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0:51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香港漫画家参与政治表达普选心声


近年来,香港充满要求普选和政改的声音,政治气氛浓厚。除了上街游行以外,政治漫画也变成了一种表达诉求的方法。尽管专门画政治漫画的漫画家觉得这几年他们在主流媒体发表自己的政治见解的空间越来越小,但是他们不愿沉默,结成盟友,自办展览。

一群支持香港争取普选和平占领中环行动的漫画家聚首一堂,在香港岛中环PUBART画廊和九龙旺角活化厅举行有关占领中环的画展“漫人迷普选”。

争取普选和占领中环是香港这几年来的城中热话, 而港人也对普选和占中运动有不同的见解和期望。香港本地艺术家利用画笔,记载了他们对本土政治的反思。不但如此,有些人还认为,漫画能动员社会群众参与政治活动。

香港资深漫画家尊子说:“整个运动到目前为止是为了动员,或者解释整个运动的目的,或者看有多少支持者。一向漫画的作用都有动员和解释的作用,如果觉得这是一个可能的方法,那就会尽我们所能去做…人的思维形式以形象为主导,反而文字和语言是比较次要的位置,把现实图像化,肯定给别人叫深刻的印象。过去在战争时期,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不少漫画家也利用图像表达自己的政治观点,也发挥了很大鼓动作用。”

不过,香港报纸政治立场近年出现两极化的现象,不少香港漫画家感到他们的自由空间越来越少,也不能依靠报纸来维持生计。

香港知名政治漫画家阿平说:“政治漫画都是言论自由的一个部分,并不是他带着言论自由, 言论自由空间有多大,例如报纸主流媒体能够容忍多少尖锐的政治漫画,我们就有多少空间。我们的空间寄存于这个大的空间,如果空间缩少了,政治漫画可能会没有空间。”

阿平从90年代开始在报章上发表不同类型的漫画。不过,近年来,他对香港政治有了更多了解,发表更多跟人权和政治等社会议题的作品。作为香港知名的漫画家,他切身感受到香港政治漫画界的变迁,他看着香港政治漫画在主流媒体发表的空间狭窄,画家需要不时妥协,然后再看到政治漫画在网上草莽式地百花齐放。他担心政治漫画界少了专业化的人才,有碍行业的长远发展。

阿平说:“专业的政治漫画的空间少了的时候,就只剩下业余,和一些很想去表达自己的漫画家,那他们当中有多少人持续地去做。不是说做好一两个作品,而是去建立自己一个漫画的个性,然后又有读者支持,也能解决生活的问题 …我觉得现在的期望,希望响亮一点,多点人说话,我们也看到有点隐忧,就是专业化的成型会比较困难。”

阿平认为,面对普选、政治改革等问题,香港近年来越来越多政治新闻,对漫画作家来说,几乎式每天都有不得不说、吐之而后快的话题,在创作上理应是很容易做。不过,受到客观环境的制肘,他们正面对这一新挑战。

美国之音中文网-VOA卫视(直播)

美国之音网络直播VOA卫视 美国观察(重播)

北京时间晚9-10点,欢迎在YouTube聊天室参与节目讨论或向嘉宾提问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