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0:45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解密时刻: 大饥荒 - 死人不是数字游戏


开场白:各位听众观众,这里是美国之音的《解密时刻》。在中国共产党1958年开始推动“大跃进”以后,中国出现了一场前后延续了5年之久的大饥荒。然而,在时隔半个多世纪以后,由于中国官方缺少可信、可靠的统计数字,人们对于这场饥荒造成了多少人死亡仍然是莫衷一是。

旁白:许多中国和国际专家学者都对这场人类历史罕见的灾难造成的死亡人数进行过详细的研究,其中包括前新华社高级记者杨继绳。

杨继绳:我认为3600万比较合适的,所以我就公布了3600万。实际可以等而划之的说,当时饿死了3500万到4000万之间比较合适些,但是数字是不可能百分之百准确的。

唐山大地震死了24万人,相当于发了150次唐山大地震。这个数字比一战死亡人数多,二战死亡人数很多,但是八年。咱们大饥荒两、三年。所以这个惨烈程度要超过二战,那么个数字。但是如果3600万是认可的话,是这么个概念是非常惨烈的。

旁白:大饥荒最为严重的时候,中国不少地区甚至出现了人吃人的现象。

杨继绳:人吃人的数字全国有文字统计的资料,有数千起。安徽一个省就有1260起。吃活人的情况还比较少,大量是吃尸体。59年冬天60年春天是死人最多的时候,埋了人也埋得很浅,没有力量埋,肉都被片走了,大腿和臀部的肉。信阳一个例子就是两个人去抢尸体,互相打,结果打死了一个,胜利者不仅把死人肉吃了,把活人肉也吃了。

旁白:大饥荒时期信阳地区行署专员张树藩的秘书余德宏说:“活人吃死人嘛,饿极了反正女儿也是活不了了,有吃孩子的,也是奄奄一息,也是活不了了,活不了了,干脆都吃了。”

旁白:宋永毅教授说:大跃进是“中国历史上历朝历代最悲惨的一页”:

“那么今天大家都清楚了,就是所谓的‘三年自然灾害’,连国家主席刘少奇都说是七分人祸,三分天灾。你想想刘少奇也是坚决支持大跃进的,有的地方走得比毛泽东还要左。他最后都认识到,这么搞下去不行,都要跟毛泽东去说,我们不能再把大跃进继续搞下去了。他用的例子就是说,‘人相食,你我是要上史书的!’”

旁白:除了回避责任外,中国各级官员在大饥荒最为严重的时候还千方百计隐藏真相,制造虚假的繁荣景象,并对民众之间的书信往来实施了严格的封锁。

杨继绳:他为了证明自己的正确,证明社会主义的优越性,当然不要让外面知道这些丑事。所以不断地封锁,不但是中央向外面封锁,每个省都向上面中央封锁了,每个县都封锁了。

旁白:前信阳地区行署专员张树藩的秘书余德鸿说,大饥荒时期为了防范真实情况外泄,信阳地委责令对当地寄往北京和郑州的上访信件一律截扣。他说:

“当时所有写的信,地委有个精神,都得扣,就是上访信,都不准向外反映。凡是向中央,向省委写的信都扣。外出都当成盲流扣起来,也扣着好多人。”

旁白:当时中国的上层在了解到农村发生大面积饥荒的情况下,并没有大规模调集粮食赈灾。

杨继绳:当时小平在四川讲了一句话嘛,叫四川山村饿死一个人和北京饿死一个人的影响哪个大?政治影响不一样啊。

比如说吃油,油的发热量比一般的碳水化合物要高好多倍。周恩来明确表示农村停止销售食油一年。这一年农村一滴油都看不见,没有。

周恩来亲自说,压农村,保城市。

请您继续关注美国之音《解密时刻:大饥荒 — 死人不是数字游戏》(完整版)。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