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1:41 2016年09月28日星期三

香港记协:“一国两魇”,新闻自由坠入噩梦


记协副主席任美贞(左起)、主席岑倚兰及年报编辑麦燕庭(美国之音海彦拍摄)

记协副主席任美贞(左起)、主席岑倚兰及年报编辑麦燕庭(美国之音海彦拍摄)

香港记者协会星期天上午公布2016年言论自由年报,指中国的意识形态控制延伸到香港,令“一国两制”下的香港高度自治受到前所未有的侵害,而铜锣湾书店事件显示,中国政治环境迅速恶化,大陆当局意图查禁批评性书籍,使香港的言论表达和新闻自由面临严峻考验。

《一国两魇:港媒被陷意识形态战》的2016年言论自由年报。(美国之音海彦拍摄)

《一国两魇:港媒被陷意识形态战》的2016年言论自由年报。(美国之音海彦拍摄)


香港记协在记者会上发表题为《一国两魇:港媒被陷意识形态战》的2016年言论自由年报。年报表示,香港的言论自由正面临困境,过去一年发生多个侵害新闻自由的事件,包括港大申请禁制令禁止媒体披露校委会会议内容、年初一旺角骚乱等事件中多名记者受伤、港府在记协多次要求下仍拒绝订定资讯自由法、政府拒绝承认网媒和学生记者的采访权利,以及令人忧虑的电视与电台发牌政策等。

年报强调,过去一年对香港言论自由影响最大的事件,莫过于出版和销售批评中共书籍的铜锣湾书店失踪事件,直接危害一国两制,对香港的言论和出版自由产生了不利影响。

2016年言论自由年报编辑、前记协主席麦燕庭对美国之音表示,铜锣湾书店事件直接冲击一国两制,令港人质疑香港的高度自治,对言论,尤其是出版自由产生了肃杀效应。

她说:“铜锣湾事件对出版事业以至言论自由都有很大的影响,那个寒蝉效应已经看出。中国对香港比较自由的出版业要做控制。一些出版商已经不敢出版一些中国认为敏感的书,一些书店也不敢卖了,甚至街上的书摊,也不太愿意拿这些书来卖了,就是怕麻烦。所以,你看这个出版业当然很受影响,收缩得很大。”

年报表示,显而易见,香港的自由已受到中国内地各种势力的影响,作为各种自由基石的表达与新闻自由首当其冲。分为公众和新闻从业者两部分的“香港新闻自由指数”显示,在2015年,新闻业者部分的指数为38.2,较2014年下跌0.7;公众部分为47.4,同比下跌1.4。这两部分指数已经连续两年下降。

年报称,新闻自由恶化的程度更是惊人,85%的受访新闻业者认为转差,而公众方面则有54%有此看法。

记协促请港府采取具体措施,捍卫一国两制,确保香港的表达自由和新闻自由,向警务人员发出清晰指引,确保记者采访示威活动不受限制;允许网媒与学生媒体采访政府活动;立即制定资讯自由法和档案法;开诚布公面对传媒,而不是通过单向网志发布讯息等。

记协主席岑倚兰在记者会上,批评政务司司长林郑月娥星期六称没有听到香港新闻自由转差的实例,无视新闻自由问题的基本现实,质疑港府对改善新闻自由的决心。

记协副主席任美贞表示,记协尤其对有影响力的英文南华早报2016年4月被阿里巴巴完成收购表示关注,担心会进一步影响香港的新闻自由。任美贞表示,在全港26个主流传媒中,由中国政府或陆资持股甚至控制的占31%,包括大公、文汇、商报、中国日报香港版、成报、凤凰卫视、无线电视及南华早报。此外,在中国“大外宣”政策下,陆资收购香港传媒的趋势仍在上升,令人担忧。

同时,香港一些传媒由亲中的商人控制,立场也明显转向亲中。据悉,有80%的主流传媒老板或新闻部主管,获得建制委任或嘉奖。

自1995年起便参与编写言论自由年报的资深媒体人麦燕庭表示,中国政府的意识形态控制已经越过深圳河,延伸到香港,完全背离了基本法实施之初尊重香港两制的做法。

她说:“中国对意识形态的控制其实已经把香港纳入他们的计划里面,这个才是令人很忧虑的地方,也是为什么这个一国两制现在变成了一国两魇,简直是大家的噩梦。其实老实讲,香港这么小一个地方,怎么可能影响大陆整个制度呢?没有根据的。我们希望中国政府要尊重这个一国两制。”

麦燕庭透露,据她所知,不仅香港媒体专门报道中国大陆的许多记者的采访活动受到中国内地的限制,就连在香港的一些传媒的中国组或中国报道的负责人,也收到有关人士的告诫,要求不要批评或者胡乱点评中共最高领导人习近平。麦燕庭表示,这令人质疑,中共发布的不准“妄议中央”的党规也都实施到香港传媒身上。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