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3:27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香港七一游行人数锐减 主办方称抗争未结束


数以万计市民冒酷暑参加七一大游行(美国之音海彦拍摄)

数以万计市民冒酷暑参加七一大游行(美国之音海彦拍摄)

香港雨伞运动和政改方案被否决后的首场七一大游行,在回归18周年纪念日当天举行。数以万计的市民冒着酷暑参加主题为“建设民主香港,重夺我城未来”的游行。不过,游行人数锐减,是2008年后人数最少,也是自2003年民阵主办七一游行以来,人数第三低的一次。不过,主办方民间人权阵线表示,满意参加游行的人数,人数减少不代表港人争取民主的抗争终结。

民阵发起的2017年特首普选方案被立法会否决后的首次“后政改” 大游行,提出7项诉求,包括特首梁振英下台、修改基本法、踢走提委会、取消功能组別等。由于政改被否决后,社会缺乏凝聚和动员市民的议题,今年游行人数不及去年50万人的十分之一。民阵在游行后公布有4.8万人,不到预先估计的10万人的一半。警方则称最高峰时有近两万人。

据港媒报道,有学者分析说,人数大减主要是因为,经过雨伞运动这样的“超级动员”,不少市民对参与社会运动有疲态,仍要时间恢复,且“后政改”游行没有一个激发市民上街不可的议题。另外,不少年轻人在雨伞运动后,开始对这类传统游行抗争方式失望,转向支持或参与更激进的示威行动。

占中发起人之一的港大法律系副教授戴耀廷认为, 在政改表决后两星期举行游行, 在缺乏清晰主题、市民未明下一轮抗争方向下,参与人数已经不少,显示一定数量市民仍坚持以游行方式表达诉求。虽然目前对政府的直接压力可能减少, 但七一游行仍可以作为民情指标。

学民思潮召集人黄之锋表示,游行人数减少最主要的原因,是学生组织、民间团体和泛民政党,未能在七一前为未来的民主运动拟定清晰纲领,并取得港人共识。

民阵召集人陈倩莹在游行结束后对美国之音表示,人数虽比预期少,但仍然满意,相信与没有迫切议题有关,希望港人不要放弃,认为坚持才能看到希望。她表示,不应单以人数来看市民是否支持游行主题,认为年底区议会及明年立法会选举才是重点,民主派可通过赢取足够的议席,向政府反映民意。

她说:“也是感到满意,因为我认为这次游行的人数不代表七一游行以后也会有这么少的人,其实在于大的政治环境当中有没有特爆的事情,需要市民出来。那我认为,那个时候游行和机会也是会有它的作用的。”

自今年六四烛光晚会上有学生代表撕毁并焚烧基本法,要求修改基本法以后,学联和中学生组织学民思潮以及民阵等都提出要修改基本法,希望引发香港社会讨论这个议题。不过,泛民政党普遍对“修宪”建议反应冷淡,且在游行期间也没有大力宣传这个诉求。属民主派元老的前政务司司长陈方安生则直言,不认同修改基本法的诉求,强调问题并非基本法写的不清楚,而是北京违背基本法。

学民思潮召集人黄之锋在个人脸书上也表示,必须承认过往数月提出修宪也只是尽力引起讨论,没有较为完整的策略促成这个“比普选更难达到的目标”,结果修改基本法只停留于公民社会的复杂艰懂的讨论,未能“落地”让市民了解。

陈倩莹表示,社会短期内对修改基本法未必能达成共识,可能是未来5年、10年的工作,期望游行提出这一前瞻性议题后,可引起社会的关注和讨论,而关键还是要看港人是否有强大的政治实力去争取。

她说:“最重要的是我们是不是有足够的政治实力去跟中央去比拼。所以说,不管是根据基本法继续在香港管治,或者是修改基本法,让香港人要求中央放更多的权力给香港人的话,关键的还是看人民的力量够不够大。”

此外,近年来频频干扰泛民社运活动的支持港独团体的约50人,在游行中途插入原本由学生组织及教协带领的游行龙头,高举港英旗和呼喊港独口号,并与游行纠察产生磨擦。本土派成员否认劫骑游行,称民阵对他们加入龙头表现“包容”。

不过,陈倩莹强调,民阵不认同“港独”立场,没有港独想法,对这些示威者手持龙狮旗、占据游行龙头位置,表示诧异和遗憾,称将与纠察检讨当时的情况,希望明年处理得更好。陈倩莹表示,事前不知道会有团体带同象征港独的龙狮旗参与七一游行,民阵纠察与有关团体交涉后,对方仍坚持挥动龙狮旗,只能通过分隔,减少冲突。

特区政府7月1日下午5点半发表声明回应七一游行,强调修改基本法绝对不符合香港长远和整体利益福祉,重申未来两年不可能重启政改五部曲,政改争论应告一段落,聚焦经济民生政策。政府表示,在基本法保障和国家支持下,香港特区拥有“一国两制”的双重优势。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