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7:20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背景报道:靖国神社之精神


东京靖国神社入口(美国之音王南拍摄)

东京靖国神社入口(美国之音王南拍摄)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2013年底参拜东京靖国神社让世人的目光再度聚焦这个具有145年历史的日本神道设施。由于参拜引起的外交风波,日本国内再次传出要求设立国立非宗教追悼设施的呼声,但是安倍晋三认为任何设施也不能取代靖国神社。


*是宗教还是国家工具?*

靖国神社源于明治维新的第二年1869年6月诞生的东京招魂社,目的是为了祭祀战争中为国捐躯的阵亡者。10年以后1879年东京招魂社改名为靖国神社,靖国一词源于中国的《春秋左氏传》中“吾以靖国也”。

日本东京理科大学教授三士修平在著书《靖国问题的深层》中指出,日本神道从自然宗教逐步增添了民族乃至国家色彩。靖国神社自1879年被赋予“别格官币社”的级别就显示出其独特的地位。

靖国神社内为二战期间日本皇军阵亡战马树立的慰灵像。(美国之音王南拍摄)

靖国神社内为二战期间日本皇军阵亡战马树立的慰灵像。(美国之音王南拍摄)

“别格官币社”级别仅次于祭祀皇室祖先神的神宫 “国币社”。同时二战期间靖国神社置于陆军省和海军省管辖内,连神职人员的任免权也在军部掌管之中。

二战结束后靖国神社脱离国家管辖,成为东京都认证的单立宗教法人。

旅日华人电影导演翰光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指出,日本的神道最初源于民间信仰,但是在明治维新民族主义狂热时代,靖国神社成为政教合一的产物以及日本对外扩张的精神支柱。

他说:“明治维新以后靖国神社变成国有神社,主要是推行战争,鼓励日本人英勇作战。”

2014年元旦参拜靖国神社的人群。(美国之音小玉拍摄)

2014年元旦参拜靖国神社的人群。(美国之音小玉拍摄)

日本普通民众对靖国神社各有不同感受。去年年底第一次来到靖国神社参拜的一位妇女对美国之音说,这里祭祀着她父亲的亡灵,可是她以前却从来没有来过。安倍参拜靖国神社的消息让她想到这里看一看父亲被祭祀的地方。她认为首相参拜靖国神社是理所应当的,因为这里祭祀的英灵是为国而献出生命的。

居住在横滨市的英语教师矶村由纪则对美国之音说,她从来没有去过靖国神社,今后也并不想去,她的亲属没有阵亡者,所以没有参拜的必要。她认为首相也没有必要参拜靖国神社,因为这一举动刺激邻国。

*是战犯还是殉难者?*

靖国神社祭祀明治维新到日清、日俄以及二战的日本阵亡者约为246万,其中包括14名二战后被定罪的甲级战犯。

1978年10月,靖国神社将14名二战甲级战犯纳入神社,即“合祀”。

有记录显示做出这一决定的时任靖国神社最高职位“宫司”的松平永芳在合祀后称,目的是要质疑东京裁判(远东国际军事法庭)的根基。靖国神社的社报也把甲级战犯称为“昭和殉难者”。

靖国神社为否定东京裁判的印度法官巴尔设立的纪念碑。(美国之音王南拍摄)

靖国神社为否定东京裁判的印度法官巴尔设立的纪念碑。(美国之音王南拍摄)

2005年,印度法官拉达宾诺德·巴尔的纪念碑在靖国神社内建成。他是远东国际军事法庭中唯一认为所有日本被告都无罪的法官。当时的靖国神社宫司南部利昭为这位否认东京裁判合法性的法官写了颂,刻在碑上。

14名甲级战犯之一东乡茂德的外孙东乡和彦在《重新探究历史认识》一书中称,日本很难认同中国所说的区分军国主义分子与普通日本国民的说法。

他认为大多数日本国民参与了战争,都对战争负有责任,甲级战犯是以生命顶替了战争责任,理应受到国民的感谢。

但是,日本作家津岛佑子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指出,全体国民承担战争责任的思维无法让人接受,而日本最大的问题是至今没有清算战争责任。

她说:“日本本身没有对战争做出清算,这是最大问题所在。战后日本曾经有一种说法是一亿人总忏悔。日本人觉得要是追究责任必然要伤害到一些人,由此萌生一种奇怪的人情。”

*把战犯灵位移出靖国神社?*

日本昭和天皇裕仁战后从1945年到1975年曾经先后八次参拜了靖国神社。但是自从1975年起他就没有去。现任天皇明仁自1989年继承皇位以后也一次没有参拜靖国神社。

日本国内对天皇中止参拜的原因做出各种推测。2006年,日本经济新闻披露前宫内厅长官富田朝彦一个笔录,上面记述裕仁天皇1988年说:“那时甲级战犯合祀,所以我从此再也没去参拜。这就是我的心情。”

这段笔录被诠释为裕仁天皇对靖国神社合祀甲级战犯的不快之感,也是天皇不去参拜的原因之一。

怎样才能让天皇、首相、日本国民以及来访的外国元首都能前去追悼战争亡灵呢?日本国内存在两种意见,一是另建国立非宗教追悼设施,二是把甲级战犯从靖国神社中分祀出去。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2014年1月6日在一个聚会上针对国内传出另建追悼设施的呼声称,即使建成新设施,阵亡者遗属也未必前去参拜。安倍认为阵亡者的灵魂只在靖国神社。

*靖国神社还是千鸟渊陵墓?*

靖国神社游就馆展示日本二战期间的武运,包括零式战斗机。(美国之音小玉拍摄)

靖国神社游就馆展示日本二战期间的武运,包括零式战斗机。(美国之音小玉拍摄)

日本作家津岛佑子认为首先应该割断政权与靖国神社的关系。津岛认为从日本国民感情来说似乎不能完全排除靖国神社。她说,如果选择靖国神社,分祀甲级战犯和撤掉展览日本二战军功的靖国神社内的“游就馆”是先决条件; 如果靖国神社不能接受这些,那就应该选择千鸟渊陵墓。

千鸟渊阵亡者陵墓奉士会会长的堀内光雄在著书《思考靖国与千鸟渊》一书中提出应该把千鸟渊陵墓作为国立追悼设施,理由是靖国神社为神道,与其他宗教难以相容,同时靖国神社主要祭祀的是军人,民间阵亡者不在其中。

日本媒体注意到去年10月到访日本的美国国务卿克里与国防部长哈格尔向千鸟渊陵墓鲜花圈的举动。

日本的《读卖新闻》分析,这一举动是美国向日本发出希望避开靖国神社的信号。该报认为,靖国神社如果不同意把甲级战犯分祀出去,预计今后要求千鸟渊陵墓成为国立追悼设施的呼声可能增强。

千鸟渊陵墓于1959年建成,位于东京都千代田区与靖国神社相隔不远,陵墓内有30万无名阵亡者遗骨,是由日本政府管理的阵亡者陵墓。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