓小平韬光养晦战略的最后一次强烈表达。

十八大交班前夕,中国的外交当然不会有大动作。但对美探底式外交及“亮剑”外交战略的形成,在习近平思想中却有迹可循。回忆习近平2009年2月在墨西哥演讲中的名言就可知道其施政的两大主脉:“在国际金融风暴中,中国能够基本解决13亿人口的吃饭问题,已经是对全人类最伟大的贡献”,“有些吃饱了没事干的外国人,对我们的事情指手划脚。中国一不输出革命,二不输出饥饿和贫困,三不去折腾你们,还有什么好说的。”

简单一段话,两度提到“吃”,这种即兴发言很真实地体现了一个“饥饿之国”当政者的思维。

第一条主脉可以说是习对中国民生的最高理想:中国人的人权就是生存权,让民众吃饱饭,即解决民生,但不包括民权,就是统治者最大德政。这一条在习一年多的施政中已经展现——中国历代帝王的最高理想也是“维持黎民不饥不寒”,因为社会掉落“饥寒界限”以下,就会陷入动乱,逼出无数个李自成、张献忠与洪秀全。

第二条主脉则是习“对外战略”的精神:本政府如何对待本国子民,是中国内政,与你们没有半点关系,少来罗嗦。这一目标现在已接近完成。全球对人权批评最权威的机构是联合国人权委员会,前不久中国已再度当选该委员会理事成员国,而且获得91%联合国成员国的选票。这说明今后几年内,不会再有多少“吃饱了饭没事干的外国人对中国指手划脚”,习近平可以耳根清静。

江胡任期内,中日冲突发生时,当局也策划爱国主义游行,也暗中鼓励渔船去有争议地区捕捞,但作为最高领导的总书记基本不会公开表达立场,以留下缓冲余地。但这次不同,防空识别区的博弈还未终结,中共在香港的“官媒”《亚洲周刊》立刻明确告知天下:“中南海此举剑指美日,走向‘深蓝海洋’,是中国海空战略重大突破”,“四个月前,中共总书记、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作出决定而最终拍板,更提出中日之争‘由资源之争演变为战略之争’的论述。”

“中南海此举剑指美日”,其实是北京对美国重返太平洋的重大回应。以后中美如何互动,不但将成为两国新型大国关系的主要看点,还将牵涉到亚洲地缘政治格局的走向。用美国的话来说,是“引起这个地区的不安定”,用中方的话来说,是“中国在向美国叫板中不断崛起”。

考诸历史,这其实是专制国家的习惯做法。专制政权每当内政陷入重重矛盾难以解决之时,就将矛盾外引当作重塑政治合法性的重要手段。这一手段并不高明,但在中国这种长期实行愚民统治的国度却非常见效,这种对外“强硬”非常符合中国大批爱国愤青对“大国外交”的想象。

*【民意篇】有人欢呼有人愁*

民主国家因为是民选,领导者的亲和力很重要。专制国家实行愚民政治,统治者要显示“强”并保持神秘感。目前,习近平对内对外的强硬,在以软与模糊为特点的胡锦涛之后,完全适应了既得利益集团(政治、经济、知识三大精英群体)、老左新左、以及“爱国愤青”的期待。

习近平所展示的一切,均表明他一个专制独裁型领导者。但中共的理论化妆师们总得将政权与人民利益挂上钩,以彰显其合法性,因此赞美起来就不免有点不伦不类。倒是偏好威权政体的学者坦率得多,《纽约时报》在“‘威武霸气’习近平”中引述了国内学者的话,认为这是“习近平代表着中国新威权主义黄金时代的到来”,“现在集中权力很重要。这个时期需要一个强人,一个强有力的领导人,这个强有力的领导人必须既具有声望,又具有得到制度保障的权力。”

我相信,除了希望中国施行宪政的知识精英及各类政治参与者之外,一直担心“暴民政治”的中国人(含大部分企业家与中产阶级在内),都觉得习近平让他们看到未来5-10年的“稳定”。当然,他们其实也看到了这“政治环境”的“健康稳定”之达成,是习近平使用政治暴力“抑制政治参与的爆发”换来的,但是这代价是由既得利益集团之外的社会阶层支付,透支的是中国未来,这笔帐,已经不是短视的中国人愿意多加考虑的了。

由于当局持续的“净网”行动,对习近平的欢呼声在中文网络世界里已占据主流。中文Twitter属于北京不能肆意扫荡的化外之地,多数用户对习近平打压民间政治参与的做法持批评意见。

*习近平的威权政治是专制的回光返照*

对习近平的威权统治之评价,全看评价者站在什么立场。

依附于中共体制的诸多利益集团的人为之欢呼,与其说是看到了中共“中兴”有望,还不如说他们认为习近平的高压统治为他们继续掠夺与平安生存赢来了十年时间。这一民意之基础与毛与邓相比,其实都狭窄得多。

毛的民意建立在闭关锁国与民智未开的基础上,那时大批中国人真以为全世界三分之二的人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等着伟大的中国人民去解救;邓时代的民意建立在过好日子的期盼上,很多人最开始都相信邓“先富带后富”的许诺,认为自己最不济也是“待富者”。习近平时代,对外开放已逾30年,人民已非毛时代的群氓,资源耗尽,绝大部分人民虽然可以吃饱饭,但却被贪官污吏、环境污染折磨得精疲力尽,社会变得越来越狠毒。在此情况下,部分民众的权利意识尤其是要求政治参与的意识觉醒,这部分人的数量虽然不是多数,但却代表着这个社会的先知先觉者,因为他们看到了人类社会的发展潮流,知道扩大民众的政治参与是中国确保未来,达成长治久安的必经之途。但习近平为了一党之私,强力压制这类民意,用统治集团及各类依附者希望政权稳定的要求来取代真正的民意,再加上对外展示强硬的虚骄民族主义姿态,以此构建其威权政治的合法性。

为统治集团赢得十年时间,并不等于为中国赢得未来。观诸历史,威权统治从来只有三条路径:一条是希特勒的法西斯主义与日本军国主义道路,先求强求大再向外扩张,通过战争走向毁灭。另一条则是主动利用威权政治赢来的时间走上改革之路,中国人最喜闻乐见的例子就是蒋经国。第三条则是大多数威权政治最后被迫走上的道路,有的是被革命摧毁,如中东北非国家的威权政治。还有的则通过二度民主化继续改良,如泰国、缅甸等国。这些国家的威权政治比习的威权政治要仁慈一些,也还有权力过分集中,自由民主缺失,民众权利不彰等种种弊端,正在经历二度民主化的阵痛。

中国这块土地,出现专制强人并不出奇,但出现明君式专制强人还真是数百年出一回的稀罕事。习近平的威权统治注定只是中共专制的回光返照,最大成就是使中共政权在溃而不崩的社会状态下再延续一段时间。这之后的中国还剩下什么,才是中国人需要认真考虑的问题。

美国之音中文网-VOA卫视(直播)

美国之音网络直播VOA卫视 焦点对话(重播)

北京时间晚9-10点,欢迎在YouTube聊天室参与节目讨论或向嘉宾提问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